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此世之恶录

第二章 新的图书馆管理员

此世之恶录 无敌时间玩家 4609 2020-01-14 19:34

会议结束的最后一天,龙族副代表整理完事务,以及为龙族代表沃尔妮不辞而别的行为道歉后,就回去了,毕竟那个麻烦的公主殿下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至于其他副代表们,仍继续表面客套着,代表们因为有各自的事情要忙,所以准备走人了。

“沃迪,你接下来去哪里旅行?给个大概地址呗。不然有事找你怪麻烦的。”在所有人中,只有沃迪的行踪最为诡异,想找他,简直比寻找失落文明的遗迹还要难,失落遗迹起码多多少少有点情报可寻,而沃迪一跑路,根本找不到。

“暂时不旅行了。我准备到皇国国都的贵族图书馆里休养一段时间,顺便查一下那件事。”沃迪伸了个懒腰,老实的说出了自己接下来的打算。

“那样最好了,起码不用满世界找你了。”羽尔兹感慨万分的说道,上次找沃迪,就差去龙族领地和深海里。

“下次见了。ciao(再见)。”

沃迪叫上白小夜,随手施展了“时间跳跃”,就带着白小夜原地消失了,看样子应该是离开了。

“他,刚说去哪来着?”

“贵族图书馆。”

“六二二分,我要六。”

“???”

此时沃迪还不知道自己前脚刚走,后脚就被某三人给卖了。(啥也不知道的阿鲁:他们再笑什么???)

一星期后,在国都的商业街上,白小夜和沃迪正准备的到皇家学院上级管理处,应聘图书馆管理员。

“老师,您真的要去图书馆当管理员?”说实话,白小夜开始担心学院里的学生的心理问题了,那里大部分可都是未来的国之栋梁,万一被老师不小心整出心理阴影了,恐怕国库要出不少资源拿去给心理老师与心理医生。

“嗯,我会老实点滴,当然,主要还是看心情。”沃迪话一说出,白小夜已经估算损失了。

“哎...”希望你们的前方不会是一片黑暗,阿弥陀佛,阿门,愿主保佑。

另一边,在羽族领地的外交大使馆内,羽尔兹躺在沙发上,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要不要告诉母后呢,算了,还是派人盯着吧,他可不想丢脸丢到别人的国都。

旁边的茶几上有一封信,内容很简单,就两个字,留学。

堂堂羽族的小公主,全族的掌上明珠,不上自家的高级羽族学府,跑到别人国都留学,传出去可麻烦死了。哎,叛逆期这么快到了么?心好累——家里还有两个更年期的,有事没事催他赶紧结婚滚蛋。啧,满满捡来的孩子的既视感...

人族国都最大的图书馆,贵族图书馆,拥有人族最为丰富的图书以及悠远的历史,因为当初是贵族们出资建造,所以,索性名为贵族图书馆,而且并没有限制人的身份,大部分人,甚至不是人族的种族,都能进入。

沃迪换上了一套职业装,坐在柜台处,悠哉悠哉的吃着下午茶,度过日常的下午茶时光,现在的沃迪消去了存在感和魔力气息,看上去跟普通人没有太大区别。

幸好现在还是寒假期间,学校基本没多少人,不然这一幕要是被学院里的老师或者学生看见了,还得手动失忆,不然会被举报和投诉的。毕竟这可是图书馆,又不是餐厅或者路边摊,更何况,这还是世界目前少有的遗迹之一。

“元素,空间,灵魂。这三类成了这一时代魔法师主攻的吗?时间被归于了元素?原来如此,元素创造了世界,世界自行分割了空间,生命起源于灵魂。时间是对元素的感知,才有此定义吗...”一本本书在空中漂浮着,书中的内容变成了一只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从沃迪的眼前飞过。

在沃迪的学生时代,时间并非如此定义的,而且除去这些,还存在一系魔法,名为虚无,又称为起源之力,不过,会使用这系魔法的,并不是传承最多的人族,也不是大自然所诞生的精灵族,而是,龙族中一个龙王,虚无龙王。

龙王,是龙族千年一度的传统,由龙族历代祖灵给予试炼,并且认可其能力与资质,才能获得的名讳。

这些都是后话,正当沃迪查询是否有关于太古历史的书籍时,门口的风铃突然响起,估计是有留校学生来借还书了。

沃迪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书归回了原位,下午茶也全部消失不见了。

“眼镜,眼镜!”

他赶紧从抽屉里拿出一副图书管理员标配的方框黑眼镜,刚想要戴在脸上,然而他却手滑了一下,眼镜不小心掉在了柜外的地上。这时,那个人已经到了,根本来不及捡起来了。

要是被看见,可就有的麻烦了。沃迪此刻紧张到了极点,脑子转到了最高速,然后,他看见了一个可以扭转局面的关键道具。

就是这个了!

“借书,一八年的《时空论》,麻烦了。”柔和的声音,看样子是个女生。沃迪将今日份的报纸挡住自己的脸,还好图书馆每日都会有人送报纸过来,多谢你了,送报纸的小哥,回头给你五星好评。

沃迪接过了她的借书证后,确定了卡的信息后,就凭空变成了一本《时空论》,交给了她,“给你,”可是她却迟迟没有接。

“那个,您弄错了,我要的是作者沃迪的那本。”沃迪惊了一下,居然有人看自己的随手写的书,然后,他就把她手里那本书换了。

这个女生接过书,道谢了一声,接着,她又好奇的问道,“还有,您刚刚使用的手段是,空间桥接吗?”

这个时代的学生这么厉害么?居然猜对了一半的答案,虽然这道题也不怎么难的。但第一眼就看出来的,真的不多。

“空间桥接,时间链接。只要完成稍微精通这两种魔法,魔力稍微多些,很容易做到的。你借的书上,第五章有讲到类似的内容。”

沃迪感慨新生代实力的同时,也想赶紧打发她离开,毕竟现在眼镜还掉在地上呢。

“谢谢。”她再次道谢,然后,就离开了。

当门口的风铃再次响起了之后,他才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然后,他注意到眼镜不知何时,已经放在了桌上。

“空间系魔法师?”沃迪略微惊讶了一下下,然后,就带上了那副眼镜,这才放心了不少,不要以为这是普通的眼镜,这可是特殊道具,不仅能拉低颜值,还能降低存在感,甚至可以切换身份,简直就是太适合他了。

沃迪确保自己的秘密不会被发现后,再次查询起了太古时代的记录。

天黑的很快,沃迪准备按时锁门离开了。沃迪甩了甩手,松一下自己有点僵硬的筋骨,准备吃完晚餐,去白小夜家蹭个房间,睡个好觉,反正他又不差这一个房间。

“今晚吃拉面吧,很久没吃了,回味一下好了。”沃迪关上门,搓着手,想要去拉面店解决一下晚餐。

这时,已经下小雪了,漫天的雪花在空中飞舞着,在路灯的灯光衬托下,就像随着音乐而悦动的舞蹈家,时而轻柔,时而潇洒,格外的美丽,当然这只是对于一个不常看雪的人来说的视角。

下雪天么,有点怀念呢,以前那个家伙,可总是吵着他要去看雪...

在前往拉面店的路上,路上的行人渐渐变少了,可能是因为外面冷,想着找个地方休息或者早点回家。

沃迪路过公园,偶然看见长椅上坐着一个类似贵族淑女装的小雪人,在微弱的灯光下,她的皮肤浅白得动人,仿佛与白雪融为一色,脸上微微的腮红点缀,显得可人亲和,犹如一个粉雕细琢的娃娃,如果不仔细思考,恐怕都以为是那家的小姑娘躺在那里,毕竟谁家脑子会进水到,放着自家的小闺女躺在长椅挨冻呢...

等等,这个小雪人,长得好像,羽尔兹,他妹妹的说。这是偶然吧,这一定是巧合吧,我记得他们全家都很宠她来着,一定是我看了一天的书,眼花了。

虽然内心想要极度否定,但是,沃迪刚走出一步,后脚赶紧转向,跑到小雪人的旁边。

有呼吸,体温也有,妈耶,这妥妥是活的啊!羽尔兹,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哟!!你把你家小公主丢我这里是几个意思!?

沃迪吓了一跳,接着,简单测了一下她的身体情况,没太大的事情,只是年龄小嗜睡,还好她魔力源能够自动守护本体,不然早就冻坏了。

emmmmm,都这么晚了,只能先带回去了,回头再问问羽尔兹是怎么回事吧。

给皇国首席王储当老师,福利就是多,比如不怕住房难。

“贤者大人,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

一进门,女仆和管家已经准备就绪,恭敬的欢迎沃迪回来。

这间别墅是白小夜从他父亲那里光明正大借(keng)过来,所以,沃迪也可以过来住。

沃迪背着那个孩子,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然后,将她小心翼翼的交给了女仆长。

“能帮这个孩子洗个澡吗?这个孩子睡得有点沉,动作尽量轻柔些。”

“好的。”

交代完之后,沃迪就先回房间,顺便给自己也泡一下澡,虽然冬天很冷不用每天洗澡,但每天泡一下澡还是蛮舒服。

当沃迪走远了之后,女仆们开始小声的八卦起来,

“那个孩子是贤者大人的女儿吗?好漂亮,一看就知道是个美人胚子。”

“不一定,你看哪次贤者大人带女人回来过,一次都没有吧,而且你们也看见了,贤者大人刚刚的动作那么温柔,分明是,嘻嘻嘻...所以,我敢断定贤者大人是个,萝,莉,控(最后三字很小声)。”

“还童养媳,叫你霸道总裁文少看一点,脑子都想哪里去了,你怎么不说百合去呢?”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吗?”

就在她们谈论的正欢时,管家轻微咳嗽了一下,提醒她们,“现在是工作时间。”

于是,她们赶紧打住了话题,马上散了。

屋内,泡完澡之后,沃迪已不再戴着面具,那个女孩已经沐浴完了,已经躺在床上睡觉,虽然沐浴中途醒了一下,但是,她躺在床上之后,又很快睡了,应该说,不愧是孩子么,适应性蛮高的。

沃迪坐在小团子的旁边,

这个孩子,好像是叫做羽嫣儿,有些印象,现在已经长这么大了吗?真是不可思议,明明当初连他身高一半都没到,很小的说。

羽嫣儿翻了下身体,侧着身,右手露在了被子外,她的右手手指很细很嫩,就像一件艺术品,可她的无名指上却戴着一枚损坏又锈迹斑斑的戒指。

还不舍得丢么?明明都过了这么久了。看到这枚戒指,沃迪回想起了很多的事情,不论是糟糕的,还是美好的,都有。不过所幸的还是,最后拯救了这个孩子。

沃迪轻轻抚开她的额前的散发,脸上挂着很温柔的笑。

只有知道沃迪真面目的人,才了解沃迪为什么会习惯戴着面具,这不仅是为了掩藏他的真实身份,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是个很单纯的家伙,从来不会掩藏自己的感情,他开心时会笑,他难过时会紧紧咬着嘴唇等等,正因为如此,他才需要戴着面具啊...

话说回来,她把他床占了,他睡哪里?沃迪这时才想到这个问题。因为他一直都是习惯自己一个人睡的,跟别人一块睡,基本想想就失眠了,这好似叫做强迫症来着,可是,现在...而且都大晚上了,也不好麻烦别人啊。

于是,他看向不远处的沙发。算了,将就一下吧。

沃迪抱来了一层新的被子,躺在沙发上,别扭了好一会儿,实在困得不行了,就睡着了。

在沃迪睡了不久,小团子却莫名其妙醒了,虽然床很大很软,但是,小团子却感觉很冷,她慢悠悠地走到了沃迪的身边,钻到他怀里取暖。

睡着的沃迪并未察觉到什么异样,只是好似多了个抱枕,安安静静的睡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