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陈情令——微光

30.东窗事发

陈情令——微光 烈火晨曦 3950 2020-03-26 19:58

上官若曦赶了一天的路,总算到达上官家族的大门

大门外,凌皓及其他三位长老早已在等候,看见上官若曦归来,凌皓叹了一口气

早在上官若曦使用禁术帮助江枫眠夫妇时,他就察觉到了,凌皓沉声说道

凌皓:宗主,你不应该使用的

上官若曦恢复了往常玩世不恭的样子

上官若曦(上官雨):不就是禁术,没事的

凌皓知道,上官若曦动用禁术受了伤,也不敢多耽搁,簇拥着上官若曦向大殿走去

大殿中

上官若曦(上官雨):我要疗伤,这段时间不准打扰我

上官若曦说了一句,就直接向禁地走去

只留四位长老在大殿中发愣

在普通家族中,如果有这么以为不顾家事的族长,早就被赶下台了,可在上官家族中,上官若曦的地位可谓是牢不可破

原因有三点

第一点,上一任家虽然主生了两个女儿,但二女儿从在第一世便外出游历,只有百年一次的肉体重塑证明她还在,可那二女儿无心管理事务,是万万不可作为家主的

第二点,上官若曦虽然不常管理,但一旦家族遇到危机时,她都会挺身而出

第三点,在整个上官家族中,不管是灵力还是武力,她都是当之无愧的王者

自家主子不管,还有四大长老管,所幸都是些小事,长老们也可以管的过来

整个上官家族都是一条心,绝对不会出现叛徒之类的

正因为如此,上官若曦才会放心把家族交给长老们

禁地中,上官若曦正躺在疗伤用的千年玄冰上疗伤

她抬起一只胳膊,端详起八百年前小臂上那位家主为了封印她的金丹而设下的印记

那道封印困扰了她百年,可就在近几天,她可以明显感觉到,封印松动了

这令她百思不得其解,别人不知道,可她知道,那封印是何等的牢固,就算是她,也要万年才可能破开

上官若曦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那道封印的死穴,便是那被封印人的情动,早在八百年前那位家主便知道,上官若曦的整颗心都扑在了家族上,即便是那时,上官若曦对他的爱恋也在家族利益之下

现如今,就算上官若曦没有吞绝情丹,也不会轻易对人动情,可他万万没想到,上官若曦动了心

虽然只是短暂的悸动,但对那道封印来说,足矣出现裂痕

绝情丹之所以没有反应,是因为那悸动太短暂,又太模糊了……

上官若曦放下手臂,不再思索,专心致志的疗伤

……

足足两个月,上官若曦都在玄冰上度过

终于,上官若曦缓缓睁开了双眼,吐出一口浊气

她先是洗漱了一番,换下了一身红色劲装,扎起了马尾,英姿飒爽,唯有嘴角的戏谑透出一丝邪气

不知为何,她今日心神不定,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果不其然,正在议会时,上官若曦的玉佩发出了红光——有人闯入修炼之地,她猛的站起身,来不及告别,便抓起“离尘”,直奔那里

进入修炼之地,她就闻到了一股血腥之气,心下暗叫不好,就往江枫眠夫妇的屋内赶去

她悄无声息的进入屋子,映入眼帘的便是倒在血泊当中的江枫眠,他的旁边有一个黑衣人,背对着她,手中掐着的正是江澄

上官若曦大怒

上官若曦(上官雨):在我的地盘放肆,是不想活了?

说着,运起灵力,直向那黑衣人打去,那人躲闪不及,被打中了右臂,直接松开了手,跪倒在地上

不管在地上咳嗽的江澄,上官若曦上前扯住那人的头发,迫使他抬起头来

上官若曦(上官雨):说,谁派你来的?

那人一声不吭,突然口吐献血,断气而亡

上官若曦(上官雨):该死!

上官晨曦这才明白过来,那人是死士

一边的江澄跑到江枫眠的身边,哭着扶起他的身子

江晚吟(江澄):爹,你怎么样了?

江枫眠费力的睁开眼睛,看着江澄

江枫眠:阿澄……三娘子……

他眼里的泪水流出来

上官若曦知道,虞紫鸢的灵魂,恐怕已经消散了……

可惜虞紫鸢,一生都听信了谣言,一直都不肯相信江枫眠爱她,可惜江枫眠,一直都不肯解释,本是有情,却落了个这样的境地,真是叫人叹息

江枫渔火对愁眠,虞山有蝶名紫鸢

江枫眠的眼睛慢慢空洞了,呼吸慢慢停止了

江澄看着怀里僵硬的父亲,终是忍耐不住,绝望的大叫起来

江晚吟(江澄):父亲!

一旁的上官若曦抚摸着他的肩膀,无声的安慰着他

这一天,一位身穿紫衣的少年,亲眼看着自己的双亲死去……

……

她和江澄将江枫眠的尸体埋了起来,屋后葬了,又给虞紫鸢立了一个衣冠冢,上官若曦看着江澄到现在为止还通红的眼眶,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

她握住江澄的手

上官若曦(上官雨):晚吟,别哭了,黑衣人的事情我会查清楚的

江澄不说话,只是紧紧握着她的手

上官若曦继续道

上官若曦(上官雨):晚吟,我们一起面对好不好?如果你爹娘看见你这幅模样也不会高兴的

江澄点点头,抬头看着上官若曦

江晚吟(江澄):谢谢你若曦

上官若曦摇头,挨着他坐下

上官若曦(上官雨):说说看,这两个月发生了什么事?

江澄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

江晚吟(江澄):阿姐要成亲了,和金子轩

上官若曦愣了一下

上官若曦(上官雨):为何?他们的婚约不是取消了吗?

江澄没好气解释道

江晚吟(江澄):还不是那金子轩拐走了阿姐

上官若曦失笑

上官若曦(上官雨):这样啊,阿离找到了夫君,阿羡是不是高兴坏了?

江澄沉默了

上官若曦感觉到气氛不好,问道

上官若曦(上官雨):是不是阿羡出事了

江澄淡淡开口

江晚吟(江澄):他在乱葬岗,云梦江氏和他决裂了

上官若曦都听懵了

上官若曦(上官雨):为何?

江澄回答

江晚吟(江澄):他执意护住温氏余党,为了云梦江氏不受牵连,云梦江氏与他恩断义绝

上官若曦生气了

上官若曦(上官雨):那你为何不通知我?

江澄不回答

上官若曦叹了口气,她知道,江澄一向要强,不想欠别人人情

上官若曦(上官雨):罢了,我随你去见一见阿离

江澄点头,两人御剑赶往兰陵金氏

……

另一边,江厌离正焦急的等待着江澄

去修炼之地时,江澄就明确告诉她,至多三四个时辰就会回来,现在已经一天了,江澄仍未归来,这令她如何不急?

就在江厌离准备动身寻找江澄时,上官若曦和江澄回来了,这令江厌离惊喜不已

江厌离:阿若,你怎么来了?

上官若曦和江澄对视一眼

上官若曦(上官雨):阿离,我下面说的事,你要做好准备!

江厌离疑惑的看着上官若曦,等待着她的下文

上官若曦叹了口气,将在修炼之地时的经理说给她听

果不其然,江厌离泪流满面,颤抖着捂着嘴

江厌离:怎么会这样?

江澄和上官若曦都低着头,江厌离身子弱,这么一刺激,坚持不住了,直接昏了过去

上官若曦扶住她,将她安置在床上,吩咐江澄去通知金子轩,江澄依言去了

很快,江澄将金子轩叫了过来,看着金子轩焦急的神情,上官若曦放下心来,至少,金子轩还是关心江厌离的

她沉声说

上官若曦(上官雨):金子轩,你和我出来一下

金子轩看了江澄和江厌离一眼,跟随上官若曦出来了

金子轩:前辈,您有什么事?

上官若曦叹了口气

上官若曦(上官雨):阿离刚失去爹娘,又怀孕了,你要好好的照顾她

金子轩点头

金子轩:前辈,金子轩一定会对阿离好的,您放心吧

上官若曦满意的点点头

她能看出,金子轩是真心爱江厌离的,之前的事,不提也罢

……

……

很快,江厌离大婚的日子就在眼前,大婚前一天,江厌离惦记着魏无羡,给他炖了一碗莲藕排骨汤,叫上江澄和上官若曦,就向夷陵而去

——————

晨曦(作者大大):写的有点潦草,多多见谅

晨曦(作者大大):我的母上大人把我手机没收了,没有太多时间更新

晨曦(作者大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