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召唤过来魔王的话还让我怎么努力

第十七章:流浪之物(5)

第十七章

“做下记录,平时上课时候我们可弄不到这样的魔物个体。留下的数据我会在下周上课的时候的使用。我希望你们能够记下来被我当成参考的笔记。要条理清晰,附带简介和自己的思考,顺便练练速写。”阿亏对着两个学生说:“看你们随身携带笔记本我很欣慰。”

而那两个孩子并不这样想,甚至还后悔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要带着笔记本。

一般来说只要是使用魔法的都会带着笔记本,因为总有些太长的咒语难以被记忆。需要靠着这种办法来进行咏唱使用。

偶尔也会担当记录的功能,反正基本上大家都会选择活页纸,这样的话在记完以后就能在合适的时间取出来后重新装订到合适的笔记当中。

这也导致了原本好好的一次外出野餐变成了在外考察,这种就算是出来也要学习的感觉可真的是让人感觉全身都难受的不得了。

而它们要记录的家伙就蹲坐在很近的地方,没有绑绳也没有用束缚,就让他们坐在那里。鹿男盘膝的坐着,而狼妹缩的蹲坐在他的臂弯里。用凶狠的眼神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家伙。

那是白,这家伙现在在毫不客气的享用这些孩子的野餐项目。对于这狼威胁的眼神毫不在意。

只要她坐在这里,这两个人就算是什么都不用束缚住,也不用担心它们乱跑。虽然阿亏还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是这两个魔物似乎很怕白。

“之后要杀了我们吗?”艾尼抬头看着白:“我疑惑于你们为什么要犹豫。”

“别问我,是这家伙让我留的活口。”白指了指站在那里的阿亏,这家伙也一副痴汉的表情坐在那里做着笔记。

艾尼愣了愣,看着这家伙心生疑惑。

这里在场的任何人里,只有阿亏被无视掉了。这家伙连魔力都无法从身上察觉出来,要么说明这家伙有着很高明的隐藏自身的手段,要么这家伙就是普通人。普通人在这里不逃跑本来就是个应该被夸耀的勇士,但是现在白却说自己要听这家伙的。

真的乱套了,逻辑都乱了。

“你们杀了来桔子园的人,对吗?”阿亏记完了最后一页,抬头看着艾尼。

“当然。”艾尼不打算隐瞒,他只是奇怪为什么要问这个多余的问题。

“多少人?”

“不知道。”

“你没记吗?”

“应该不少,二三十个总有了。”艾尼带着点嘲讽的声音说:“还有好几个趾高气昂的样子的家伙,看起来以为是把我们给小瞧的家伙。”

“根据人类这边的法律,你们会被绞刑,在中午的市场由圣行者执行。”

“哈!真是群讲规矩的家伙,明明你现在就能动手,却让我等到明天早上?”

“但是在魔域当中并没有这一项法律,应该说我们没有统一的法律规定,都是个家族当中的家规。至少阴鬼使的家族当中没有这一项。”阿亏顿了顿说:“给个选择,跟着我们回到魔域。不然就去人类的领地当中接受绞刑。”

“你不是来杀我的?”

“我是魔域的人,我在这里按照法律来说也是要被绞死的家伙。我很讨厌那种法律,太过大惊小怪,人总会死,没必要为了杀人而单独的设立惩罚。”阿亏皱了皱眉头说:“你为什么不通过呢?别告诉我是没有办法通过屏障,你们怎么过来的再怎么回去就好。”

“那你是阴鬼使吗?”忽然,艾尼意识到这一点,声音慢慢的低沉下来。

阿亏意识到这家伙的语气有点不对,他愣了愣,大概明白这孩子和阴鬼使之间有所过节。

可是还没有等他回答,白甩出来手中的果核,侧面集中了一颗极快的石头。只是晚一瞬间这石头的动能就足够贯穿阿亏的脑袋。

“如果掩盖一下你灌注魔力的流动,就是一次更完美的暗杀。”白随口评价说:“而且你也应该选择心脏而不是脑袋。头骨很结实,相对柔软的脖子和肺,心脏之类的地方会更加合适。”

艾尼咬紧了牙齿一言不发,没啥好说的,自己的小手段都失败了,现在就算是被反击砍头都只能认栽。

阿亏有点犯怂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刚才是真的好险,只是差一点自己说不定就死掉了。那块石头的从一个很奇怪的角度射过来的过来,如果不知道的还会以为是林子里藏了人。在场的人也只有白注意到了那东西。

靠着这样的技巧,的确击杀普通人是过于简单的事情。

“你跟阴鬼使有仇?”

“哈,你觉得我这样东西是怎么出来的?”艾尼带上了嘲讽的意味:“靠我们拿到的那些实验数据有帮上忙吗?”

死寂后,阿亏实实在在的打了个寒战。

“是他啊。”阿亏轻声嘟囔,看着坐在那里的两个孩子,自己也慢慢的坐在火堆旁边。

“我确认一下,你们以前是人类对吗?”

“不知道,我们失去了很多关于过去的记忆。”艾尼抱紧了艾拉:“但是我们记得自己被关在笼子里听到的东西,你们用我们这些没有用的贱民做实验来得到好用的论文素材吗?真是群该死的家伙。”

“这只是部分阴鬼使才会做的事情,对吧?老师?”莉莉丝有点慌张的问。

这两个孩子看起来不比她大多数,尤其是被护着的女孩估计和自己同龄。如果阴鬼使以后会让用这样的孩子做实验,她真觉得有点令人作呕。

“他叫门罗,是我朋友。”阿亏淡淡的说:“他有一天给我提过用两个孩子完成的异化实验。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所以转而变成了投放实验。我没有细问,毕竟他只是来喝咖啡,没有必要知道太多的细节。”

死寂后,瓦尔斯往后面挪了挪,求助的看着旁边的弥。

弥没有多说,只是拉下来半个围巾,让自己的剩下半张脸上布满鳞片。

这只是在说明自己也是一类人而已,阴鬼使都是一类人,根本不是一部分会这样做,而是更加广泛的范围。

大概就是人均变态的程度,显得阿亏这种稍微有点良心的人都是异类般。

也难怪圣行者一直都不愿意和这群家伙建立更好的关系,它们遵循的价值观准则和人类的差距极大,就连野兽都显得比他们更加的仁义。

莉莉丝还想反驳些什么,但是忽然想起来自己的父亲也经常在地下室做着类似的实验。她没有细问内容,但是知道只要自己好奇他就会原原本本的告诉她,根本不会感觉有负罪感。毕竟大家都这样做,这是一件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事情。

“哈,哈哈。”艾尼笑了,笑得如此的开心和绝望。开心在它从精神上让这群家伙知道自己有多混蛋,绝望在自己什么都无法改变。

毕竟现实如此,无论找什么漂亮的说辞结果就在那里。

“不过至少你们跟我们回去的话,我会保证你们的安全。”阿亏叹了口气说:“你们也大可以放心,那个家伙不会再来找你们的事。”

“为什么?因为我们只是他的实验品吗?”

“不是,根据我们现在和圣行者的停战协议,他的这种做法毫无疑问触及到了底线。他就算是看见你们也不敢正大光明做什么,毕竟我们只要告发了他,虽然不会死刑,但是十年的牢狱之灾也够他受的。”阿亏顿了顿说到:“你见过我们的地牢吗?里面只有大蜘蛛,僵尸鼠和腐烂的尸体。蹲在那里面的人多半都自杀了。”

“那我想问你们对我们两个有企图吗?”艾尼可不相信这家伙,这个家伙怎么看都不像个好人:“我劝你还是杀了我们吧,给个痛快的很难吗?”

“我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你还是想活着不是吗?至少让你揽着的那个女孩活下来。”阿亏蹲坐在地上看着一言不发的艾拉:“她很相信你,直到现在都什么都不做,只是看着一切的发生,她这是做好了和你一起死的心理准备吗?”

艾尼愣了愣,然后一边笑着一边摇头。

“你觉得呢?艾拉?”艾尼拍了拍她的肩膀:“开始吧。”

话音落下的瞬间,血花绽放,阿亏下意识的用手护住脑袋,感觉手上沾满了黏糊糊的东西。

“可别小瞧我们的决心啊。”艾尼还在笑着,似乎完全感觉不到疼。

艾拉用爪子刺穿了自己的身子,同时贯穿了紧贴着她的艾尼。那女孩仍然面无表情,即便是半条胳膊都插入了自己的腹部。

它们被强制的分开,胳膊被白强行**,丢在一边。

时间仿佛开始倒流一般,那些血液忽然停止流淌,甚至倒向的开始回溯。同时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来恢复伤口。

“喂,阿亏,我又在任务之外阻止了两个家伙去死。之前你已经答应了我一顿烤肉午饭,这次你打算给点什么?”白转身坐回去,看着两个因为疼痛在地上盘踞的家伙。

“中午去城市里吃,菜单你拿着,想吃啥点啥。”阿亏捏着自己的太阳穴来让自己冷静下来。

刚才的自我了结出乎了阿亏的意料,完全不拖泥带水,甚至连心脏都给破坏了。要不是因为本身是魔物,在血液完全停止流动前还有一口气,不然就瞬间死掉了。

而接下来白轻描淡写的阻止了这一次已经接近卫生的自尽,更是让他感觉自己的内心某处产生了些许的恐惧。

他有点头疼的挠了挠自己的头,扭头看着被惊了个呆的三个孩子:“那个,你们的帐篷我借用一下,回去后给你们还个新的。”

“您用就是了,本来就是一个不算好的东西。”瓦尔斯挠了挠头,看着他把布扯下来后裹住了这两个家伙的身体后用绳子绑在了一起。然后白轻轻松松的背在身后,阿亏走在前面。似乎就打算这样离开。

“那是你的老师吗?”他犹豫的问,刚才的事情对于一个人类来说还是触犯了很多生理上的忍耐底线,所以一直都没有好意思说点什么,生怕自己一张口就是破口大骂。

“嗯,”弥点了点头:“很讨人厌吧?”

瓦尔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扭头默默的看着弥。

“你以后会成为那样的阴鬼使吗?”他轻声问:“你也会用这样的孩子做实验吗?”

“放心吧,我以后不会成为阴鬼使的。”弥顿了顿说:“我只是希望能有个地方安安静静的生活。”

“是吗。”瓦尔斯的目光慢慢的暗淡下去:“这样的话,就代表我们永远都不会见面了吧。当我成为圣行者后,我将受到严格的管控。虽然我一直都在尝试着和这个小教堂的里的规则做抗争,但是我到时候,估计也会变成那些严肃的按照规矩办事的人吧。如果真的再见面,我......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弥拍了拍他的肩膀,瓦尔斯回头看见他拉下来围巾给自己一个笑容。

“成为圣行者是个向善的决定,这是好事情,和我有本质上的区别。”弥顿了顿说到:“我只是选择不成为一个坏人而已。我没办法成为一个好人,只能选择让自己错的不算太多。”

“你的意思是我以后会变成一个坏人吗?”莉莉丝有点不高兴的看着弥说。

“我没这么说。”弥看着莉莉丝站起来,简单的整了整自己的头发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弥:“你这样让我很火大。”

“为什么?”

“我不希望学校里唯一能威胁到我第一的家伙会是你这样没有斗志的人。”莉莉丝掐着腰说:“我会成为阴鬼使......然后证明我们可以不去做那些有损阴德的事情。”

“但愿如此。”弥顿了顿说道:“那等你成为了伟大之人的时候,可千万别来给我找麻烦。”

瓦尔斯坐在那里看着这两个家伙,无奈的笑了笑。

“我们的野餐算结束了吗?”他提醒道:“还有点东西没有被解决,一只整鸡,我相信它会有好的味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