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灰色魔女的旅行

第一章 魔法师之国

灰色魔女的旅行 X33333333 3607 2020-01-15 09:36

那个国家悄然存在于荒凉的山岳地带。

高耸的城墙围绕全国,从外侧并无法看见国内。

一只扫帚飞越太阳晒热的岩石,划破温暖的空气。

操纵扫帚的是一位美丽的少女。她身穿漆黑长袍且头戴三角帽,灰色的发丝随风摇曳。

若是那里有人,她绝对会令任何人回头并漏出叹息,具有如此美貌的她究竟是谁?

没错,就是我。

啊,开玩笑的。

「……快到了呢。」

高耸的城墙像是以山壁凿成,使视线从墙上向下移动,我看见了国境大门,于是将扫帚转向那里。

虽然这个国家的位置稍嫌不便,但是他们应该也有自己的顾虑吧——为了避免有人不小心闯进来。毕竟,只要没有特别的事情,就绝对不会来位在这种地方的国家。

来到门前,我走下扫帚。迎接我的是进行入境审查的一名卫兵。

他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我一番,将视线移回位在我胸口的胸针,露出了柔和的笑容。

「欢迎来到魔法师之国。请进,魔女大人。」

「?奇怪,不用进行我是否身为魔法师的审查吗?」

我听说来访之人都得使用魔法给卫兵看,而只要没有具有一定程度以上的能力,就会遭到拒绝入境。

「因为我有看见您飞来,而且那个胸针毫无疑问是魔女的象徵。请进。」

也对,就是这样,能自由自在地以扫帚飞行是入境的最低条件呢。仔细想想,从这扇门能清楚看见我的轨迹,真不好意思。

我简单跟卫兵点头致意后,穿过巨大的门扉。

这里是魔法师之国。魔道士、魔女见习生、魔女——也就是具有拒绝非魔法师入境这项奇妙惯例的国家。

穿过大门的瞬间,我不解地把头侧向一旁。

两个奇怪的告示牌并列而立。

其中一个标志是在圆圈中骑著扫帚的魔法师,走在隔壁的士兵则是被画在三角形内。

这个告示牌是什么意思?

但是答案只要向上看就能立刻明白——比肩并立的红砖建筑之上,魔法师们在太阳之下飞舞。

我心想原来如此。

这是只有魔法师能入境的国家才有的规则吧。大家都在天空飞翔,在地上行走的人屈指可数。

理解告示牌意思的我取出扫帚,横坐在上面,接著一蹬地面,飘然飞向空中。

若要简洁地解释告示牌的意思就是:

「建议以飞行行动,是吗——」

于是,魔法师国家真正的姿态在我眼前展开。

魔法师们飘浮在犹如枯萎大地般辽阔的红褐色屋顶上。

有人停下扫帚谈笑风生、也有人把行李绑在扫帚上;有看似诡异巫婆的老婆婆、也有在空中竞速的小孩。

他们应该都在空中生活吧。

这幕景色如此壮阔,我不禁倒抽一口气。

我加入他们的行列,在国家上空飞翔。就在毫无意识地跟著人群时,我的眼中突然映入几个挂在屋顶上的招牌。好像是「旅馆」。经过这面招牌后,这次是「蔬菜店」的文字,其他还有「肉铺」与「珠宝店」等。真不愧是在屋顶上生活的国家,在屋顶上放置招牌应该也是主流吧。

仔细一看,几乎每个房屋屋顶都设有足以让一人通过的窗户。就在我的眼前,其中一个窗户突然打开,一名男性乘著扫帚从里头飞了出来。好像就是这么一回事。

我优闲地看著这个国家的景观四处飞翔。

能说得上是变化的变化,是在一阵子之后发生的。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声从背后传来。

我单手握住扫帚,为了不让帽子飞走压住帽檐向后一望。

接著想「啊,慢了一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我看到挥洒著尖叫与泪水,宛如陨石般以奇快无比的速度朝我直线飞来的物体时,危险已经逼近我到一个屋顶的距离了。

躲得掉吗?怎么可能。

我反射性地把上半身偏向一边,却还是难免相撞。发出「呜嘎!」还有「呜恶!」等不可爱的声音,我跟那个人相互交缠双双坠落到屋顶上。整齐并排的屋瓦随著喀啦喀啦的声响一片片滑下,两人这才终于在从屋顶摔下的前一刻停了下来。我看见一片瓦片在眼下所见的地面上弹开,幸好路上没有任何行人。

角度不深、我也避免了正面相撞、飞来的神秘人物又一身挡下所有瓦片的攻击,使我不至于受伤。

我拍去黏在黑色长袍上的红褐色碎片站起身。

「…………」

「呜恶恶恶恶……」

发出奇妙呻吟声眼冒金星的是位年纪看起来比我还小,约十来岁的女孩子。整齐的黑色短发、中性的面容,她身上的服装是在黑色斗篷下穿著白色上衣跟格子短裙。由于她被我垫在屁股下,因此模样十分凄惨。

她的胸口没有任何胸针,大概是魔道士吧。

「……那个,你还好吗?」

我一碰她的肩膀,卧倒在地的她就睁开眼睛。

「…………」

「…………」

紧接著是一阵沉默。

看来她还搞不清楚状况,所以我就对她说了句:「你不太会操作扫帚吗?」

当然是讽刺。

「……啊。」

「看来你的脑袋终于动起来了呢。」我刻意做出笑容。

「啊哇哇哇哇!」她再次眼冒金星。「怎、怎怎怎怎么办,怎么办,我弄掉了这么多瓦片,弄不回来……」

哎呀。

「在那之前不先道歉吗?」

「啊,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这我知道。

「话说回来,你还好吗?飞过来的时候非常豪爽的说。」

「啊,我没事!你看我还这么有精神!」

她这般说道。

但说话的同时,她的头流下红色的液体。看不出丝毫犹豫,眼神清澈无比。

…………

「流血了喔,而且还是头。」

「这是汗!」

「怎么可能会有铁锈味这么重的汗。」

「呃,那么,呃……这是汗!」

「我知道了,所以请你先冷静下来。」

「是!」

「…………」

为什么会这样呢?再怎么说我才刚被撞飞,感觉十分疲惫。

原本想教训她一顿后再来把瓦片修好的,算了。如果让状态这么危险的女生做这种事,我一定会被当成魔鬼。

我从口袋里拿出手帕。

「这个给你,请按在头上。」

「咦……可是……」

「然后,接下来瓦片交给我修理就好了,你到旁边休息。」

「不,我也要帮忙!」

「这个状态帮忙只会碍事而已,请去休息。」我直接了当地说。

「可是——」

「碍、事。」

「……是。」

接著像是被丢掉的小猫一般,她沮丧地在屋顶的边缘坐下,用手帕按住头。看来,她的好精神还是在逞强,刚坐下她就倒了下来。

她的事情先摆到一边,反正那点程度的伤应该不至于会有生命危险。

首先,得先想办法处理这副惨状——我把魔力聚集于双手。瞬间,随著朦胧的微光,细长的魔杖出现在我手中。

这是魔法师的特权,任何东西——就算是魔杖或扫帚这类魔法道具——都能藉由魔法凭空取出。

将魔力注入魔杖之中,我发动了魔法。

逆转时间的魔法。

正如其名,能藉由逆转时间修理毁坏的物品、治疗伤口等,是稍微需要高度技术的魔法。

话虽如此,只要是居住于这个国家的魔女,应该谁都会吧。对在背后倒下的魔道士小姐或许有点困难。

沐浴在魔法之下后,瓦片随即动了起来。破碎的瓦片彼此连接,宛如拼图一般回归原有的形状。

接著就在碎片消失、完全不见破坏的痕迹时,我停下魔法回过头。接下来换她了。

「好了,下一个是你。」

「那个,呃……」

我靠近坐起身、按著头不停颤抖的她,对她使出魔法。包围在柔和的光芒中,她破烂的衣服与伤口逐渐复原。

「哇啊……」

我听见她低语说著好厉害。

不会,只要成为魔女,这点程度一般都能办到喔。

我确认到她回归原状后,连忙捡起掉落屋顶上的扫帚。我想,在事情闹大前离开应该才是上策。

「那、那个!」

我半无视像是想对我说什么的她,乘上扫帚——

「不用感谢我,用扫帚飞行的时候要多注意周遭才行喔?」

「请等一下,请让我道歉——」

「不用,我还要事情要忙。再见了,不知名的魔道士小姐。」

然后我便骑著扫帚飞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