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灰色魔女的旅行

魔法师之国(三)

灰色魔女的旅行 X33333333 3930 2020-01-15 09:36

夜晚。滞留第五天与第六天的交接。

我在床上望著窗外浮现的月亮时,门突然开了。一看,她畏畏缩缩地看著我。

她是——沙耶。

「那个,伊蕾娜小姐。」

「什么事?」

「我、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吗?」

我把视线移到床上。

…………

「很挤喔?」

「对不起,我们这间旅馆太简陋了。」

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再怎么说这里是单人房,这张床也是以一个人睡为前提设计的。

「不过,如果你不怕挤的话,是没关系。」

「太好了!」

沙耶粗鲁地关上门进到房内,钻进被窝里。

刚洗好澡甜美柔和的香味飘来。这里是旅馆,所以她用的洗发精应该跟我相同,但味道好像跟我的完全不一样。我就算捏起发丝凑到鼻子前面闻,也没有恋爱中少女般的味道。究竟为什么只有她有这种香味呢?

算了吧。

我也躺下吧。

我面朝月亮躺下,盖上被子。正后方传来人的气息。

「边睡边看月亮不会睡不著吗?」

「一点点。」我翻过身。

接著,与她四目交接。

「……你的言语跟行动不矛盾吗?」

「我不会所以没关系。」

她微微笑了。被月光照亮的笑脸像是一碰便会碎裂般虚幻。

「今天辛苦你了。跟最刚开始相比熟练了不少了呢。几乎已经不需要我帮忙了。」

「咦,没有这回事。我还有很多希望伊蕾娜小姐能教我的事情。」

「……我是旅人,很快就会离开这个国家了。」

「可是,在那之前能一直在一起呀。」

被窝中传来蠕动的感觉,某个冷冷的东西贴上了我的手。是沙耶握住了我的手。

她直盯盯地看著我,这么说:

「请再教我更多东西。」

「…………」

月光在瞳孔深处摇曳。

这个天真无邪的女孩子是真的仰慕我这种人吧,但我接下来却不得不对她做出残酷的事——不得不做出对我最好的选择。

胸口的刺痛是出自于罪恶感,还是出自于失望?我希望是前者。

「这没办法,沙耶。」

我这么说。

同时挥开手上的手说:

「能请你把胸针还我吗。」

胸针消失乍看之下似乎很复杂的真相,实际上却非常简单。

「不是有个跟你相撞的女孩吗?你急急忙忙飞走后,被她捡走啰。」

眉飞色舞地看著金币的老婆婆这么说道。我自己也曾经这么想过。既然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的话,就应该是被谁捡走了。

违和感打从最刚开始就一直都在。

…………

沙耶。

你操作扫帚的技巧实在是太烂了——甚至让我觉得是故意不小心朝我撞来的。

这里的入境条件明明是要能以扫帚自在飞行的说。

一开始我以为沙耶是在这个国家出生的,但听她说来,她是从东国特地跑来的魔法师。既然如此,没办法用扫帚飞行就更加可疑了。所以——

所以其实,我——

打从一开始就怀疑你了喔。然后,我一直在等。等你把胸针还我。

「可是,你却一直把胸针握在手中不肯交给我。不只如此,到头来还说出想跟我一直在一起。」

忍到这里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我这么说。

坐在床上低著头的她,脸上究竟带著何种表情?我没有跟第一次碰面时一样触碰她的肩膀。真遗憾,我可没有那么温柔。

只是,我一直等待。等待像是要闪避月光般低头不语的她。

之后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分钟,十分钟,说不定只有十秒。

「……呢。」

微小的声音隐约传入耳中。

「什么?」

「为什么,不质问我呢?」这次我明确地听到这句话。

「因为我没有确切的证据,这应该是最大的理由吧。明明没有证据,就算说『你就是犯人!』你只要装傻就结束了。」

「…………」

「况且,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还我。在我眼中,沙耶怎么看都不像是坏人。」

简直就跟向母亲撒娇的小孩一样。

在我眼中,天真嬉闹的她看起来就是这个样子。

「所以,我一直在等待。」

我这么说。

此时,她才终于抬起头。皱起的脸庞与满脸泪水糟蹋了她漂亮的脸蛋,沙耶揉揉眼睛,漏出呜咽说:

「因为我很寂寞。」

「我不是你的妹妹喔。」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我还是想跟你在一起。」

随时都像是会消失的声音,这句话是对她妹妹说的,还是对我说的。

若要说与她相遇没有多久的我究竟知道沙耶什么,其实几乎等于一无所知,但我还是隐约察觉得出来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无时无刻都在跟可爱的妹妹撒娇,不中用的姊姊。她一定一直是这个样子。

所以被妹妹拋下的她才会无法忍受寂寞。

「我好讨厌、好讨厌自己一个人。我很害怕,所以我才——」

「嘿。」

我弹了一下她的脸颊,发出咚的一声硬硬的声响。

「这不是藉口。」

不喜欢自己一个人就依赖某人,因为不喜欢因孤独而被嘲笑,所以拚命寻找能亲近的对象。因为害怕孤独,而拚命逃避。

我真的觉得这是很该避免的习性。

「孤单一人又怎样,孤独又怎样。害怕这种东西要如何成为魔女见习生?真的认真想达成某个目标时,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不一个人不行,一跟别人混熟就结束了。」

妹妹或许也是为了传达这点,才拋下沙耶一个人离开的吧,不过我并不知道实情。

「……可是!」

「啊~啊~啊~啊~我不想听~我听不到你的藉口~」

我捣住双耳,用左右挥舞的感觉用力摇头。头发剧烈摆动,甩上了她的脸。

啊,她刚刚有点不快了。

「一个人奋斗一定很辛苦、很可怕。我也明白,所以——」

我边说边用魔法拿出三角帽,是跟我戴的帽子完全相同的款式。

接著我把帽子戴到她头上。

「所以,这个送你。为了让你一个人也能努力,请把我的分身放在你身边。」

沙耶紧紧握住帽檐。

「可是,如果收下了这个,伊蕾娜小姐的就……」

「啊,不要紧。那顶是预备的。」

我用魔法拿出另一顶帽子给她看,自己也戴上一模一样的帽子。

「这样就是一对了。你接下来会自己一个人,可是不会孤单。无论何时,我跟你的妹妹都会守候著你。」

所以请你把胸针还我——我告诫般地说。

深深戴著帽子,紧紧握住帽檐,双肩不停颤抖,她静静地点头。

她的模样是如此虚幻、柔弱。

我不禁搂住她的肩膀。

那一天。

我们两人一同度过了最后的夜晚。我安慰大哭的她、传授她不少突破魔术试验的诀窍、听她说她与妹妹出生国家的事情、跟她述说至今为止旅途中的故事,其他还有很多、很多。

啊,话说回来,沙耶好像其实是个颇强的魔法师。我早就知道了,但为什么只有风魔法越用越差呢。我无论怎么问,她都只是红著脸不肯回答。什么跟什么啊。

结果,太阳升起时,我们终于睡著了。那是个很长、很长的夜晚。

但那却是我珍贵的回忆。

我试著回想离开魔法师的国家究竟过了几个月。

大约有六个月。

与她相遇、她把胸针还我之后已经过了半年——哎呀,时间的流逝真是迅速。真的。

我都差不多来到会听到「咦?魔法师的国家?哪啊?」远方的国度了。

在这种地方突然想起她的事情,是因为我在偶然走进的书店中看到了她的名字。

『本次魔女见习生升格试验合格者一览』

廉价草纸束上印著的是执行魔女见习生的升格试验等,名为魔法统合协会的神秘组织每月推出的报纸。整版上写著全世界执行的升格试验结果与合格者的评语。

她的名字也在上面。

「喂!不准看白书。」店内走出的店老板一把抢走我手上的报纸。

「……啊啊。」

我明明想继续看的说。

「想看就付钱。」

「多少钱?」

「铜币一枚。」

我付钱了。

然后——

将报纸夹在腋下,哼著歌返回旅馆的我把椅子拉到窗边后继续阅读。

上面记述著她苦恼的每一天与对将来的希望。

数年前与妹妹两人一同来到魔法师的国家,只有妹妹立刻成为魔女见习生回到故乡。跟某个旅人相遇,从那个人手中获得了让她一个人也能继续奋斗的勇气与漂亮的帽子。那位旅人离去后,她又挑战了几次测验,却还是完全无法成功。但她仍旧努力不懈,终于当上魔女见习生。接下来,她预定返回故乡,修练成为魔女。

笑意不禁浮上我的嘴角。

她漫长的故事以这一句话作结:

「回到故乡成为独当一面的魔女后,我要去见最喜欢的旅人小姐。」

我把报纸放在桌上,仰望天空。清澈无垠的蓝天,延伸到很远、很远。

她是不是就在这片天空的彼端呢。

「我会边旅行边慢慢等你的喔——沙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