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浪漫青春 让现充爆炸吧

第四章,金色希望为其照耀(1)

让现充爆炸吧 何处醉 2390 2019-12-03 11:30

头疼欲裂,在假期的最后一天疯狂熬夜,眼皮下的黑眼圈像烟熏妆一样,差一点就被门卫大爷以化妆为由而被拦在校门口了,不过付出代价得来的,是一篇完整的短篇小说。尽管我并没有想好如何处理。

“各位学生会的同学们注意下,学校的艺术节将在本月下旬举办,本周会选拔节目,选拔现场和正式会场都需要志愿者,接下来请奚愿逢来公布人员上的安排。”坐在讲台前的德育处老师叫奚愿逢上台,而易尘则将手机交给了奚愿逢。

周围异常的沉默,因为比起认真听台上公布的事物安排,还是社交软件中朋友的动态更新更吸引人。

“选拔时间有三天时间,期间将有时雨总务负责安排与秩序,下旬正式会场的秩序会由易尘秘书长负责,而我则负责全部的管理与调度,有问题请直接向我反应,详细的安排表已经发在了交流群里,还请各位注意。”奚愿逢先是微微鞠躬,毫不怯懦的表达可与她平常所表现的形象不同。

“会议后,还请秘书长和总务来找我一下。”言毕,又是轻轻一鞠躬。

“好了,事情都差不多交待清楚了,接下来说一下清洁问题……”德育处另一位男老师开始长篇大论,这些通通被我忽视。

我更在意易尘没有打招呼就将我安排成第一负责人,虽然我知道他自有他的道理,因为在公布安排的时候,第一排有一个人全程紧皱眉头,那个人可不是整天忧愁人生苦短为什么没在家看番剧的易尘,是另外一个男生。我不认识。但坐在第一排的,一般都是主席团的干部。

我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又被当枪使了,被卷入明争暗斗中了啊,不过当初被诱使加入的时候就做好了被利用的心理准备。

但我还是需要求证的,会议室第一排共六个座位,今天却只入座了三位。而且会议结束后奚愿逢根本没有等我,只是朝我微笑后就离去了,她清楚我知道应该去哪里找谁。

“什么?你问男生?哦,你说许安远啊,你要知道政治正确有时候比什么都重要,他是团委副书记。帮我拿一下。”正在那布满灰尘的图书室中寻找档案的易尘,将一本封面上布满灰尘的文件册递给了我。

“为什么是副的?”我拂去文件表面的浮灰,那娟秀的金色字体正配‘金色年华’四个字。

“正的书记就是那位德育处老师。”易尘趴下梯子,而这个时候奚愿逢和司空翼正在那干净的座椅前享用着午餐。这也算会议后找主席报道了吧……顺带一提,我也知道了第一次来图书室时闻到的香味是左汐千定期喷洒的香水。

“喂,正吃饭,别把这灰尘堆里的文件拿过来。”司空翼瞪着易尘,话却实际上是对我说的,毕竟现在拿着文件的是我。

“好、好,时雨过来,这边还有桌子。”易尘不耐烦的挥挥手,将我领到另一张没有擦拭过的桌子前。

“忽视这些灰尘吧,这间图书室原本是档案室,改成图书室的时候完全没有想过地处偏僻会不会有人来的问题,所以一般没有人来。”易尘皱眉抱怨着,话说这间图书室好像还兼用文学社的活动室。

“来看这个。”易尘翻开相册一样的文件,各种集体照随之映入眼帘,每一页的第一张照片背景中都有印有第几届金色年华艺术节的红色横幅。

“这些……都是过去艺术节的记录吗?”翻阅着这些富有年代感已经泛黄的照片,从黑白到彩色,每年的人物都在变化,但摄影师的名字却从未变过。

“没错,你明天就要负责选拔现场了,届时我都不在场,麻烦不会少,但也是种锻炼,明天初中部后天高一,大后天是高二的,看看这些资料对你会有所帮助,我先去吃饭了。”易尘一边说着,一边拍掉手上的灰尘,与司空翼他们同坐在一张桌子上打开了自己的便当盒。

真是欢乐……这一张张过去的照片中无不透露庆典般的喜庆,无论时代如何变迁也没有影响到人们在庆祝时那份喜悦的心情,真是厉害的校园活动,这就是所谓的文娱活动吧。

文件中有详细的现场照片和文档备案,参考价值很高,当我翻到最后一张照片时,我看到了站在旁边的奚愿逢和左汐千,以及角落里出现的易尘,没有找到司空翼,但他的名字出现在了附加的文档里的署名处,另外还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名字,白泽……总务。好像有些耳熟。

“哦,对了,时雨,选拔为期三天,三位副主席会轮流和你搭档,明天和你负责初中的,是白泽。我们的人。”易尘把最后一句话的语调故意弄得深沉,摆出黑道老大哥的样子,无间道一样,他大概就是那三个偶像出道的黑道小弟的老大。

“白泽啊……他有时候会嘴碎,别轻易搭他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情报给泄露出去了。”一旁听着我们对话的司空翼说道,但反倒是令我好奇对方是个怎么样的人了,问道:“情报吗?什么情报?”

“对他来说,什么都能够成为情报,和他说话的时候还请注意点。”端庄喝着茶水的奚愿逢突然说道,语气中似乎蕴含着一种……幽怨吗?司空翼苦笑解释道:“小逢好像特别不喜欢白泽。”

“因为他总是像喇叭一样把知道的都说出去。”奚愿逢埋怨着,谁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渊源啊。

“但是你们的事他可是好好保密着。”易尘尴尬笑着,在帮那个人打圆场。

司空翼学着奚愿逢的样子埋怨起来:“如果没说要把他灌进水泥成为这个城市的一部分,他大概早闹得人尽皆知了。”

“喂喂,话题为什么真的黑道起来了啊。”我合上厚重的文件,走到他们面前,桌面还有一份未开封的外卖盒,那是我的午饭。

“等你明天下午见了就知道了。”易尘耸耸肩,这令我对明天有了不好的预感,甚至吃饭时差点哽噎。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暂且不提对于新人物的感想,而是那些初中生的表演,无论是动作还是歌喉,别人都是要收费的,他们是要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