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陈情令——微光

34.消失

陈情令——微光 烈火晨曦 4231 2020-03-26 19:58

上官若曦走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那些仙门百家本想推崇她为仙督,看此情形,也只能作罢

蓝忘机曾经去上官家族找过她,却被大长老凌皓拦在门外

凌皓:含光君,你来迟了,我们宗主已经走了

凌皓看着眼前固执的男子,无奈的摇摇头

他不禁回忆起上官若曦回来时的样子

一袭白衣,上面沾满鲜血,本该戴在脸上的面具也不知所踪,手里紧紧攥着一枚玉佩,眼神空洞,那模样,还真是狼狈不堪

她将玉佩交给自己,拿出家谱,亲手小心翼翼的填上了两个名字,一个叫温宁,一个叫温情

凌皓不知她身上发生了什么,看着他的模样,心痛不已,几千年来被他们拥护的宗主,竟然狼狈成这副样子

最令他难以置信的是,他最尊敬的宗主竟然不再使用自己的佩剑,他问为什么,她只说了一句话

上官若曦(上官雨):它上面沾了我所爱之人的血……

此后,无论凌皓再问什么,上官若曦都不肯再说一句话

她将家族所有事务都交给四大长老,声称自己会出去历练,耐心等她回来便好

凌皓就这样看着上官若曦远去的背影,心里也跟着难受

他不会阻止她做任何事,他会帮她善后一切,他只要她安好便可

只因为,她是上官若曦,他从心底里疼爱的姑娘

凌皓叹了一口气

看着眼前的男子

凌皓:含光君,请回吧,宗主早已出去历练,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

蓝忘机眼神落寞,犹豫了一阵,向凌皓作了揖,便离去了

上官若曦这一走,便是十六年

自她消失之时,江湖上出现了一个人,据说,那人身上佩剑,却从不用剑,只用一把琴,灵力之深,是世人从未见过的

面容绝世,可惜是个君子,常年蒙面,只留一双如血谭般的双眸

最爱穿的只有红色,杀伐果断,面对敌人毫不手软,身上却没有一丝血迹,却又有一手好医术,据说可以活死人化白骨,世人皆称——“玉面公子”

他面上总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但那笑容却令人不寒而粟

有人曾透露,那玉面公子来无影去无踪,每日必做的事便是弹琴,似乎还在与人交流,有人认出,那是姑苏蓝氏的问灵,却不见那人额头上有抹额,那玉面公子的身世也成了一个谜

只有玉面公子自己知道,自己便是夷陵老祖坠崖身亡那日立下功劳的上官宗主上官若曦

她女扮男装,走过了许多地方,除了不想去也不敢去的金陵台,她都走遍了,包括那云深不知处

说起云深不知处,上官若曦脑海里出现了一副有趣的画面

那日,她正躺在云深不知处的树上休息,不知怎地暴露了自己的气息,被一只十四五岁的小孩子给逮着了

???:喂,你干什么的?给我下来!

她有趣的睁开来双眼,看着树下一边蹦哒一边大声叫唤的小屁孩

她怎么不知道,云深不知处出现了一个这样的奇葩

上官若曦(上官雨):你叫什么名字?

她问道

???:我是蓝景仪,你又是谁呀?

她看着开口,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她连忙躲藏,还顺带说了句

上官若曦(上官雨):小东西,帮我掩护,给你好吃的

那蓝景仪听到有好吃的立马不闹腾了,两眼放光的点点头

蓝景仪:没问题

上官若曦躲了起来,不多时,从走廊之中走出来一个人,一身白衣,却面无表情

来人正是含光君蓝忘机

他看着蓝景仪,眼里没有多余的情绪

蓝景仪:含光君

蓝景仪作揖到

蓝忘机点点头

蓝忘机(蓝湛):云深不知处不得大呼小叫,自去领罚

蓝景仪撇撇嘴

蓝景仪:

蓝忘机不再多言,越过蓝景仪走远了

这时躲在树后的上官若曦探出了头,望着蓝忘机的背影,心情复杂

蓝景仪:喂,我的吃的呢

蓝景仪看见上官若曦没有理他,不由的叫到

上官若曦摆脱情绪,装作不认识的问道

上官若曦(上官雨):那是你们含光君?

蓝景仪不明所以,点点头

上官若曦从怀里扔出几颗糖,丢给了蓝景仪

上官若曦(上官雨):喂,小东西,你们这含光君什么时候都是这样吗?你有没有见过他失态的样子?

蓝景仪嘴里含着糖,也顾不得计较上官若曦叫他小东西,摇摇头,又思索了一会儿,含糊的说

蓝景仪:我确实没见过,不过思追见过,他是我的朋友,从小待在含光君的身边,他告诉我那时万家灯火通明,欢呼声不断,犹如过节,只有含光君,泣不成声,泪珠落琴

说着,他还额外赠送了上官若曦一个消息

蓝景仪:而且我听江氏弟子说,那时,云梦江氏家主江澄也哭了,手持一支木笛,沉默不语,别人都在夸赞他,可他一个人抱着笛子,喝着酒,哭的像个孩子

上官若曦愣住了,她强颜欢笑

上官若曦(上官雨):是吗?

蓝景仪认真的点点头

蓝景仪:

说着,他还神秘兮兮的凑过来

蓝景仪:哥哥,看你这么开心,你肯定没哭过吧?

上官若曦摇摇头

上官若曦(上官雨):怎么没有,我也哭过哦

她的目光痛苦,缓缓说道

上官若曦(上官雨):我哭的那天,世人也很开心,我就一个人喝着酒,想着,念着,眼泪不知不觉就留下了……

说完,他看着蓝景仪

上官若曦(上官雨):小东西,哥哥也有事情要做,要走喽,这些糖给你,我走啦

说着,又从怀里拿出一些糖,放在了蓝景仪的手心,身形一晃,便消失不见,只留下蓝景仪看着手里的糖疑惑

蓝景仪:真是个奇怪的人

另一边,上官若曦出现在没有人的地方,她紧紧握着腰间的玉佩,眼泪缓缓留下

上官若曦(上官雨):阿情,阿羡……

她呢喃着

心脏剧烈的疼痛

绝情丹虽然破裂,疼痛不如从前,但其作用还在,上官若曦动情了,对魏无羡,也对温情……

她忍耐着,咬着牙硬挺着

不多时,心脏的疼痛缓缓变轻,上官若曦脱力的倒在了地上

她苦笑着,眼前浮现出一幕来

魏无羡(魏婴):若曦,我好痛,你帮我吹吹~

一旁的江澄翻了一个白眼,嫌弃的看了一眼魏无羡

江晚吟(江澄):魏无羡,你怎么那么不要脸?

魏无羡毫不留情的回怼道

魏无羡(魏婴):我的脸皮在仙门百家中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江晚吟(江澄):你……

江澄气愤的捏紧了拳头

江晚吟(江澄):等我当上家主看我不收拾你!

魏无羡笑嘻嘻的说

魏无羡(魏婴):到那时你早就忘了

魏无羡画风一转

魏无羡(魏婴):不过……

魏无羡(魏婴):将来如果你做家主,我就做你的下属,一辈子扶持你,永远不会背叛你背叛江家!

想着江澄那时又感动又傲娇的样子,上官若曦露出怀念的笑容

可惜,姑苏双壁仍在,云梦双杰,却成为去笑话

上官若曦曾去莲花坞偷偷看过江澄一眼

那时,他正在操练弟子,旁边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身穿兰陵金氏的校服,上官若曦猜测那便是金凌

江澄已经是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家主,他戴着紫电,佩着三毒,眉眼伶俐世人敬畏,独自一人撑起了整个莲花坞

上官若曦看见,每个人,包括自己,都越来越强大,但每个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回不去了吗?

是的,回不去了……

——————

——————

晨曦(作者大大):我做到了!

晨曦(作者大大):其实吧,我这人三分钟热度

晨曦(作者大大):自己都觉得会弃坑

晨曦(作者大大):但我还是继续更了

晨曦(作者大大):放心放心,保证不会让你们,我会继续更的(ฅ>ω<*ฅ)

晨曦(作者大大):还有就是,我冒出来一个想法

晨曦(作者大大):突然觉得蓝景仪和金凌都不错,所以加到男主里面

蓝景仪:我抹额都给你了,你还想赖账?

蓝景仪:

金凌.金如兰:我不管,我赖上你啦!

金凌.金如兰:

晨曦(作者大大):蓝大的话不打算加到男主

晨曦(作者大大):他会是一个助攻,也会有cp

晨曦(作者大大):你们猜是谁?

晨曦(作者大大):

谢谢宋未燃_的鲜花

耐你╭(╯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