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护甲999999加反甲会怎样

第29章 恶的震慑(加更)

护甲999999加反甲会怎样 兔勃 2561 2019-12-03 19:39

第29章 恶的震慑(加更)

“老汤姆,你这混蛋是想……”

当温妮打开门的刹那,原本在那叫嚣的凶煞男人顿时眼前一亮。

“诶哟,原来是温妮啊,不好意思,我找你父亲有事。”

站在最前面的是长有一头暗淡黄毛的小伙,他身着崭新的皮甲,邪邪的眼神在温妮身上上下打量。

这种令人作呕的视线,已经不止一次了,在温妮还是小女孩的时候,这个人就经常这样打量着她。

温妮低着头,她的瞳孔在颤抖,手也不由地攥紧裙角。

求求你了,快点结束吧。

温妮撇过脸,她尽量不与眼前的两人对视:“那个……卢克阁下,我的父亲已经……”

卢克和迪尤尔,这是这两名男子的名字,他们是这块领地的守军,平时负责向村民们收缴税粮。

对于普通村民来讲,这种职务的官兵简直是架在他们脖子上的刀,时时刻刻都要索他们命。

“什么!老汤姆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名叫卢克的守军大惊,然而他的眼神却没有丝毫的怜悯与悲伤,反而是一丝奸邪的笑意扬起。

“啊呀呀,没想到老汤姆这么不幸,他在生前我还曾跟他喝过酒呢。”

说是喝酒,其实是强迫老汤姆付账罢了,这些守军平日里的行径村子里那个人不晓,看到这些人村民们躲都来不及呢。

听着卢克的絮叨,温妮一直保持着那种警戒的姿态,看着那副像小动物一般“乖巧”的身姿,卢克仿佛看到了一块美味的肉。

“喂,卢克,快点把事情办好吧。”

卢克身后的迪尤尔催促道,卢克一副不耐烦的表情:“知道了队长,我这不是看温妮妹子伤心,想要安慰安慰她么,对吧。”

咧起的笑容是那么阴森可怖,如果说马贼们是黑夜中的恶魔,那他们便是白天的恶魔,即便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也可以肆无忌惮。

这就是权力,没有权力的弱者永远是被强权者逼迫。

好可怕!

温妮低着头,眼泪水都在眼睛里打转,她身子在颤抖,同时也回想起过去父亲也是这么经常被他们打脸欺负。

可是父亲不在了,一切的苦难都落在她的头上。

真是有趣呢。看到温妮这幅模样,卢克仿佛看到了什么玩具一般。

“好了温妮妹子,既然老汤姆死了,那么我就只能跟你要了。”卢克伸出手,嘴角上扬,“你明白的吧,该交粮税了。”

“等……粮税不是之前才交的吗!”

温妮一惊,虽然她年纪还小,但是可并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懂。

“哦,你说那个啊。”卢克一副了然的样子笑道,“那是你父亲欠下来的,你们家可是欠了不少粮税的哦。”

“怎么会这样……”

温妮感觉头脑一片空白。父亲刚刚去世,结果又是债款砸来,原本就已经感觉崩溃的她有种名为绝望的情感生成。

对于这里的村民来说,粮税是一笔巨大的负担,如今马列公国对外宣战,苛捐杂税一齐压在了人民身上,人民气都快喘不上来。

为什么这里的村民明明庄稼长势良好,但却一副吃不饱穿不暖的样子?问题就在这里,因为繁重的税收,村民们种的粮食基本上到不了自己手里,全部都在给国家种地。

“那,那个……要交多少?”

温妮怯怯地询问,她在心中祈祷着可以少一些负担。

然而卢克的笑音打破了她的希望。

“我也不蒙你,你可以看看这个。”

卢克将一张牛皮纸递给温妮,拿着这张冰冷的牛皮纸,当温妮看到自己家所欠下的数字时顿时面色苍白,牛皮纸都掉在了地上。

突然温妮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她全身乏力,一股从脚底而生的冰冷感传遍她全身。

“怎,怎么会……”

根本完不成的任务,自己家什么时候欠下那么多债务的,温妮完全不知啊。

“不好意思,今天请你至少交还一半的债,不然我们不好交差的。”

“一半……这根本做不到啊!而且我们家明明都一直有好好交税的。”

“哦?那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咯?”

卢克眉头一挑,虽然只是一个细微的动作,但是印在温妮的眼睛里却是如同猛兽在吼叫。

“不是,我,我……”

不要过来!求求你们,不要过来了!

温妮在心中呐喊,可是这声音只有她自己可以听到。

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这个孩子绝对会是个很棒的玩具啊。

卢克舔了舔嘴唇,他一步一步地向温妮靠近:“请你交付一半的税,不然的话后果你知道的。”

他慢慢向温妮逼近,一副要闯入屋内的架势,如果这头饿狼闯入了这个家,温妮这只小羊的下场可想而知。

哈哈,老汤姆这个老家伙把自己的女儿守得跟宝一样,如今他死了,看谁还能帮她!

卢克已经迫不及待了,他敢确定,无论自己做什么这个懦弱的温妮绝对不敢告诉任何人,她甚至连反抗都不会反抗的。这样的温妮最终将会变成他的玩物。

不要小看这些守军,这种事情他们绝对干得出来。

“呐,队长,不如这里就先交给我,你到别处……”

可是就在卢克的脚步刚踏入这个家门之时,突然之间他仿佛看到了一阵猛烈的寒风吹袭来而来。

冰冷的空气仿佛只是轻轻碰到皮肤就会让你全身冻结,只要稍微一不小心就会整个人被吹飞,卢克吓得瞳孔皱缩,头发也是高高竖起。

什,什么情况?!

卢克的脚僵在原地,明明气候还是很温和的,但是那种寒冰刺骨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可是他晃了晃头,却发现周围一切正常。

幻觉?卢克不知道,但是就是在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生命要被冻结,死亡的味道是那么清晰,他敢确定如果自己敢向前再跨一步绝对会死!

什么人!究竟是什么东西在里面?

卢克额头冷汗直冒,察觉到其不对劲的迪尤尔刚想询问,突然间他身体一怔,好似在旁边的一扇漆黑的窗户后面有视线投来。

漆黑的房间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但是那股令人窒息的气场仿佛是从洪荒猛兽身上传来。

突然间,迪尤尔看到什么一对猩红之光闪耀了一下,他的灵魂受到了震慑,险些一头栽在地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