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在女性为尊世界里的我绝不屈服

78.给点颜色开染坊

最终,白叶络还是留了下来,并且表示下次再也不会带叶琴晔到这里来了。

“呼,还真有一种见家长的感觉啊。”叶琴晔靠在沙发上,打算给白叶络来一个大大的拥抱,“庆祝一下我成功见家长吧……”

“爬。”白叶络面无表情地把她推开,“说正事吧,昨天那起爆炸事故有什么发现?”

“从监控录像来看,守门的士兵是收了闯入者的贿赂才放行的,而那个贿赂物品就是爆炸的源头。”叶琴晔坐回沙发,轻声叹息,“不得不说现在确实是应该整顿军风了。至于新闻为什么不提到这些……”

白叶络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难怪在新闻上不会提到,原来是因为受贿,结果关键物品就是那个受贿物,这个事情传出去肯定会影响叶氏军队的名声,做这种作奸犯科之事导致死亡自然是罪有应得。

本来受贿这件事情就足够蹲大牢了,何况行贿之人非常可能是敌人。那么那个受贿的士兵就算不被当场炸死,而事后被发现,必然会被送上军事法庭,到时候不是死刑就是无期徒刑,并且还会牵扯一大堆关系连累到家人,倒不如被当场炸死来得轻松。

“好吧,那这下也有你们军队自己的问题在其中了。”

要是战争时期还搁那作奸犯科,那么只会胜算渺茫。

“还有,你们追查那辆逃离的车子有什么发现?”

“对方很狡猾。”叶琴晔轻轻摇头,“我们对她进行追踪,然后就发现跟着跟着就跟丢了。我们找到那辆黑色面包车的时候,车已经被她遗弃在河滩了,已经快沉入水底了。”

不留一点痕迹,完全失去线索了。

这就是叶琴晔想要表达的。

白叶络微微蹙眉,他总觉得最近发生的事情非常古怪了,昨天有一个女人用幻术跟他接触,让他这几天晚上最好出去看看,然后当天晚上就有人暴力潜入20号堡垒。

这应该不会是一个巧合,白叶络已经暗中打定主意,晚上出去看一看了。

大量革命军潜入,有幻术能力的神秘女子,搞爆破的硬核潜入,白叶络才进20号堡垒一周的时间就接二连三发生那么多事,重点是……他刚出院就发生了。

甚至他觉得,有一天他醒来发现自己家没了都不觉得奇怪。

毕竟这个战争是能力与科技混合的战争,不单单的是用枪用炮,也有可能会是一个火球一道风刃,从战线蔓延到市区,也不算特别奇怪的事。

而在白叶络思考之际,白显天的脑袋突然探了出来,“儿子,儿媳啊,来吃饭了。”

儿媳个鬼啊。

白叶络黑着脸,反倒是叶琴晔在憋着笑,站起身就一路小跑过去,“爸,我来帮忙吧。”

白叶络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叶琴晔和自家老爹客客气气地,一个是一口一个儿媳,另一个则是满口叫爸。

“我求求你不要乱认爹啊……”白叶络嘟哝两句,也只好跟了上去。

叶琴晔和白显天两人各自摆着一张笑脸,前者是笑得羞涩而又乖巧,后者是笑得阳光灿烂,像极了闺女嫁出去的兴奋模样。

而一旁的小凯则是低着头,像是在想什么心事,只是白叶络从他剧烈颤抖的肩膀可以看出,这个家伙是在憋笑,低着头只是为了不想让其他人看到他这憋笑的表情。

而坐在最中间的白叶络则是挂着一抹牵强的笑容,在这其乐融融的气氛里,他尽力地假笑,只为了掩饰自己现在想打人的心情。

他一脸抽搐地看着桌上的菜,西红柿蛋汤,炖蛋,又是盐巴炒蛋,不过今天破天荒的弄了一盘炒牛肉。

白叶络尝了尝这至少加了一斤盐的炒蛋,吃完嘴唇一阵发涩,他嘴角抽搐地看向叶琴晔。

那个酒红色长发的女孩则是一口塞入炒蛋,嘴角猛地抽了一下,脸上还挂着无比真挚而又欣喜的笑容:“爸,你这炒蛋味道真不错啊,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是登峰造极的难吃吧。白叶络虚着眼别过头。

看她那强装笑容,尽力赞美老爹的样子,白叶络觉得莫名想笑。

“哈,我就说嘛,我儿子还是我做的饭菜不好吃。”白显天哈哈大笑起来。

“那是他没有品味。”叶琴晔猛地再塞了一口炒蛋,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由衷’地赞扬道,“咸度适中,入口香气四溢。”

咸度适中?我没有品味?白叶络眼皮一跳。

刚才她那一口下去,白叶络都能够想象到浓缩的盐分在她舌尖翻滚的感觉。白叶络差点笑出声来。

苦得发涩。

看着叶琴晔那尽力地抑制住脸上表情的样子,尽力地给自己老爹面子的样子,还真是难为她了。

“哈,我也这么觉得啊。”白显天摸了摸鼻子,脸上的掩不住的笑意。

给他脸了?还真就自卖自夸起来了。白叶络很了解自家老爹这个德行,给他点颜色就能开染坊。

小凯听叶琴晔那么一番夸奖,也禁不住有些好奇,夹起一块炒蛋塞进嘴里。在入口的一瞬间,他的脸像川剧变脸一般,神色不断变幻。

痛苦,厌恶,恶心。

最终小凯挠了挠头发,不动声色地连续给自己倒了三杯白开水,每一杯都是一口闷。三杯过后才让他舌尖的盐分散去一些。

小凯发誓他这辈子不可能再信任自家老爷的厨艺。

白叶络看着叶琴晔和自家老爹一来一去,像极了官场现形记,不得不说叶琴晔的睁着眼睛说瞎话还是挺强的。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做一点,你带回去吧。”白显天笑着说。

叶琴晔微微颤抖了一下,也笑道:“不用了吧,留下来给叶络吃吧。男孩子要多吃一点,补身子。”

爬,给爷爬。

白叶络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凑到小凯边上问了一句:“感觉我老爹这饭菜的味道如何?”

“老,老爷的厨艺……”小凯如是说道,“和我3岁时候的厨艺有几分相似。”

白叶络感到心里一阵舒爽,这不是还有明眼人吗?

吃完饭,叶琴晔帮忙收着碗筷,对白显天则是一口一个爸的叫,也不顾白叶络的脸色绿得和青苹果一样,完全是把自己当成了自家人。

白叶络对于这种强行套近乎占便宜的行为不置可否,在等他们忙活完之后,时钟就已经指向7的位置了。

天边的殷红逐渐被黑暗所笼罩,叶琴晔匆匆收拾完碗筷后,看了一眼手表,说道,“那我就先走了,还有些事情没有去处理。”

“慢走啊,下次再来啊。”白显天在厨房隔空喊道。

白显天目送着那位酒红色长发女孩的离开,待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他的视线后,白显天便将碗筷一丢,一屁股在白叶络身边坐了下来,“我的儿啊,不是我吹的,这个叶将军真的不错,你瞧瞧,人家多懂事。”

“对啊,甚至还会夸你那做的不是给人吃的饭菜很可口。”白叶络用清水漱了漱口,然后起身吐进水池中,“我寻思着她也没做什么事情啊,夸你两句就上了天。一个一口一个儿媳,一个一口爸。”

白叶络翻了个白眼,“都懒得搭理你们,都说了我们的关系没有那么亲昵。”

“你爹我这不是给你拉近关系吗?”白显天干笑道,“人家那么好一姑娘,还怕配不上你?”

白叶络嘴角抽了抽,他记得他邀请叶琴晔到别墅里来,纯属是因为想要和她讨论一下最近发生的事以及交流一下有用的信息,以应付接下来的战争,结果聊着聊着怎么就突然画风一变,变成了儿媳妇见家长的土味画风?

叶琴晔那一口一个爸,叫得是真的极其自然啊……

反倒是自家老爹表现得活像一个奴才。

不过白叶络已经懒得去计较这件事了,要说他对叶琴晔的感情?他又不是傻子,明显是能够感觉到叶琴晔确实在禁断之桥那一夜之后是对自己有些意思的,而自己……只不过是被叶琴晔给坑到20号堡垒的。

要真说两人之间的关系吧,白叶络觉得用一句话形容比较合适:友人之上,恋人未满。

……

轰!

爆炸声响起,紧接着,在屏幕上一个小小的光标点了点,视频暂停。

银发女孩托着香腮注视着屏幕上的那个人影,视频录下了在20号堡垒那场城门爆炸事故的每一个细节。

而这个视角,却并不是从监控的视角拍下来,而是以一个第三人称的视角,很明显,摄像头像是被安装在了一个车子上。

这当然不是20号堡垒城门的摄像头录下来的,而是乔娜的一个朋友给她的。

当然,这个朋友就是那视频中主角。

乔娜微微眯起眼睛,嘴角轻轻勾起,“不愧是这个家伙啊,想必有这种家伙潜入20号堡垒,叶氏肯定会很头大吧。”

“瓦莉塔。”

“在。”身旁的瓦莉塔秘书走上前。

“今晚可以开始行动了,全力配合那个拥有化形能力的家伙。”乔娜浅笑着,“对了,今天革命军也会参与行动,只不过这一次她们不是我们的敌人了。”

“而是我们的盟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