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被迫与公主结婚的我宁死不屈

2)王子天生就是实践家。

2)王子天生就是实践家

我出生在禁止魔法的国家中,这国家富强,社会公正,公民友善。

好吧——其实出生在这里的并不是我,我应该说是附身在了欧克拉王国的王子身上。

这位王子可以说是万人敬仰的存在,他直至17岁前就已经做过许多让常人难以企及的丰功伟业,例如:故意侵害他人、拦路抢劫杀人、绑架蹂躏妇女、非法拘禁地主、勒索压迫臣民、敲诈基督牧师、篡改富人遗嘱、伏击过路商队、查封工人财产,总之无所不用其极。

好在他是第十四位皇子,否则非天下大乱不可。

此时的我站在城堡的阳台之上眺望着远方,热闹非凡的人群在街道上手舞足蹈,偌大的花轿由两条巨龙牵引,而巨龙旁紧跟随的人们拿着各式各样的乐器演奏着。

我明白这是属于我的时刻,我的未婚妻,邻国的第三公主,即将与我缔结婚约,尽管我与她不曾有过见面。

以一个正常人的角度考虑,我明白这是一场政治婚姻,我与她都是政治下的牺牲品。但以我的角度而言,能讨到老婆就谢天谢地了。我哪管是不是政治婚姻,有免费的老婆它不香吗?

此时我只希望远处坐在花轿里的老婆不是主战坦克,话说用这么大的花轿抬的,还是用巨龙牵引的。花轿里面很大可能是重量级选手吧?说不定是木马计里面都是革命军什么的,不知为何我总感到心惊胆战。

“犹太殿下请提前做好准备,再过1小时殿下就该前往宫殿与爱尔兰卡的公主会面。”身旁的女仆如此说道。

“哦,我明白了。”

“那我先行告——”

“等等!”就在女仆即将离开时,我叫住了女仆,趁现在赶紧了解一下对面的公主是什么来头,如若是人间兵器我还是逃婚吧。

“殿下还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我说叫什么奥尔良烤,不,叫爱尔兰卡的公主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我对邻国了解的并不是很深,不过那位公主是一位......”女仆像是找不到形容词般低着头思考着。

“是一位?”

“怎么说呢,大概是一位性格有些冷淡的人?”

“性格冷淡吗?其实我想说她的外貌特征怎么样的?”

“外貌特征吗?这就难倒我了。因为那位公主自从12岁开始就没出过城堡,她的面貌我想应该不为人知吧?”女仆歪着头沉思了会如此说道。

话说原先的王子很有品嘛,竟然知道女仆配猫耳这种绝赞搭配。

“这样嘛,那她小时候怎么样?”

“我觉得很可爱,殿下可能也会喜欢。”

很可爱吗?她说殿下也可能喜欢也就表示先前的王子可能爱好这种类型?先问问看她跟随我多久以及我先前喜爱的类型好了。

“你跟随我多久了?”

“十年了,殿下。”

“你叫什么?”

“希尔菲”

“你多少岁?”

“17岁。”

“你房间住在哪里?”

“在殿下房间出门左转的女仆101号寝室。”

“你是否已婚?”

“不。”

“有男性朋友吗?”

“除了殿下之外我甚至连父亲都没见过。”

真的假的未免太悲催了吧?——等等我好像比她还要悲惨?

“那你很了解我的品位吗?”

“不敢当,殿下。”

“没事,我问什么你就说什么。”

“好的。”

“我喜欢胖的瘦的?”

“瘦的。”

“身高呢?”

“小于殿下的一头之内的?”

“头发什么颜色?”

“银色。”

话说,女仆的头发也是银色的耶?

“贫乳**?”

“殿下是博爱的。”

“长相呢?”

“这怎么说呢?殿下是喜欢我这种长相的吧?大概......?”女仆稍显疑惑说道。

我看着眼前的女仆,在阳光下她的银发泛着微光显得很美,双眸深邃且富有灵气,但说这话时那脸却意外的没有变化。瞧那模样整一个标准的美人胚子。

这之前的王子与我的品位意外的相符嘛!果然优秀的男人就是会互相吸引。对了,顺带问问我的兴趣爱好好了。

“你应该了解我的兴趣吧?”

“不敢当,殿下。不过大致的我能知晓,如有不对的地方请殿下指出。”

“嗯,我平时喜欢做什么?”

“角色扮演的说。”

“角色扮演?”

“对,殿下可以说是到痴迷的程度了。”

“是怎么样的角色扮演?”

“是现实题材的。”

“现实题材的?我说的角色扮演那种扮演其他角色那种的哦?”

“我说的就是这种。殿下最钟爱的是假装扮演讨债无果的奴隶去地主家直捣黄龙的革命题材。”

“那是什么?!”

“殿下最喜欢带着女仆们去地主家搜刮民脂民膏了。”

“太恶劣了吧?!不过既然是扮演的也勉强能接受......”

“你再说什么呢殿下,你可从来都是实践出真知的啊!去社会实践什么的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

“毕竟殿下日后可是要一统江山的男人。”

做这种恶劣行径的人登基当上了国王隔天就会被推翻的吧?

“我只是第十四位皇子而已,况且我只想混吃等死。”

“原来如此,殿下的意思是让其他皇子全部暴毙之后顺理成章当上国王吧?”

“那是什么顶级理解?!”

“感觉殿下自从上次脑袋从楼上摔下来后就变得有些陌生了,明明这时候应该说:就是如此!希尔菲你可不能把我伟大的计划告诉我父亲之类的。”希尔菲有些寂寞的如此说道。

“我已经不再是先去那笨蛋了!”

先前我听希尔菲说,一个月前原先那笨蛋王子似乎打算突破人体的极限。他苦思冥想得出的结论便是从城堡从垂直落体后,如若头先着地即便能突破人体生理的极限,为此他强迫其他两位地主作了三组对照实验。尽管他的科学态度很严谨,但研究的方向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最终这场实验并没有如王子所想的那般能够突破人体的生理极限,但它却误打误撞的让科学家们发觉了一直被忽视的定律——即便是两个垂直落体的物品无论质量如何,最后落地的时间都是一样的。

这定律被称之为——束缚人类突破极限的枷锁

这取名完全就是唯心主义的论调呢。

“希尔菲!请通知殿下!菲尔雅公主已经到宫——啊,犹太殿下,抱歉打扰到你们谈话了。”进来的女仆气喘吁吁的朝希尔菲喊道。可能是没看见在阳台上的我,她还没来得及整理因奔跑而显得乱糟糟的衣服。

“等等!你说我媳妇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