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异世界的乐趣难道不是只剩抽奖了

第十章

看着黑雾就像肥皂泡被针一戳那般‘啵~’的一声碎裂开,顾瑶早已拉着已经化作原样一副病恹恹模样的红狐狸崽退开好久。

“……”

完好无损,嗯,不止如此,可以说精气补足,似乎比之以往要更盛的清冷女子,神色莫名看了眼怀抱狐狸的顾瑶,面对着空中游离的黑气,看着它们不断重复对自己的恶意开始重新聚拢,手指迅速结了个法印,清辉之气瞬间荡遍之前浑浊,眸中闪过精光,对着它口中轻声喝道,“封!”

一时风云起,周遭产生一个小型旋涡,反将着欲聚拢起的黑气,如数吸收殆尽。

“嗒~”转瞬间,一颗黑色小珠便掉落在这青石砖面,李求缘屈着身子,将它捡起,眸子盯了许久,不同面都是不同恶鬼相,熟悉与不熟悉,似呼啸,似怒吼,只是默默摇摇头,小心收起。

“啊呀~解决了呢?求缘大人不愧当世奇才,置之死地而后生,而且修为似比之前更近一层?”这可真是传统的主角模板呢!顾瑶笑着对上投来的视线,倒并不是太在意,既然之前容易走的时候不走,现在要走也说不过去,而且现在这人要留自己多半还真能留得下。

“……”

“你的目的?”李求缘面对着她,一脸复杂,按理来说她应算自己的恩人,但是要是没有她,大抵也能解决,而且自己也不至于那么狼狈。只是这也假设而已,救了自己这是事实,尽管,最后那份屈辱也是真实,嘴巴被…但一想到这可能是对方为了掩人耳目送药才这么做的呢?而且也确实取的很好效果,就又…

总之很复杂。

“说出你的目的,在不违反人伦前提,我会满足你。”但有恩还是要报。

“这个啊…说实话,我就是来救这小东西的,若非求缘大人有意为难,我早已达成目的。”提拉后颈,将恹恹的狐狸崽给她看看。

“……”扫过一眼,神色淡淡,摇头,“我并未打算为难于他。”

“那真是谢过求缘大人了。”眨眨眼睛,思忖一番,又道,“那为何对我百般为难?”

“……”沉默,又继续开口,“时机特殊,你很危险,不得不防。”

“特殊呢?就是那东西吧!”顾瑶不置可否,“完全怨念集合,对求缘大人恨意基本占据它们全部,那到底是什么?”

“……”

“不要总是沉默,虽然求缘大人是长着一副不善言辞的脸,但该说明的地方还是说明一下的!”顾瑶对这种总需要时间思考自己要说什么的说法方式有些小幽怨。

“嗯…”李求缘这样看她,打量一番,开口,“青丘狐。”

“叫我顾瑶就好了。”所以青丘狐和自己这么相像吗?这位可以说是权威,最后也只是给出这般评判。

“嗯。”点头,又是摇头,“罢了,即使是上次人妖大战,你们一族也没有妄造杀孽,说来若非其中因由,你们一族更可能是选择避世吧!终究还是我们除妖司自己惹的祸事~”

“今日得了你的恩情,封印了它,也就与你说说吧!”李求缘顿顿,“夜晚风大,容易受凉,去我的居所吧!”

“……”

“你在担心?无需如此,我李求缘并非那般忘恩之人。”李求缘见得对方顾虑,这般补上一句。

“嗯?当然是信得过求缘大人了。”顾瑶笑笑,“只是人家这要进了求缘大人家的门,多少有些羞涩也不知求缘大人给人家什么名分呢~”

“……”

……

………………………………………时间分割线~…………………………………………

“上次人妖大战你了解多少?”李求缘点燃了油灯,明黄烛火摇曳,照亮双方面庞,回头这般看着顾瑶问道。

“嗯,也不算多,只是在这听了几日说书,当初大战,妖族来势汹汹,人族式微,眼见颓势不可改,人族将亡之际,求缘大人,横空出世,以绝对的实力扭转乾坤,力压几大妖王,并定下‘若李求缘一日在,妖族侵犯人间,皆依人律处置。’”

“求缘大人,我说可有什么不对?”

“……”看着摇摇头,只说,“那时求缘不过二十有余。”

“嗯?哇~求缘大人不愧当世奇才!”

“真是,那里当得?”似自嘲哂笑一声,“求缘若这般天才就好了,只可惜不是,那并非求缘一人之能。”

“是这样吗?”

“若求缘有这般能力,为何不早早出来,何故等到人族被压迫至此?”

“……”不是因为这样才显得主角的气场,扶大厦于将倾,救黎明于水火?

“那场大战只说求缘是英雄,但求缘实际并不是什么英雄,反而罪无可赦的恶人。”李求缘看着晃动火苗,轻轻叹息了一声,“大战死去的人族有近一半死于求缘之手。”

“嗯…”顾瑶自顾自倒上杯茶,喝了一口,“是那种因为出来太晚,所以觉得要是早一点出来,就能救上更多人,是这个意思吗?”

“并非如此,求缘不是圣人,并不会将此作为罪责揽下,这对修行有碍。”顿顿,“求缘所说是真正发生的事实。”

“呃…”

“顾瑶,你可懂血祭之法?”

“……”摇摇头,“听起来不像好东西。”

“血祭之法能迅速增长修者修为,但此法有违天理人伦~”李求缘阖了阖眸子,“煞气过重,德行有亏。”

“……”顾瑶眨眨眼睛,能快速增长修为,但是会有很严重的后遗症的意思吗?所以那一半人族是真的死于…等等,有既视感,吞噬人类,增涨修为这行为,怎么看,都觉得是妖啊?

“……”

“他们是自愿的吗?”顾瑶张张嘴,迫切想知道这个问题。

“……”

“可能其中有一部分,但那终究是形势所迫,毕竟两方都是死的选项,这般谈自愿也不过自欺欺人。”李求缘拿出之前的黑珠子,有些怅惘,“这浓烈的怨气,多少年依旧没有化去呢~”

“许是等我死后这怨气才会消散吧!那样或许不需要太…”

“呃…”唇被食指堵住了李求缘看着顾瑶的举动,神色莫名。

“求缘大人,还是禁言吧~”顾瑶摇摇头,“你可不能死,毕竟你死了那约定就不作数,而且…这怨气可不会这么容易消散,没听见它之前说得吗?杀掉你之后,然后把全部都杀了,可是很危险的~”

“所以您可要好好活着,长命百岁!”

“呃~求缘已过期颐之年。”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