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温暖的蛇

第二十二章 潮湿的秘密

温暖的蛇 akila夏 1606 2019-12-03 11:30

既然答应了胖虎,我便在第二天早上去岔路口接他。

“童童,最近我家发生了很多事,非常多事,我不能失去冬生,”这是我必须要告诉胖虎的,“你不能总想着去依靠别人,我们都有自己要做的事和该走的路。”

天哪,我亲爱的上帝,请原谅我说出这样残酷的话,也请原谅我无知的,将这个人的血亲葬送到海底的弟弟。

“这对你来说并非坏事,”胖虎,这对你来说真的并非坏事,就连你残忍的父亲都会因此愧疚,这是你喘息的机会,“你要好好活下去,你可以好好活下去的。”

我将手中紧握的蝴蝶结递给他。这原本是骗妈妈童童过生日得来的钱,其实童童没那么快过生日,快过生日的是胖虎。

“童童,你快过生日了吧,祝你生日快乐,平安健康,”我说,“你哥哥不是坏孩子,他真的很爱你。”

胖虎接过蝴蝶结,没有看我,他的眼泪即将汹涌而出,脸上出现隐忍复杂的东西。

我们已经到达钢琴教室,胖虎先推开门走了进去。

我捂住嘴站在后面,冬生也一脸惊讶地盯着我。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说了?”他挑起嘴角,调整手上的绷带,露出手指,推门进去。

吕老师站在台上讲:“今天自由练习时间有谁愿意自荐呢?”

冬生举起手,他并非用自己的钢琴,而是走到讲台前坐下,查看绷带没有挡住自己之后,将纤长白皙的手指放上琴键。

是贝多芬的「symphony no. 5 in c minor op. 67」?!

那是命运交响曲!是末日之声,是上帝震怒的雷电!

冬生从未弹过贝多芬,他喜欢巴赫,莫扎特。

我看到吕老师瞠目结舌,我看到胖虎惊讶的表情,我看到同学膜拜的眼神。

大家为冬生站起身来鼓掌喝彩。

我没有为他鼓掌,我为他的手感到担心。

果然伤口撕裂了,有红色浸染出来。

他此刻的黑眼圈简直快要蔓延到下巴。

他一声不吭,上完课后回到家洗完澡径直躺我床上,头闷在被子里。

我怎么叫他,他都不打算理我。

我抓出他的手,解开绷带查看情况,还好其中一个稍微有点裂开,涂上药之后他便又缩回去。

整个人捂在里面像一个巨型馒头。

等我跟爸妈聊完天,收拾琴谱洗完澡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不知道冬生睡着了吗?

我钻进被子,摸索到他被自己抓伤的手,轻轻握住他。

我们的伤口重叠在一起,在这样的黑暗中,感官全集中在皮肤上,我甚至能感觉到冬生毛细血管的流动。

“你好热哦。”被窝里传来冬生瓮声瓮气的呢喃,“为什么呢?是因为姐姐内部的温度要比我高吗?”

我想了想说:“我不知道诶?人的内部会不一样吗?”

冬生没有回答,迎接我的是短暂的沉默。

他突然收回那只受伤的手,往上,准确地停在我面前,撬开我的嘴唇,往里伸进去,进入那绝对柔软的,温热的,滑腻的,湿润的内部。

“好温暖,”他去亲吻我的额头,手指往更深的地方去,指腹细细抚摸上颚的褶皱,触碰到尖锐的牙齿轻轻呻吟了一声,“好疼……”

我想说点什么,舌头却被他恶劣地按住。

“你突然变得那么能说真是吓了我一大跳,”冬生的香味将我淹没,“你嘴里长什么东西代替你说话了?”

我嘴里什么都没长,冬生什么异常都摸不到。

涎液即将从嘴角楼下,冬生抽出了手。

被抑制的呼吸终于顺畅,空气涌入鼻腔和喉咙,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窗外是没有蝉的叫声了吗?

我第一次缩在冬生怀里,原来他不仅仅只有跟我一样的沐浴露的味道,还带着下雨天和薄荷的气息。

听不见任何虫子的叫声。

夏天真的结束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