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在异世界转生的老套路

第三章 名为十七

“统帅魔族的是蜥蜴人?”

“当然,如我所说,魔族只是一个笼统的称呼,与人族一样,是包含了各种族群的统称。”那个人似乎丝毫不受马车颠簸的影响,彬彬有理的回答我。

这就是跟在那只红角蜥蜴人身边,自以为无人可以得见,一脸欠揍的那个家伙。

据说是个恶魔。

并不是那种波涛汹涌前凸后翘衣着暴露的性 感大姐姐。

只是个高瘦的、长着两只大而扭曲的犄角,留着一撮山羊胡,穿着举止都格外考究的家伙。

传说中的恶魔。

啊,真是可惜。

既不是撒旦,塞缪尔,亚巴顿这样传统的称呼,也不是阿修罗、波旬这样佛系的名称,更不像迪亚波罗,墨菲斯托那样的……

噫,一不小心暴露年龄了……

不不不,我只是接触游戏比较早而已,毕竟我是高考完了穿越过来的……

它就只是个恶魔而已,不肯向我透露它的名称。

这么说在这个世界名称依旧是恶魔十分重视的东西吧?这个设定倒是很西方……

哎呀,咱是逃难出来的你能不能别跟我装的这么高雅了啊?咱一个土老帽看见你这么装的就想动手。

虹仔晃晃悠悠的爬到我腿上,我随手捏了捏他光滑q弹的大脑袋,然后轻轻挠了起来。

就像是都小狗小猫一样,当初从老鲲那把它要过来真是太好了。

这次能逃出来全靠它啊。

时间卡的正正好好。

本来吧,我们面临着一个相当尴尬的情况。

我们这边有二个重伤患者,基本是失去战斗力了。

那个恶魔呢……晃晃悠悠的感觉派不上什么用场。

我呢……单纯的一个肉盾,虽说是能挡住各式各样的魔法攻击但是……没个完哪成啊。

问我为啥不反击?

我不是才立过flag说十天不打算杀人么?

这特么就相当尴尬了。

恰好,就在这个时刻,我感到腹中忽然一阵绞痛。

当然这只是比较戏剧化的说法,真实情况是感觉放在腹腔里的灵核有反应。

不知是吸收了足够多的魔素,还是单纯的时间到了,虹魔从灵核中复苏了。

人家复苏了,我也不好把它关着吧?

我就在腹部开了个口把他放出来了。

那场面真的相当有画面感……想想看,一个人走在街上忽然肚子里钻出一条触手,然后一只大章鱼破肚而出。

当然,没有什么鲜血飞溅的画面,单纯就是我开了个口,它就顺着口出来了而已。

先前虹魔积攒的魔素基本都被我吸干了,故而这次复生没有办法变成像我先前所见一般巨大。

但出来之后,画面就变了。

这家伙一接触空气,就疯狂地吸收着周围的魔素,迎风暴涨到接近二十米长短。

虽然没上次大,但也相当震撼。

我尝试着与它交流,可惜的是这次重生之后这只虹魔本就已经很混乱的神智似乎遭到了进一步的破坏,完全无法交流。

大概就跟那只跑掉的青满一个级别,甚至更低。

好在这家伙不知为何认识我,而且比较亲近我。

然后这厮八只触手拎鸡仔一般不停地将近处的士兵抓起,顷刻间便吸干了其全身的魔素。

这个过程在魔素感知的作用下看的清清楚楚。

这家伙这么饿么……以后会不会养不起啊……

说起来,生物在全身魔素枯竭后会进入一个非常虚弱的状态,然而却并不会有生命危险。

因此那些被抓起来作为饵食得的士兵并不会……啊,你要吃完就丢么?喂喂乱扔垃圾可不是个好习惯……别、唉、别、轻拿轻放……哎呀你看你这不听话的……甩去了啊……那家伙死定了……无量天尊!

哦?那是什么?魔素波动。

那是魔法啊,好像能够减少物体下坠的势头,这样一看说不定这些家伙还有救啊。

当然了,士兵们也不是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的道德标兵,各式各样的魔法劈头盖脸的砸到虹魔身上。

——全部被吸收掉了。

虽然虹魔没有像我一样的,能够完全免疫魔素攻击的能力,但是它皮糙肉厚啊,这点东西打上去全然一副不疼不痒还很高兴有魔素送上口的样子……

于是我放任它在那里肆意妄为,扛起重伤的蜥蜴人去追我的马车。

那匹青满也没跑多远,还好我停车的时候忘了卸辎重,真把这马放跑了岂不是要我自己拉着车?

追上马车,我揪着马这通打啊,连打带训一样不落。当然了,也没使多大劲,主要是让他长长记性。

遇见事就跑那能行?

蜥蜴人还有跟过来的那个恶魔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目视我冲着青满连比带划的一通咴咴叫唤。

呔,看就看吧,我跟这帮没文化听不懂外语的家伙没啥好说的。

强行交换了信标之后,我将蜥蜴人在马车中安顿好,回头去找虹魔。

现场相当惨烈,帝国士兵溃不成军,伤亡惨重。

我正在犹豫该如何让吞魔素吞的正欢的虹魔与我一道离开,没成想这家伙见我回来很高兴的就凑上来了。

然后的事情就简单了,要求虹魔缩小后,我带它急速逃离现场,回到了马车上。

至于后面的军队,感知中他们并没有追来。

也就是说,谢天谢地,在我保住小旗的同时,我们成功地摆脱了士兵的纠缠。

这只虹魔吧,看起来像是个大章鱼,但似乎暴露在空气中也无伤大雅。缩小后就像只小狗一样,虽然骨板被保留下来,但是身上的刺都消失了。身体q弹水润,捏起来很有手感,又不像真正的章鱼那般带有黏糊糊的粘液。

可惜的是现在智力很低下,没法当做同伴来看待……不过当个宠物也不错。

小家伙挺亲人的。

于是我将它命名为“虹仔”。

别吐槽了,我起名就这品味,让我给起个名字还不如杀了我。

好比说这蜥蜴人就在询问我的名号。

我怎么回答?

报我的本名?汉语你也听不懂啊?

这可不是日式穿越那样浪漫的世界,闭着眼说日语都能糊弄过去。

说来也是,我一来到异世界遇到的都是老墨老鲲这样的家伙,这类生物虽然被归类为圣族,甚至老鲲还住在城里,但对于这群 交际圈匮乏的令人发指的“野生”的家伙们来说,姓名并不是交际必要的事物。

以老墨为例,虽然老墨告诉过我它的名字,但是那也仅仅就处于一种“有名字”的状态而已。平时完全没有用上。

它的眷属——树精小姐,祭司小姐都是称其为“墨森祖龙王大人。”简洁一点的有“墨森大人”或是“祖龙王大人”。我一般叫它“老墨”。对我呢,所有人都直接叫我异魔,尊敬点的还会加个尊称……

怪了啊,为什么要叫我“异魔”啊?按老鲲的说法“吞魔”“虹魔”“魇魔”不都算作“异魔”的一种么?名号来说他应该叫我“吞魔”才对啊?

不过排除掉虹仔,我是现在世界上唯一一只活蹦乱跳的异魔,倒也没啥可混淆的。

最为关键的是,祭司小姐那边我一直都是直接这样叫她,太自然了以至于我甚至都忘记问她的姓名了……

这就叫凭实力单身啊……

话又说回来,现在轮到我了,我该怎么回答呢?

编一个呗。

于是我选择了一个对我而言有别样意义的单词。

“我叫十七。”我对他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