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饿狼缠上榻:妻主莫慌

恶补历史

这若大的院子空空荡荡,只留下一个贴身伺候的老婆子,穆青青在屋子里像无头苍蝇一般不停的来回转着圈,转到张妈妈处,突然停住,快速对上面前老婆子的脸。

穆青青:张妈妈对吧?这府里有什么可做的?或者是有什么书看吗?

张妈妈大着胆子很自然地牵起了穆青青的手,亲近的道。

老妇人:夫人!您先坐着,别急呀,您想要看什么样的书呢~?老婆子我去给你取来可好?

穆青青说不愁是假的,这地方太陌生了,自己两眼一摸黑。老话说的好,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有什么能比过躺在自己熟悉的床上逍遥自在呢?

穆青青:张妈妈?我这心里空的很,就想找一些书看一看,想了解这个地方。比方说人情,地理,传统习俗,有哪些避讳的事情不可做,或者是有哪些明文规定不许触碰的法律规定呢?

老婆子心中震惊,夫人绝对不是池中之物,从话里行间就不难听的出。就是男人想接触的事情,也不一定有夫人接触的事情广。

这心中也愁了,自己虽为女人,在这个朝代视为贵人,可是家中父亲被贬为庶民,家里男子全被发配,自己借了女人的光,从年轻时被官府转卖给官家做贴身婆子,直到现在都被卖来卖去,就算是没落魄之前,那也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看来还得通过少爷们才可以。

老妇人:夫人,老妇至年轻之时就被官府贩卖,做贴身婆子,很多事情虽不如书中讲的清楚,也可略知一二,如果夫人愿听之,老妇人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夫人觉得可好?

张妈妈话语不急不徐,带着深深的亲切感,让穆青青缓解了那种由陌生带来的紧张情绪。

穆青青:张妈妈,其实我就是心里害怕,不了解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样过日子。

张妈妈听了新夫人的话,随之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虽说有些过于肥胖的身体,可脸上的笑容真诚。淡淡的眉,青亮亮的双瞳,岁月留下的皱纹随着婆子的笑展现在眼角眉梢,更是添了几分随和,拍了拍穆青青的手,语重心长的道。

老妇人:夫人呐,在这个世界上活着,没有什么比做女人更幸福了。就算天塌下来受惩罚的永远是男人,女人永远不会太苦。再说了,这几位爷也都是好样儿的,在咱们大凤朝啊~,那是响当当的人物。

穆青青憋了憋嘴,心里嘀咕,这个我也知道,一个个贼的,给猴都不换。可现在这不是问题好吗?顶着一张苦瓜脸。张妈妈?

穆青青:他们兄弟确实是人中龙凤。可是……。哎!我要怎么说你们才能明白呢?

穆青青的心中都要郁闷死了,自己又不是急色女,虽说三十来岁了,可有些人就算你从活80也不一定能对付的了这事啊。

看夫人那纠结的样子,老婆子苦口婆心的劝导。

老妇人:感情这东西呀,需要时间,久了自然会有感情的。兄弟之间想和气,夫人最好要做到雨露均沾,别看是和气的兄弟,这吃起醋来呀,再大的家也能被他们闹得人仰马翻。

听了张妈妈的话,穆青青脸是红了绿绿了红,这吃醋争锋的问题,好像自古以来就无分男人还是女人。自己虽不知道男人吃醋会怎样,但是过去古代的女子吃醋,那可是要闹出人命的。

穆青青对这些事情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情急之下,抓住了张妈妈的手。满眼慌张的道。

穆青青:可是张妈妈,我只有一个人呐!上班还有个1,35,2,46呢,星期天儿休息,他们那么多人,我可咋办呀!?

张妈妈这会儿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哪个女人不喜欢这闺房之乐呢?为什么自己的新夫人如此抗拒这男女欢爱,鸳鸯交颈之妙事呢?

穆青青既心烦又八卦,真不知道这个时代的女人是什么做的,真扛劲!可是自己好像不行诶,昨天晚上是半享受半忍着,现在自己那里还有点痛呢。这要是夜夜生欢,自己那点儿血还不得被他们兄弟靠干呢。

除了苏御臣都比自己小吧,越想越别妞,为了自己的安全,豁出去了,支支吾吾的问。

穆青青:张妈妈有过夫君吗?那你~?

女人本身就少,哪一个不是夫郎成群,对这种事儿没有什么避讳,只是回想起年轻时,忍不住的惋惜。

老妇人:张妈妈我也是过来人,成亲之前,为了教会我闺房之密,我爹娘当天夜里给我送了三个如花似玉的小子。我呀,刚开始也紧张,但是更多的是好奇。可是他们个个含苞待放,只是一次,就迷上了他们,直到我娶了夫君,立马就把他们收入房中做了侍郎。无论我有多爱我的夫君们,也无法忘记他们当时带给我的~

穆青青听的面红耳赤,嘴巴都张成了O形,直看的张妈妈不好意思红了老脸,这才尴尬的抬手,推上了自己快要掉在地上的下巴。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咕噜,哦(⊙o⊙)买嘎,NP,这里女人的私处好强大~!

张妈妈也就是脸红那么一下,早就恢复如常。

老妇人:夫人,这都是我朝律法,女人一生最少要娶二十位正君,夫郎十人,小子二十。除了正君,你可以不给他们生孩子,可是不能拒绝他们男人应得的性福权利。像您这才大婚,再娶应该能拖个一阵子。可要是藏着掖着不向官府备案,是要强行配婚的,如果那样,还不如娶个称心如意的岂不是更好?

门口传来一声轻咳,张妈妈赶紧站到一旁,少爷脸色看似如常,可张妈妈莫名心慌,吓得连忙低下头,也不知道大少爷听去了多少?希望自己没有说错话。

苏御臣瞬间眼中充满了温柔的笑意。大步走到穆青青身边,一个侧身隔挡住了妻主与张妈妈的视线。

身后跟着三少爷苏御礼,苏御礼在大哥与妻主二人身后,目光如刀一样射进了张妈妈的眼中。这里没有事情了,下去候着吧!

张妈妈连忙躬身一礼。

老妇人:是,少爷。

张妈妈的心里后悔不已,跟夫人说这么多做什么,哪一句话要是惹到这少爷身上,自己又会被卖了,可这事情出了,再后悔也无用,只有等到明天看情况了,头低的不能再低,倒退了几步,转身匆忙离去。

苏御臣:妻主,与舅舅舅妈谈的可好,以后妻主就住在这府里了,舅舅是府里的大管家,舅妈呢,也没有什么太忙的事情,你要是想了就经常和舅妈联系联系,多唠唠家常,也解了妻主思乡之绪。

大概了解了情况,看他们兄弟一起来也就不奇怪。只是这种相处的方式怎么样都觉得尴尬。见两个男人糊了上来。这是要三个人一起睡吗~?

穆青青这回绝对不是扁皮自己,心中最后那个吗字都吓跑了调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