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诊所里住进个美少女吸血鬼

四十九、幻象的女王

请君入瓮,这是密瑟尔和红烨一起提出的计划。

将红桃Q的行踪告知英雄协会,并借助英雄协会的影响力与行动力展开围捕,让红桃Q的行动放缓甚至是抓到她——这便是此次行动的目标之一。

无衣也是这样认为的。

但时间重新开始流淌后,无衣疑惑地朝身边望去却没发现密瑟尔踪迹的时候……

“……密瑟尔?”

疑惑地呼唤,无衣转身环顾四周,还以为那血魔是躲到了自己的视线死角,

这丫头怎么回事,不是都说了在别人老巢里要安分一点吗,怎么一转眼就又看不见人影了?

“别玩了,密瑟尔,”无衣稍稍皱眉,说道,“咱们还得接着调查呢,赶紧出来。”

……并未得到回答,反倒是多了一股强烈的不安。

无衣紧皱眉头,看了一眼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血誓戒指。这枚戒指正在散发出强烈的危险气息,直接传达了密瑟尔的感知。

怎么回事?密瑟尔她到底……?

.

“砰。”

忽然,无衣耳边响起一声轻微的响声,

一只手放到了他的肩膀上,即便没有使劲发力,也让无衣感觉浑身一紧,

“你好。”

耳边传来少女的声音,无衣后背满是冷汗。

刚遭遇了一转头密瑟尔就不见了这件事,现在又忽然被一个女人给抓住了后背,无衣这回是吓得魂不守舍,若不是周围还有人他大概会当场叫出声来。

“咕……”无衣吞了一口唾沫。

他鼓起勇气,战战兢兢地转身看向背后那伸手放在自己肩膀上的人。

可这一转身……无衣却看到一头靓丽的黑发,还有她那身黑色的学生裙装,以及她朝自己做出的噤声手势。

她拍打无衣肩膀的手挪到了无衣背后,轻轻按着,整个人都缩在无衣背后。

“嘘,别出声,我就在这里躲一下。”

流星朝无衣耳语道,无衣也不敢动弹,只能轻轻点头同意她这奇怪的要求。

但她为什么会忽然躲在自己背后?她刚才不还坐在大厅另一处角落的椅子上吗?

这样想着,无衣朝流星之前所处的位置望了过去,却在椅子上同样看到了与身后这少女一模一样的“流星”。

什……?!

无衣惊得浑身一抖。

这不可能!如果刚才那椅子上坐着的是流星,那自己背后这个人是谁?!

“被你发现了吗,”察觉到无衣视线的变化,流星在他耳边耳语道,

“那是全息影像,用来迷惑视线的。”

全息影像?

无衣定睛看向椅子上的“流星”,鬼人之瞳发动,确实从眼中辨认出了那全息影像与正常视觉的些微不同。

说起来英雄协会里确实有一名擅长控制光影的S级英雄,【幽影】正是她的英雄称号。

确认了流星对自己似乎并未抱持恶意,无衣稍微放松了一些,可对密瑟尔的担忧却又上升了几分。

血誓戒指能感受到密瑟尔紧张的情绪,可她刚才到底为什么要解除时间停止独自离开?她现在又到底在什么地方?

在重新看到密瑟尔之前思考这些并无意义。

“……你叫无衣,对吧。”

身后的流星忽然说道,无衣愣了一下惊恐地回头看向她,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

但流星却只是静静地站着,用无衣的身体挡住自己,朝他说道,

“我没有恶意,只是单纯的问你的名字而已。”

“我们刚才在街上见过一面,我注意到了你包里的协会大厅排号单,还有你手上的血誓戒指,就去大厅里调查了一下。”

“D996号,登记姓名为无衣。”

淡定地说出这段话,流星看了无衣的后脑勺一眼。

沉默良久,无衣点点头。

不需要隐瞒,至少在一名S级英雄的面前自己不需要隐瞒这显而易见的真相。但她为什么会记得只见过一面的自己?这丫头的记忆力未免也太好了一点。

而且为什么自己会有一股奇怪的感觉呢?虽然流星说的都是正确的,可这些东西未免也太过细致了一点……

流星松了一口气,按住无衣后背的手也稍微加大了力度,

“协会大厅的业务人员跟我说了D996号的委托情报,他们并不觉得这是件值得注意的情报,打算作为废弃情报处理,我是独自前来的。”

“而且……你手上的血誓戒指,应该是与某位初代血统的血魔所缔结的契约吧?”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与你契约的血魔应该是真祖【弥赛亚】,对吧?”

“……(点头)”

无衣老老实实地点头回答,不敢因为流星说破了自己的身份就当场翻脸。

她之所以躲在自己身后应该是她察觉到了某种危险,这种危险似乎跟密瑟尔从自己身边的莫名消失有关,他也相信流星能在自己翻脸之前解决掉自己,

“你要杀了我吗。”无衣神色灰暗地说道,已经不抱希望了。

密瑟尔莫名消失已经够打击他的信心了,现在又被一个S级英雄给绕后,这还有什么说的?这不死一次都对不起流星这一**作。

就算她是协会的后勤人员,无衣也相信她的能力。

但流星却松开了按住无衣后背的手,轻声回答。

“没有必要。”

“你和真祖签订了契约,我相信真祖一直没有袭击人类就是因为你,我不能杀你。”

“刚才你身边的那个女孩子应该就是弥赛亚吧,”

“想给协会提供追杀者的情报,利用协会的力量对这座大厦进行围堵与调查,从而坐观鹬蚌之争享渔翁之利……若真的实现,这个计划倒还挺厉害的。”

“可惜,我们才是这大厦里的鹬蚌。”

极具理性的发言,无衣也没从她这段话里听出危险的语气,她是真的不想杀自己。

可稍微提炼了一下,无衣却挑出了一个让他后背发凉的信息。

“等一下,你刚才说什么?”无衣回头看向流星,不解地小声说道,

“我们才是这大厦里的鹬蚌……什么意思?”

流星眨了两下眼睛,精致的瞳孔里露出一丝不安,但转瞬之后便又散去,恢复成她刚才的淡定表情。

“我的意思应该很明显,”

“你认为是你跟弥赛亚走丢了,但其实从你踏进这座大厦的瞬间……你就已经被笼罩在心灵异能的范围内了。”

少女淡定地说道,手忽然伸到衣兜里,从里面摸出来一张扑克牌,

红桃Q。

这张扑克牌是今天早上红烨带来的。

起初无衣还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不过是一个代号或者名字而已,但在这种情况下再次看到这张扑克牌的时候无衣才感受到了一股异样的恐惧。

未知的心灵异能【红心女王】,流星又为什么会说自己刚进入大厦的时候就已经被笼罩其中了?

可流星怎么会知道自己兜里放着这么一张扑克牌?这到底……

“?!”

忽然,鬼人感知传来一股强烈的异样感,

就好像一切都在离自己远去,但与密瑟尔发动【世界】时候的感觉又不太一样,就好像——

好像梦醒来前的茫然。

“呵呵呵……真是有趣啊。”

“你还是第一个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察觉异样的人哦。”

“听说当人察觉到自己所处的是梦境的时候,他可能遇到两件事:”

“第一,继续自己的梦。第二,从梦中醒来。”

“可惜啊可惜,你应该是第三种。”

虚无缥缈的声音,伴随着剧烈的眩晕与鬼人感知的强烈危险信号,让无衣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梦?

幻觉?

幻象?

难道自己在进门后遭遇的……全部都是——

“噗!!”

利刃刺穿血肉的声响,伴随着剧烈到撕碎神经的痛楚,

“咳……!”

无衣咳出一口鲜血,低头,看向那刺穿自己心脏的染血尖刀。

真是、真是见鬼……

以往都是自己看别人被穿心攻击,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

“噗!”

尖刀抽出,鲜血喷涌,无衣控制不住地跌倒在地,

不能在这里死掉、要是在这里死掉的话、绝对会……

“红桃Q——”

脑袋里最后的思考就此告终,

无衣的意识沉入黑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