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我喝干海水的那一天

20 天使

我喝干海水的那一天 向阳开 3377 2020-01-14 19:34

杨慕已经无心吃饭,勉强填了几口就快速走到孙月宁的房间找到药,然后溜回自己的房间。

她靠住门喃喃自语:“不能让她看出端倪。”

她快速坐到床上,脱去上衣......

“小慕咱来辣!”杨慕正准备抹药的手一僵,她惊恐地看到江月白一把推开门,然后兴高采烈地扑了过来!

慌忙之中她快速扯过被子遮住胸口。

“咱看小慕不高兴,特地碗都没刷来看你哟~怎么样,有没有很感动?”江月白把杨慕扑倒在床上。

“唔——”杨慕忍不住痛哼出来。

“咦咦?小慕怎么了吗?是哪里不舒服吗?”江月白一把扯开被子。

江月白看着杨慕胸口上的伤沉下脸:“......小慕,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是洗澡的时候没调好温度。”杨慕眼神闪躲,不敢去看江月白。

“喔喔,是这样的吗!原来小慕喜欢用胸部试温呢——”江月白明明说着让杨慕羞耻难当的话,却依旧是看似天真的笑着。

“小慕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就让咱来给小慕上药吧!”江月白的眼神一亮。

“不,不必了!我自己可以的——”那怎么行!让江月白为所欲为她会死的!杨慕想去抓江月白的手以制止她。

江月白眨眨眼,一屁股坐在杨慕的腰上,然后轻按一下人的胸部。

杨慕身子一抖便没了动作。

不知道为什么,江月白看着身下楚楚可怜的杨慕,心中产生了一股玩弄她的冲动。江月白慢条斯理地把药膏涂在手掌上:“这可不行哦。小慕这么冒冒失失的让咱怎么放心得下嘛!”看着杨慕又伸手挡住胸口,江月白眯起眼:“小慕乖,把手拿开哦——”

姐姐你谁啊!你把江月白那傻丫头藏哪了啊!杨慕有些惊恐地看着江月白。

“小慕乖,听话!让咱看看!”江月白作凶狠状。

杨慕摇头。

“咱数三个数,小慕不拿开手咱就要用强的辣——1,2,3!”

杨慕继续摇头。

江月白鼓起腮——小慕真是太不懂事了!需要好好教育一下!她用力往杨慕胸前的手臂上压去。

“唔啊!”杨慕疼得眼泪都出来了,顿时全身都失去了力气。

“拿不拿开,嗯?”

“拿拿拿!”

“这才对嘛。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小慕!真是笨小慕!”江月白点点头。

杨慕欲哭无泪。

江月白轻轻地用手掌拂上杨慕的胸口。轻柔地擦拭起来。

“说起来,小慕,”江月白看着偏过头去的杨慕,沉默了一会,垂睫问道,“为什么要如此作践自己?”她的声音像水珠落地那样低。

“!”她知道?杨慕瞪大了双眼。

江月白知道?!她能看出我的想法吗?!杨慕愣愣地转过头看着江月白。

江月白黝黑的眸子显得有些深沉。

“小慕不会真当咱是傻子吧?”江月白轻轻用指甲刮了一下杨慕的蓓蕾。

“......”杨慕控制不住地颤抖一下,随即再次偏头沉默。

江月白抿抿唇,把手上的力道加重,或刮,或捏,或掐。

杨慕咬牙忍耐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江月白叹了口气:“我们不是在一起了吗?小慕不是喜欢我吗?为什么还要瞒着我?难道小慕的话,都是骗人的?小慕,我明明那么喜欢你的——你还要骗我吗?”

不,不是——

杨慕颤着声,低声说道:“我配不上你。”

无论是身世,身体,还是性格,她都配不上江月白。

原来还是自卑吗......江月白笑得苦涩。即使是自己从小到大为了改变她做了那么多,依旧还是自卑得这么厉害吗?

从很久之前她就知道,杨慕大概是被领养的缘故,显得内向而沉默。

她让自己变得笨一点、傻一点,让自己多依靠杨慕一点,觉得这样就可以让杨慕知道,她是很重要的,是很有价值的。

杨慕不愿出门,她就总是拉着杨慕出去逛;杨慕不愿说话,她就总逗杨慕说笑;杨慕不愿交友,她就把朋友介绍给杨慕——即使最后依旧徒劳。

杨慕被欺负,她就护在她身前;杨慕被嘲笑,她就跟在她身后;杨慕被冷落,她就陪在她身边。

不为别的,单纯是不想在看到那个小女孩悲怆的神情——明明在一个充满美好的世界,那个女孩却游离在美好之外;明明即将迎来皎洁的月光,那个女孩却哭着追逐夕阳。

那一次欺凌事件之后,她彻底明白了,杨慕是个温柔又坚强的人,大概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对她这么好了。

可是,这样似乎反而让杨慕的“实现价值”变成“赎罪”了!该死的!自己还是忽略了她的感受!

江月白的目光变得狠狠的,她把杨慕拉到床头,用衬衣拧成的条把杨慕的右手绑在床头。然后拉起杨慕的左手......

杨慕惊恐地看到江月白快速褪去了自己的衣物,露出茭白的肌肤。江月白扯起她的左手放到身下......

“你想做什么!住手!”杨慕全力挣扎着。

“没事的哦小慕——咱只是帮你克服心理障碍呀~”江月白轻笑一声。“嗨呀你别乱动!小慕乖,听话!咱控制不了你的手辣!”江月白一瞪眼,用力一拧杨慕的手,掐起她的两根手指往自己身下伸去。

“不,不要!江月白!你疯了!阿姨!妈!孙月宁!快来啊!”杨慕疯狂挣扎着,大叫着,青筋暴起。

“嗷,没用的哦,妈妈已经出去了,毕竟‘家里已经没有烫伤药和红花油了’。”江月白直勾勾地看着杨慕。

“不,江月白,你听我说——这件事我们慢慢谈。你先停手,我什么都听你的!江月白!我求你——我唔——”杨慕急切的话语戛然而止。

“小慕,我爱你哟——”她低头吻住杨慕的唇,然后狠下心来,扯着杨慕的手指往自己腿间移动。

“小慕,你继续挣扎的话就会伤到我哦——”在江月白挤出一句话之后杨慕就不敢动弹了,只是大脑一片发木。

江月白像茉莉花上的一只蝴蝶,轻盈而曼妙身姿随着风声律动。她绝美的羽翼轻轻颤动,茉莉花蕊中芬芳的汁液尽数流出。清澈的露水使她晶莹而娇媚,馥郁的花蜜使她热烈而酥软。

蝶影翩翩飞舞,仿佛得到了至高的欢愉。

只是两人睁眼的时候,对方都是泪流满面。

“好啦——”江月白满脸潮红地扯出一个笑容,“这下小慕要对咱负责啦,而且你不会配不上一个浪荡的女人——六一快乐哦,小妹妹!”江月白拥住杨慕,蜷缩在她的怀里。

杨慕看着自己满手的赤红泣不成声。

“行啦行啦,搞得像咱欺负了你一样——小慕你听着,我今生非你不可,无论将来有什么困难,我都不会离开你的,我会同你一起面对,我会让你也依赖我——嗯?你明白了吗?”江月白伸手捏捏杨慕的脸颊。

杨慕默默点了点头。

“好哒,那么,先清理一下吧,血沾到床单上被发现了咱俩就死定了!”江月白解开杨慕的手,叉腰笑着。

“我的手好像脱臼了......”

这就有点尴尬了。杨慕表情扭曲。

“咔——”试探性地接一下,还真成功了......

“唔额!”江月白打算下床的时候一个踉跄扑倒在地上。

“江月白!”

“呼呼——没事的哦,稍微有点疼嘿嘿。哎不过很舒服的嘛!”江月白看到杨慕低落的眼眸急忙转口。

“小慕要不要试试?很舒服的哟——”

“嗯——你想要的话。”

“咳咳咳!不!咱不想!小慕要保护好自己!”江月白默默捏一把汗。

“嗯,还好床单没有脏,果然这个体位不错呢!”江月白笑**地看着杨慕羞红的脸。毕竟床单可洗不干净。

“小慕做噩梦尿床了。”江月白如此对孙月宁解释洗衣机里的床单。

夜深了,两人相拥而眠。

“小慕?”

“嗯?”

“答应我,有什么困难一起承担,有什么问题一起解决——永远不要离开我。”

“嗯。有什么困难我会和你一起承担,有什么问题我会和你一起解决,永远不会离开你。”

杨慕露出一个微笑。我该拿什么回报你呢,我的天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