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陈情令——微光

25.魏无羡回归

陈情令——微光 烈火晨曦 3847 2020-03-26 19:58

这一边,温情告别上官若曦和江澄,打算去找温宁

三人分别后,上官若曦江澄两人来到山下寻找魏无羡

寻找魏无羡未果,江澄急躁起来,上官若曦安慰江澄

上官若曦(上官雨):晚吟,别担心,阿羡那么厉害不会有事的

但实际上,自己心里也没有底,魏无羡刚刚刨了金丹,身体虚弱

江澄提议道

江晚吟(江澄):若曦,这里不安全,我们先去和含光君汇合吧

上官若曦同意了

三个月后,两人步履匆匆的找到蓝忘机,说明了状况,蓝忘机面上不动声色,心里也在担心着魏无羡

这时,一群温氏弟子走了过来,似乎再谈什么事

上官若曦感到这似乎与魏无羡有关

按住两人不动声色的躲到一旁

炮灰:你听说了吗,那魏无羡可真惨呀,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是必死无疑了

#炮灰:对呀,而且那地方阴森的很,怨气很重,不被摔死也被那些孤魂野鬼给吃了吧

上官若曦听了,气血上涌,“离尘”出窍,将几个温氏弟子重伤,掐住一个弟子的脖子,冷冰冰的问道

上官若曦(上官雨):魏无羡在哪?

那人也是个贪生怕死的主,知道刚才那番话被上官若曦替听了去,结结巴巴的说道

炮灰:魏无羡……被……被温晁扔在了乱葬岗,现在……定是尸骨无存魂飞魄散

上官若曦眸光一闪,挥手,结果了几人姓名

身后的蓝忘机和江澄脸色也是冰冷,没有阻止上官若曦

画面一转

温晁最近几日老做噩梦,见魏无羡回来找他索命,虽然做这样的噩梦,温晁依然觉得魏无羡早已经灰飞烟灭了,依旧洋洋得意,就连温宁看到他这样都忍不住在心底鄙视他

温情和温宁因为救助魏无羡几人被关入地牢,温晁每天都会去地牢里冷嘲热讽几句,温情姐弟却并不理他

另一边,蓝忘机,江澄和上官若曦将岐山的教化司烧了,搜到了昔日他们被上缴的佩剑,他看着手中的魏无羡的剑,内心十分担心,不知道他在何处。

三大世家联手,温氏的清河已经失守,温旭的头颅也被聂明玦砍下悬挂在了城门口。

金子轩和江厌离来到了清河,这三个月来,金子轩一直在照顾着江厌离,江厌离也对金子轩芳心暗许。

这时,上官若曦三人回来了,江厌离看到康复的江澄激动不已,姐弟两人开心的抱在一起。

这时,金子轩看见上官若曦手中拿着魏无羡的剑

心下好奇,开口问道

金子轩:上官前辈,魏无羡的剑怎么在你这?他人呢?

上官若曦三人沉默了

江厌离看着上官若曦的神情,断定魏无羡恐怕是出事了,眼泪夺眶而出

现如今只剩下夷陵和云梦两处地方没有被攻陷,蓝湛和江澄都请求攻打夷陵

聂芳尊聂明玦虽然觉得夷陵最难攻打,但看两人决意如此,就同意了

另一边

温晁正在屋子里休息,突然听到门外有声音,以为是温逐流,就推门想请他进来

刚刚走到门前,门突然被一阵风刮开了,温晁抬头一看,发现一个白衣女子站在门口,温晁面色大变

吓到大喊

温晁:温……温逐流,救我!

屋顶上,一个身穿玄衣的男子控制着白衣女子一步步紧逼温晁

那女子七窍流血,赫然是已经被上官若曦杀掉的王灵娇

温晁惊恐后退拔出剑,眼见王灵娇步步紧逼,惊慌失措的温晁一剑刺过去,可王灵娇还是不停往前走

温晁跌坐在地上,凄厉的笛声使得他头痛欲绝,一时间惨叫出声

那黑衣男子从屋顶走下,温晁认出了他,忍不住跪地求饶

温晁: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是温逐流,是他杀的,求你放过我吧

当蓝湛和江澄杀到夷陵监察寮的时候发现这里贴着符咒,而且所有人都死状恐怖,七窍流血而亡,烧死、毒死、溺死的,每个人死状都不相同

这时,有人禀报,有一具女尸在屋内

远远在蓝忘机两人身后的上官若曦担心是温情,越过那来禀报的弟子,径直向屋内走去

然而,那句女尸虽然不是温情,但却令上官若曦皱紧眉头

躺在地上的女尸是……王灵娇!

后面跟来的蓝忘机和江澄看见女尸后也是皱眉

蓝忘机(蓝湛):若曦,这女尸是王灵娇?

上官若曦点点头

江澄忍不住问

江晚吟(江澄):若曦,那日这王灵娇不是死在你手里了吗?

上官若曦思索了一番

上官若曦(上官雨):对,她的确是死在我手里,恐怕是有人利用王灵娇的死对付温晁

上官若曦知道,这控制死尸的方法可是邪术,她现在担心的,是那人是敌是友?

蓝忘机看见贴在墙上的符咒,上前撕了下来

上面多了几道

上官若曦看见符咒,面色变得凝重

上官若曦(上官雨):这种符咒是招邪!

江澄难以置信,别说见过,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

江晚吟(江澄):这不是匪夷所思嘛?

上官若曦摇摇头

上官若曦(上官雨):上官家族史书上记载,符咒是可以逆转的,这符咒是驱邪的,经过逆转后,就变成了招邪

突然,她想起什么的,转身朝地牢跑去

蓝忘机两人紧跟其后

地牢里,上官若曦看见了满身伤痕的温情

她赶忙扶起温情

温情虽然为人冷傲,但很善良,危难时刻更是救助过江澄,所以上官若曦内心对温情是喜欢的紧

她问温情

上官若曦(上官雨):温情,你和温宁愿不愿意脱离温氏,加入上官家族?

江澄大吃一惊,凡是古老的家族都知道,上官家族是多么恐怖的存在,如今被上官家族族长亲自邀请加入,是何等的荣幸。

蓝忘机不言不语,他现在不知道是温情帮助了上官若曦几人,所以不明白为何上官若曦会让温情加入上官家族,此刻,紧皱的眉头显示了他的不赞同

上官若曦可不管他们的意见,盯着温情,期望她能同意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温情拒绝了上官若曦的好意

温情:我毕竟是温氏血脉,温宁现在也被温氏的人带走了,怎能置身事外?

上官若曦点头,表示理解

她从怀里掏出一枚玉佩,交给温情

上官若曦(上官雨):这枚玉佩交给你,只要你改变主意,拿着这枚玉佩,到上官家族,你就可以无条件加入上官家族

温情红了脸,点点头,接过了玉佩

身后两人脸色皆是难看

玉佩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所以玉佩是携带着最重要之物,把自己珍贵的东西送给人就表示这个人对自己很重要,一般做为定情之物送出去的,所以玉佩就代表爱情,送玉佩就是表白!

这样一来,原本对温情就无感的蓝忘机心里更加提防温情,而原本对温情有点好感的江澄此刻也对温情充满了戒备

温情也觉得背后凉凉的,看见上官若曦背后两男子的脸色,瞬间知道两人怕是吃醋了

一向严肃的温情竟在这时起了开玩笑的心思,故意往上官若曦的怀里躲了躲

看着两男子的脸色越发的黑,温情的心里突然有一些暗爽

这时,上官若曦突然抬头

上官若曦(上官雨):温晁和温逐流在前院

早在来到地牢之前,上官若曦就在院子里布下了符咒,方便感知地上的情形

几人对视一眼,上官若曦将温情放在草堆,将外衣脱下,盖在了温情身上

上官若曦(上官雨):待在这里不要动,我们上去看看情况。

说着,上官若曦一挥手,在牢房布下结界,和蓝忘机,江澄上去了

途中,江澄还问上官若曦

江晚吟(江澄):你不冷吗,干嘛把外衣给她?

上官若曦摇头

上官若曦(上官雨):她是病人,待回儿发烧了就不好了

江澄冷哼一声,不再理她

上官若曦心下疑惑,考虑到情况也没有追问

江澄见上官若曦并不关心自己,心下更是生气

——————

——————

晨曦(作者大大):江澄连吃醋都那么傲娇

晨曦(作者大大):蓝忘机也就算吃醋也是不动声色,果然是个小古板

晨曦(作者大大):(๑•ั็ω•็ั๑)

晨曦(作者大大):你没有看错,我想将温情加入后宫~

温情:我喜欢你,和性别无关

虽然说实话,我对孟子义无感,但温情我是真喜欢,孟子义粉别喷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