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护甲999999加反甲会怎样

第28章 恶棍上门

护甲999999加反甲会怎样 兔勃 2585 2019-12-03 19:39

第28章 恶棍上门

“耶鲁,欢迎回来。”

打开房门,迎接我的是黛娜甜甜的笑容,她张开小巧的双臂将我搂入怀抱。

哦哦哦!在外奔波一天,回家后幼妻的爱之拥抱让我瞬间回满血,仿佛之前身上所有的疲劳都会一扫而空(虽然本来就没有什么疲劳)。

“黛娜!!”

我高高地把黛娜紧紧抱住,感受着她的光滑的肌肤和柔顺的尾巴所带来的舒适感,我的内心仿佛被填得满满的。

“太近啦耶鲁。”黛娜娇哼道,但也拿我这种软磨硬泡完全没用办法,只好笑道,“你都是我们的首领了,是首领也该有个首领的样子啊。”

“嘿嘿,不过现在又不是在宗族内,既然是在外面我就只是黛娜的丈夫,而黛娜是我的娇妻,就这么简单,我对我的妻子撒娇有什么关系。”

自从在我成为首领后,能够像这样肆无忌惮地唧唧我我的机会已经十分少了,我十分珍惜这样的时光。

在我的甜言蜜语炮轰,黛娜也红瞳都仿佛要滴出水来,她娇嗔地锤了一下我的胸口,好似埋怨因为我的话太过令人害羞,但是把脸埋在我的胸口时黛娜还是不由自主地嘿嘿一笑。

“我也是,能够和耶鲁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我们俩的感情因为一次小小的误会反而变得更加浓郁,虽然昨晚魔化后的黛娜把我榨得不行,不过如此大胆的她让我更加兴奋和激动。

那小小的身子压在我的身上努力摆弄的模样,还有只要抬起头就可以将美景和结合的部位一览无余,简直美哉。

“真是,你又在想奇怪的事情了对吧!”

黛娜现在光是从我的傻笑便可以察觉到我的坏心思,她的脸气鼓鼓地,小手拽了拽我的鼻子,我尬笑着搂住她:“这不是我的妻子太可爱了嘛,我每天只要想到黛娜我就浑身充满了干劲!”

“哼,我才不信呢,你这家伙之前不也是对米莉亚这样露坏心思的。”

黛娜一撇头,又旧事重提,我嘴角一抽:“黛娜,咱们说好不提这事的。”

看到我那一副很苦恼的样子,黛娜心中获得极大的满足,她凑了上来在我的嘴唇上轻轻地碰了一下,然后美丽的红瞳从下向上看着我:“那你一定要保证,要永远爱着黛娜哦。”

“戴娜!!”

天呐,我这可爱的娇妻,又善解人意,到哪去找这么好的女孩,然而我却跟人渣一样,感觉自己内心受到强烈谴责。

“好了好了,来让我看看你的手,今天辛一天了吧。”

黛娜抓起我的手,她的柔软的玉手帮我按摩,在那指缝间流出的是淡淡的甜蜜。

“所以说今天收获如何?”

“啊啊,果然还是很奇怪呢,这里的年轻人不知道为何格外稀少,而且明明这里看起来还算是比较富饶的,至少满地都种满了庄稼,但是村民们看起来并不是很富足。”

不过具体的情况我没有细问,因为我也才刚刚和这里的村民搭上关系,并不敢过于详细询问他们的事情,深怕会引起对方的反感。

这一切的一切让我感觉很奇怪,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私。

“不过这些都不打紧,我们只管做好我们的事情就好了。”

“买到足够的食物,救济族人对么。”

黛娜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一切不会那么顺利。

“嘛,总之我会处理好这一切的,你们尽管等我的好消息就是了。”

我轻抚着黛娜的脸颊,她闭上了眼睛享受着我的抚摸。

“嗯,我相信耶鲁,耶鲁从来就没有让我失望过。”

当然,为了黛娜,为了我的家人,就算是豁出去这条命那又如何。

————————————————分割线——————————————

“姐姐,温蒂又尿裤子啦。”

“姐姐,晚饭还没有好吗?”

“姐姐……”

“姐姐……”

忙活完一天的活,回到家后一通“麻烦”犹如天降砸在温妮的头上,这让她感觉自己的精神都有些恍惚。

生活,是这么艰难的吗?温妮头一次感觉到活着竟然是这么一件痛苦的事,尤其是背负着罪恶的苟活,使得她的内心犹如封上了一层枷锁。

“好的,你们俩稍等哦。”

脸上带着笑容,勉强自己装作没有事的样子,其实心里已经相当疲惫了。

父亲啊,为什么要把这种沉重的担子甩给我啊,我根本做不到啊。

温妮自己还只是个懵懵懂懂的少女,她连养活自己的能力都没有呢,更何况是照顾好两个弟弟妹妹。

要坚强点啊温妮。

温妮不断地告诉自己,既然命运将这厄运投到了她身上,那么她能做的就只有忍受。

至少也得把弟弟妹妹养大到可以照顾好自己的程度啊。

温妮想到了之前耶鲁给自己的那一块魔晶,如果是带着弟弟妹妹们离开这里,到别的地方去生活的话,或许生活会更好。

但是这样就没问题了吗?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举目无亲,这样就一定可以生活好?

温妮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没有任何人生的经验,说到底她自己也不过15岁不到。

“好疼!”

做菜时一不小心切到自己的手,温妮只能自己含着手指竭力忍耐,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她的膝盖上也有些伤痕,一看就知道是在田地里工作时受了不少苦。

“我真的什么都不会啊,我什么都做不到。”

平日里都是父亲在打点一切,然而自己却不知道父亲的艰辛,也难怪父亲总是会臭骂温妮不懂事,她这样的确不行啊。

“父亲……你为什么这么过分啊,把我也带走不好吗?”

温妮咬紧牙关,然而就在这时突然屋子的大门被敲响。

急促的敲门声仿佛是魔鬼在门外徘徊,温妮深知这敲门声意味着什么,因为自己从小就很害怕这样的敲门声。

“开门!老东西!你这是不想活了吗!”

骂咧之声传来,温妮吓得身子一紧,明明应该去开门的但是她的脚却僵在原地。

父亲……父亲快去开门啊!

她在心中这么想到,可是下一秒温妮突然回过神来——父亲已经不在了。

“那,那个……马上,就来了。”

几乎是带着哭腔,温妮瑟瑟发抖打开了屋门,映入她的眼帘的是两名面容凶煞的男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