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征服个个世界的他只想过普通生活

序章

“果然,已经是终曲了吗?”

破败的王城大殿被战火渲染,似乎足矣证实了它的结局所向。身披雪银色王室盔甲的少女持剑虎视眈眈的看着王宫尽头那边那一身夜甲的男人,躲在背后护送国王的手,忍不住在微微颤抖…

她的名字是Aviva.Victoria.(阿维瓦.维多利亚),王室骑士团最后一任团长。出身于贫寒的她曾因为过人的战功被授予皇室身份,可对于她来说,她再清楚不过那只不过是王室,强行留下准备离去的她再次为国效力的一个借口罢了。

她有着淡金色的长发和不管是那个教父都会称之为天使的面容。但此刻脸上被刻意忍耐的恐惧占满的她并没有半分所谓天使的姿色可言。被硝烟沾染的大殿门口那一人一剑的黑色身影慢慢向着殿内移动,战火中随风飘扬的黑色披风,宣扬着那带着黑色牛角遮面头盔之人的恐怖。

“臣服,或者死…”

那人在大殿中央止步。提起剑无情的说着像是宣判的语句。阿维瓦咬紧牙齿看着这个一日之内带兵破城而入的人丝毫没有办法,因为她知道整个王城如今仅剩下了她一个守护皇室的骑士,而她身后的国王和国王家眷,只不过是在自己最后的皇族梦中不愿放弃挣扎的蛀虫而已。

“最后的机会!”

那个人将剑立在身前,像是一个有教养的骑士一般在等待着身前旧王的回答。但貌似自己的国王并不想就此放下自己的王位,他用此生最后一点权威看着阿维瓦,而阿维瓦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咬牙挺剑走向了那个男人…

“这就是你的答案吗?即使是死也要守护这个无赖的统治?”

看到少女上前,并没有举剑的男人陈述道。阿维瓦有些惊奇这个男人的话中之意,但她并没有停下她手中的动作,在那个人身前几尺处停身举剑雪亮的剑光似乎证明了她的态度…

“。。。。。。唉…”

那个男人似乎透露出了一些失望,在低头间慢慢摇了摇头。但下一秒突然涌出一种肉眼可见的气势,在女孩惊恐的同时伸手拿起了剑,双手招架在了身前。

“我会像埋葬一个朋友一样埋葬你的。”

那个男人脱口道,还不及少女反应,他下一秒眨眼便移动到了少女身前,夜色的双手剑夹杂着气势破空而下,少女赶忙吟唱加护魔法,拼尽全力抬手挡住这一剑,七阶加护的法阵在剑刃触碰的前一秒荡然映起。

几乎是一声巨响,荡起的灰尘便在爆炸般的气流中将一切遮掩,当灰尘落地,跪地不起的女骑士手握着断剑无力的看着毫发无损的夜色剑尖停在自己眼前,碧蓝色的眼中映起了对那骑士力量的恐惧…

“你输了。”

那个骑士歪了歪带着头盔的头静静的看了她一眼,在宣判时收回剑并甩了甩披风,路过她走向了开始一个劲求饶的王室。

她回头,正巧看到了在剑刃下放弃尊严下跪的王族。她抬头,却正好看到了国王看向她为何提不起一点用处的怨恨表情。她看到国王在一抹诡异的笑容中偷偷将一颗紫色水晶捏碎,她突然想起了什么,身体便在惊恐中不受控制的拿起藏在胸口十字架,而那上面引爆皇城地下魔法水晶的开关法阵,早已露出了像是困兽同归于尽一般的诡异光芒…

“喂!”

那个男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在国王阴谋得逞的大笑中赶忙冲向了女孩,但可惜为时已晚的苦笑已燃上映在女孩最后的美貌上,魔法阵激活的瞬间能量水晶爆炸的光芒刹那将在场的所有人吞没,阿维瓦最后饱含愧意的看着那个应该是维护正义的男人在光芒中淹没,忍不住为自己没能守护真正的正义而悔过…

“就连终曲都结束了呢~”

女孩苦笑道,在爆炸中被吞噬。只不过除了灼烫和耀眼的光芒外她并没有感受到任何来自于死亡的痛苦,她感受到被一种力量牵引的她正被一堵墙挡在身后,而这堵墙,此刻正用力的将她护在怀中…

光芒,缓缓散尽。而爆炸后的王宫,也终于,从残破的屋顶上投入了几缕阳光。

刺眼的光芒散去,睁开眼睛的少女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遍体鳞伤的骑士正在喘着粗气,破碎到极致的头盔面具轻轻从他脸上一一滑落,墨色长发下有些苍白的英俊潇洒,在那张帅气到过分的亚洲男性脸上合适的有些过分…

“唔噗!”

似乎还是受了些内伤,少年有些痛苦的吐出一口血然后睁开了双眼,凌厉但是却包含着诸多感情的墨色双瞳倒影起女孩仰望之时的迷茫神色。他看了看周围发现除了自己在紧急时刻布下的守护外王宫的其他地方似乎无一幸免,他又低头看了看女孩,缓了口气后,紧接着露出了与之前气势完全不符的温暖笑容。

“能搞成这个样子,你还真是个淘气的孩子啊~”

少年叹道,摸了摸女孩的头站了起来。看到女孩还在坐在地上,他笑了笑,向女孩伸出了手…

“我们似乎已经不是敌人了吧~”

少年笑道,而女孩却看着他的举动思考了很久。直到看到少年真诚的眼神后忍不住的将手递向少年,在警惕会不会收到攻击的思绪中少年稍稍用力将她拉起。这时她才发现,除了自己脚下存在的地方依然完好以外,整个宫殿以被魔法水晶爆炸的冲击完全沦为了废墟。

“也许,这也是一件好事。”

少女低语道,可想而知刚刚的攻击到底有多么猛烈,看着四周的风景和少年碎裂的盔甲,阿维瓦有些惊悚,也有些疑惑。而少年则是看着她神秘的笑了笑,收起刚刚做最后一层防线的剑塞入剑鞘,缓缓向王宫外面走去。

“您,是那位已经征服了无数国家的夜色魔王,对吗?”

“。。。。原来你们是这么叫我的~”

少年止步,淡淡回眸轻笑道。没想到被誉为夜色魔王的人会出奇的好交流,阿维瓦顿了顿神,突然单膝跪了下来,继续说道。

“能告诉我,您攻破这个城池的目的吗?”

“。。。。。。。”

那个人沉默,阿维瓦顿时以为是自己的无礼问了不该问的事。心中晃起了惊恐。

传闻中那个突然在东方出现的强者带领着无数能力超群的部下一路西征几乎将整个大陆的国家全部纳入囊中。本以为是故事的情节却没想到如今真的出现在眼前,阿维瓦怕极了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让无辜的人送命,她拼命的低下了头,可却又看到了那只似曾相识的手。

“我记得我有说过我们不是敌人的吧~而且让一个女士下跪可有违骑士之礼。”

那个人轻轻扶起了女孩,笑道。

“说实话,也不是什么有趣的理由~只不过是在旅行的时候和这个国家的孩子打赌输掉了,然后就被迫帮她父亲找回工作结果一路上发现了好多不得了的东西,所以索性就干脆决定打到王室,直接解决问题…说到底给部下惹下了很多麻烦,不知道回去会不会被他们痛骂一顿…”

少年抱怨道。而女孩则不敢相信竟然只是这样一个理由就可以让那位传说中的人起兵征服一个因为兵力强大才引起国王昏庸无能的国家。但看样子那个人并没有像是说谎的样子,女孩也一时分不清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看样子你很关系这个国家…”

少年突然道,让少女措手不及的愣了一秒。少年看着女孩,犹豫了下突然露出了计划通的笑容,向女孩勾了勾手便走向了皇宫外。而女孩赶忙跟了上去,却不曾想门外早已聚满了人。看到了一群身着异服的女性和一些身着盔甲的本国骑士将王室的食物和物资一一发给人民,似乎丝毫不被这些东西的价值所吸引。而人民见到这些异族的士兵都宛如亲友一般,似乎这些战士的到来帮助他们结束了某些痛苦,并且很高兴她们并不是新的恐惧。他们见到少年的出现一一向少年打着招呼。他们脸上的笑容不像是见到一位君王,更像是一位老朋友。而少年则一一跟他们打招呼。这样的场景在少女的眼中突然亮起异彩,这似乎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风景,也似乎是似曾相识的梦中的景象。

“没想到你笑起来也挺好看的~”

“欸?”

回过神,在少年提醒下发现自己露出笑容的女孩赶忙收起笑容并且红了脸颊,引得了少年的一阵轻笑。

“明明这么可爱为什么要板着脸强装严肃?我说过我们已经不是敌人了,说实话,我没有传说中那么吓人吧~”

看到少年大大咧咧坐下,女孩有些犹豫要不要放下警惕。可却看到少年自嘲般的摇了摇头面露苦笑。她恍然间感到了一种奇怪的情绪,于是她咬了咬牙与他一同坐在台阶上,淡金色的头发与那人的墨发随风浮动,在夕阳下交辉息影…

“你为什么不杀我?明明我并没有什么用处的…”

沉默了好久,女孩突然道。也不知是抱着什么原因,她似乎很想知道少年这么做的意图,以及想从他口中得知一些答案。

而少年则仿佛听到了奇怪的话一般看了看她,随手将一个东西放到女孩手里,然后继续看向了远方。

“这是?”

手里的是一个小小的戒指,一颗水蓝色的宝石静静躺在戒指的镶嵌处。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女孩突然在红着脸的瞬间看了看少年,许久后,仿佛认命般咬了咬下嘴唇,低头准备解开自己衣服。。。

“这是这个国家的权利象征,你带着这个戒指便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所以不能长时间在这个国家,看得出你对这个国家很用心,所以我觉得把这个国家暂时交给你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

惊呆的女孩停下了动作,不知所措的看着手上顿时如烫手山芋般的戒指。她赶忙想把这种贵重的东西还回去,但少年却就势抓住了她的手,将戒指强行戴在了女孩的手指上。

“好的,这样你就没有办法拒绝了,这个戒指上我布下了魔法,除了我就没有人可以把它拿下来了…”

说着像是自己完全不知道什么意义的话,少年看向了女孩。却没曾想到女孩此刻竟然面色潮红不发一语。一对看向少年的眼睛中写满了不知意义的情感。

少年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突然间怀中的颤动令他疑惑的看向了旁边。不知什么时候集合的部下女孩们向着他轻轻招了招手,他无奈的站了起来,向着女孩抱歉一笑然后转身带上了头盔。

“抱歉,好像到了该离开的时间了,这个国家就交给你了,我有些事还要处理,告辞了。”

“什么?这么!你?”

不等女孩可以表达出她的意思,那个人转身上马,合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集结的部下们走向了早已开启移动魔法方向。女孩起身,张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今天发生的事似乎早已超出了她可以理解的范畴,但她还是觉得有些话不得不说,所以她追向了他,说出了她不得不说出的话。

“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叫夜鸦~”

少年最后吩咐道。不及少女反应便和部下一同钻入一道空间法阵,消失在了原地。他发现今天的遭遇中少年的一切都很匆忙,似乎还有什么事在等着他,又或者说他来到这里似乎只不过是临时起兴,毕竟,

哪有那个人征服了一座城邦却马上毫不犹豫转手给别人的?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阿维瓦看着已经空下来的空地轻轻的用手捏捏自己的脸颊,不敢相信的痛觉后颓废的坐在了地上,看着手里是戒指失神。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喂~”

少女苦恼着。怀疑今天,只不过是一场玩笑。。。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