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陈情令——微光

28.讨伐

陈情令——微光 烈火晨曦 3905 2020-03-26 19:58

夜晚,魏无羡和蓝忘机坐在屋檐上

他们都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那年,那月,那天,云深不知处中,魏无羡抱着天子笑,结果被蓝忘机抓了个正着,那场景现如今还是历历在目

可是,这次,没有天子笑,也没有那个爱笑的少年……

蓝忘机面色凝重的开口

蓝忘机(蓝湛):修炼邪魔歪道会有损心性

魏无羡终于正经了一回

我与薛重亥走的不是一条路,我修的是诡道术法

他继续解释道

这时我三个月以来自己钻研出来的,习的事音律,修的是符咒,以一根竹笛操控万物

蓝忘机脸上少见的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蓝忘机(蓝湛):这法术是心神控制,危险程度不亚于火中取炭,一旦失控,便必定会走火入魔

魏无羡怎么不明白蓝忘机的担心,他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魏无羡(魏婴):我绝对不会堕入魔道的

见魏无羡这样自信,蓝忘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尽力帮助魏无羡

……

很快,射日之征的最后进程开始,在清河聂氏聂明玦的带领下,仙门百家誓要攻入不夜天,拿下温若寒

此时,温若寒恐怕已经通过三块阴铁炼制傀儡了

上官若曦大伤未愈,只得跟随大部队,但事实上,他们太小看温若寒了,他炼制的傀儡刀枪不入,如同铜墙铁壁,各大世家败下阵来,又聚众一起想办法对抗温氏

上官若曦可管不着,她可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只是毁灭阴铁和保全自己的朋友那么简单

此时,聂明玦提议自己孤身一人前去刺杀温若寒,只要温若寒死了,那些傀儡就失去了主心骨,自然不攻自破

可刺杀温若寒是何等艰难,聂明玦的提议被众人否决了

在这样的状况下,蓝曦臣拿出来一卷岐山布阵图,清楚的表明岐山各处据点,大家精神振奋,是势在必得

上官若曦挑眉

上官若曦(上官雨):(看来,这温氏出了个叛徒呀)

早在议事的时候,蓝忘机就把她不在时的事件全部告知于她,根据蛛丝马迹,上官若曦很快就得出结论

上官若曦(上官雨):(这叛徒,十有八九就是那昔日聂怀桑身边的孟瑶吧)

然,她并不打算管这些事,那孟瑶最后会不会反水,她也管不着,她只想保留自己的实力,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她并不觉得她很自私,她早在八百年前就知道,这个世界,非亲非故,没有谁会为别人的死亡而伤心,甚至在危险时可能还会反咬一口

她早就看开了,早在八百年前,她的善被泯灭了

这一边,魏无羡正在检查伤员,突然有人告知江厌离出了事,赶忙赶了过去,见江厌离哭的梨花带雨,金子轩满脸不屑的站在一旁

这时,上官若曦也闻讯赶来

经过绵绵的一番解释,魏无羡和上官若曦得知的原委

原来,这些日子以来,江厌离一直帮忙准备大家的饮食,她每天都会煮四碗汤,分别给魏无羡,江澄,上官若曦和金子轩

由于放不下女孩子家家的矜持,江厌离拜托金子轩身边的侍女阿鸢代送,非常不巧的是,江厌离今日端汤来找阿鸢时,被金子轩撞到了,金子轩误会江厌离效仿盗窃阿鸢的心意,便责怪江厌离,让她自重

魏无羡听的直皱眉头,正欲上去和金子轩理论一番,谁知有人比他先行一步,一个闪身,掐住了金子轩的脖子,把他提过头顶,金子轩的脸憋的通红

那人正是上官若曦

此时的上官若曦满目怒火,她认为,她的阿离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女子,那金子轩怎么那样对她,简直是罪该万死

金家的人见自家主子有危险,便出手维护,却没靠近一步便被上官若曦的灵力掀翻了

就在金子轩即将窒息而亡时,蓝忘机即使拉住上官若曦的手,迫使她放松了下来,金子轩无力的跌倒在地,再加上江厌离的劝架,上官若曦只得作罢,可也不肯善罢甘休,死死的盯着金子轩,开口说道

上官若曦(上官雨):不要以为你是阿离心悦之人,我就不敢对你怎样,若你再敢欺负她,我便无论如何也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说着,不等其它人反应,就自顾自的走了

……

射日之征第二轮进攻开始,大家都在费力的抵挡着傀儡的攻击,聂明玦更是攻入不夜天内部下落不明,魏无羡几人认为温若寒似乎是引诱大家进入不夜天,但受到局势所迫,他们没有退路

上官若曦也在考虑是否应该救聂明玦,毕竟他是这次射日之征的主心骨,也是聂怀桑的大哥

魏无羡和蓝忘机都很好奇何人相赠岐山布阵图,蓝曦臣一再保证

蓝曦臣(蓝涣):此人是敌非友,就算他故意让大家进入不夜天,也一定会有其中的道理

几人表示相信蓝曦臣

另一边

不夜天城里,赤峰尊被温若寒的阴铁所伤,而他还看见了孟瑶。原来当年孟瑶被赤峰尊赶出清河,竟然投靠了温若寒。

他愤怒的向孟瑶吼道

聂明玦:孟瑶,你这个叛徒!

孟瑶淡淡的看了聂明玦一眼,没有理会他,给温若寒行礼之后,讨论起了战术,气的聂明玦一口血吐了出来,直接昏了过去

不夜天外,魏无羡等人正在抵挡傀儡,魏无羡不忍心看见无辜的人死亡,吹奏陈情

霎时间,黑气肆溢,被黑气沾染的傀儡不再攻击他们转而攻击温氏弟子

此时,温若寒现身,质问魏无羡

炮灰:魏无羡,你腰上的阴铁是从何而来?

魏无羡抚摸着腰上的东西,邪笑道

#魏无羡(魏婴):这法宝是我近日刚刚试炼出的,但这不叫阴铁,而是阴,虎,符

温若寒怒得上前掐住魏无羡的脖子,不料那些刀枪不入连火都不怕的傀儡全都倒地无法再攻击。

#炮灰:你做了什么?

魏无羡很是得意,出言讽刺温若寒

魏无羡(魏婴):温若寒,你不是很厉害吗?这点小事都要问我

#炮灰:你……

温若寒怒了,大力的掐住魏无羡的脖子

突然,温若寒不可思议的瞪大双眼,口吐鲜血,缓缓倒地

身后,正是表面投靠温若寒的孟瑶

他从背后刺中了温若寒的后心,一击毙命

与此同时,魏无羡已经昏了过去,多亏上官若曦和蓝忘机上前扶住了他

另一边,蓝曦臣等人救出了饱受折磨的聂明玦,聂明玦醒后,看见了一脸笑容的孟瑶,直接提起剑就向孟瑶刺去

聂明玦:去死吧!叛徒

关键时刻,蓝曦臣出现挡住了聂明玦的致命一击

蓝曦臣(蓝涣):聂宗主,孟瑶是假意投靠温若寒,之前的情报也来源于他,也是他设计使得温若寒放松警惕,并趁机杀了他

聂明玦明白了蓝曦臣的意思,但也冷哼一声,丢下剑,没有理孟瑶,那孟瑶也面不改色,依然笑意盈盈的站着

……

镜头一转,到了魏无羡这边,他整整昏迷了三天,江厌离一直守在魏无羡床边照顾他,见他醒来十分欣喜

江厌离:阿羡,你醒啦

魏无羡迷茫的看着天花板,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魏无羡(魏婴):师姐,阿若他们怎么样了?

魏无羡关心的问道

江厌离露出了笑容

江厌离:他们都很好,如今温氏已除,不必担心了

魏无羡点头,露出了一丝笑容,江厌离察觉到魏无羡的心情,露出了一丝姨母笑

江厌离:阿羡,是不是在想阿若呀?

魏无羡心头一惊

#魏无羡(魏婴):(这么明显吗?)

看着魏无羡通红的脸颊,江厌离嘴角的笑越来越大,提醒道

江厌离:还没表白呢吧?阿澄那小子也喜欢阿若哦,你再不抓紧点,阿若可就被抢走了,到时候,我可不介意多那么一个好看的弟妹

魏无羡不好意思的笑了,随即想到什么,失落起来

#魏无羡(魏婴):我修炼的这些邪魔外道,怎配的上她

江厌离劝说道

江厌离:如果她也心悦你,那不论你是什么,她也依然心悦你

顿了顿,又继续说道

江厌离:况且你觉得,阿若是那种看身份的人吗?

魏无羡摇头,眼里的光芒四射

江厌离满意的点点头

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

——————

晨曦(作者大大):抱歉啊,昨晚回了趟老家

晨曦(作者大大):虽然不敢明面上说,但我想说,现在是特殊时期,我也不想出门,但也没办法呀

晨曦(作者大大):下章金宗主就要下线了

晨曦(作者大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