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既为神姿启天下何需顾我独幽怜

“当然,我所说的为了自由而奋起反抗的人...”罗启泽自嘲一笑,说:“就我所知,大概只有我们天启这些人,和曾经的苍穹殿了吧。”

苍穹殿...这个名字好像在新闻里听过...

“即使不去仔细了解,仅仅是看看新闻,听听传言,耳濡目染之下,你也应该知道全世界很多反抗组织的存在吧?”

“我是知道啦,但是...感觉他们更像是恐怖组织...”

“没错,就是如此啊。没有力量,便只能乖乖接受现实。但获得了强大的力量后,人内心的欲望便难以遏制了。异能者法案的出现,强迫他们做出了选择。不想放弃自己得到的强大力量,又对不属于自己的地位利益念念不忘,呵...”

“反抗组织里,有救赎教会这种泯绝人性,纯粹只为杀戮与鲜血的邪恶组织,也有像非洲的巴尼木多圣援联盟一样,不接受异能者法案,宣布中立,但也会帮助穷苦的人,也会打击罪犯。对于这样的组织,异监局一直是采取冷处理的方式,毕竟他们也忙不过来。最多的,是像亚洲的黎明舰,欧洲的天宙星钢,这样的组织。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颠覆政权,自己为王。”

“...”原来这个世界,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平静...

“不知不觉说了这么多啊...其实你也用担心什么,继续没心没肺的玩就好,你之所以察觉不到,不正说明了我们国家国力强大,不容侵犯?”

“确实如此...我是说后面那句!不是承认我没心没肺!”

罗启泽轻笑一声,说:“话匣子一打开真是有些收不住了呢,其实这些,本来你也不用知道的。”

苏幽怜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快的说:“结果我之前那样说,还是没有改变你的看法是吗?我都说了...”

罗启泽按住了有些炸毛的苏幽怜,说:“不是的,我这样说,是因为年后,我准备让你去‘希冀’上大学,而在此期间,我的计划就要开始实施了,不出意外的话,你还在上学期间,计划就要完成了。”

苏幽怜愣了一下,着急的说:“你...你还不是想支开我!”

“不是,让你去上学也是计划的一部分,你可以好好享受你的大学生活,但是,我给你的任务,你也一定要完成。”

“嗯...好吧。”苏幽怜总觉得自己还是上当了。

罗启泽看她还是有些闷闷不乐,无奈的说:“既然作为组织成员,大家的能力你当然是需要了解的,不然怎么配合行动?所以待你异能觉醒后,我会召集大家,让你一起熟悉下大家的的能力。”

这次可完全不是敷衍了,苏幽怜这才有些满意的点了头。

不知道她的异能会是什么啊...有点期待。

罗启泽接着说。

“我所有的计划,步骤,都是为了一个目的...也就是你想要知道的,我们天启组织成立的目的,我们所有人的愿望...“

“我要,创造一个,没有异能的世界。”

苏幽怜本来还没有接受过来自己年后要去上大学的消息,马上,又听到了另一个冲击十足的消息,整个人都呆滞住了。

看着她呆滞的可爱娇憨的模样,罗启泽淡淡一笑。瞬间,心中没来由的一痛。

如果计划失败的话...

为了计划,只能...

不...不行...

...

27日早,苏幽怜早早候在大厅,等待着林澈来接自己去异监局。

话说为什么非得等林澈有时间了带自己去呢?

罗启泽叼着面包路过大厅,看见苏幽怜说:“呦,这么迫不及待啊,懒觉都不睡了?”

“当然!非常期待!”

罗启泽看着她,慢慢把面包吃完。

“嗯...你一直看着我干嘛?”苏幽怜疑惑的问。

“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问,问什么?”

“好吧...那你到时候问林澈吧...”罗启泽摆摆手,无奈的说,转身就要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苏幽怜终于想起一个自己明明知道,但却一直忘却脑后的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喂喂喂等等啊!你不是说过去异监局觉醒异能的话,他们就会强迫我做出选择的啊,我可不像戴那个什么异源环,也不想加入他们...”

罗启泽转身,坐到沙发上说:“我还以为你得到了地方才能想起来这事呢,明明这么重要,却忘得死死的。”

苏幽怜:“...”

“放心好了,刚觉醒异能就强迫别人做出这种可能影响一生的选择,他们这不是逼着人造反吗?只要不做什么太出格的事,刚在异监局觉醒异能的人,拥有最少一年,最多三年的自由期。之后...”

之后便必须做出选择了是吗...

“唉?那你们...大家都是暂时自由的异能者吗?还是...”苏幽怜问。

“组织里有部分人是还属于暂时自由的,比如林澈,所以由他带你去异监局觉醒异能比较好,至于我们几个嘛...还是少和他们接触比较好。”

“万事都没有绝对嘛,虽说像我啊,林沫啊,云耀等人的暂时自由时间过了,但是...”

“有钱,有权,还是能解决不少事情的。”

“哈??”苏幽怜将问好完美体现在了脸上。

“不是...之前说的那么严重,结果其实是有钱就能解决的事吗...”

可恶的富二代官二代...

“你以为是点小钱,小权就能解决的吗!”罗启泽敲了敲苏幽怜的脑袋。

“当初可是费了不少代价,还有林澈老爸和云耀的老爸出面才给我们几个换来了个所谓的‘代执行官’。职务。”

“额...那什么是代执行官啊?”

“就是不拿工资也得干活的苦逼。但对我们来说完全无所谓。那点小钱,呵。”罗启泽发出了属于有钱人的极度嚣张且令人不适的发言。

“简单来说,就是编制外人员,还是老规则,不做什么出格的,违法原则的事情,异监局就不会管我们。但是,当异监局需要我们出力的时候,我们也不能拒绝。”

“这样啊...可作为代执行官,虽说不是完全的自由,可也没必要...”

没必要整个颠覆规则吧...这样做的代价...

罗启泽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道:“要说对这样的自由都不满足,未免也太不知足了一点。但,你可想过有多少人是没有能力去争取这作为代执行官的自由的?而且...”

“我还有别的理由,必须这样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