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装填z然后出击

第18话 小牛试刀之屠狼刀法

飘的临阵脱逃,泪的体力不支相继发生。无一帮手的我不能再等下去了。我抓起地上的石头往狼身上砸去,狼有的躲开,有的干脆被砸中了也不搭理我。

“休怪我无情了。”

我又拿出一个石头,在手上撩来撩去,然后对准狼的脑门就是一击。

狼挠挠头,还是端坐着。

这样看来,只好突围了,我拔出飘,上面透明且印有好看花纹映着狼翕动的身影,我转过身朝一头狼砍去。狼跳了起来,刀刃和牙齿咬在一起,我送点力气,用力甩掉狼。在得知这样无效后,我转而转动刀柄并用力上提。

狼的嘴流血了,血液粘在毛上看起来真狼狈,可它还相当存有力气。我感受到身后的风,连忙朝后踢开再向我扑来的狼儿。

我抽出刀照着最开始嘴流血狼的肚子就是一刺,拔出刀后,对着狼使出拦腰一砍。刀到一半时我提着狼的身体向狼最多的地方甩去,红色布满一匹狼的脸上,他呲牙猛地蹬地扑过来,我转身躲开它的轨道,然后用刀柄打落它。

狼晃晃头再次朝我咬开,来势很凶,身体仅仅一道残影,我举刀向它前方劈砍。刀撞在脑门,我也后退好几步,我后倾身子并刹住步子,用刀做出防御姿势,看准狼的腿后,我扫刀一挥,可惜打了空,我不敢因此停下刀,往后劈落几只过来的狼,然后跳开现在的位置,朝红头狼身上再次一砍。狼嗷嗷叫着。我也没敢闲着又砍几下,这下它才败下阵。

我不敢停下手中的刀和转动的眼珠,接连不断的狼从十一点方向扑过来。我扫了一眼,那里是狼最多的地方,年轻的狼高高跳起,一张一合着它们引以为豪的血盆大口,像虫一张,扭着脖子冲来,身体都有点变形了,我使出乱挥挡下进攻,我坦白乱挥是我本能的反应,狼兄我们何怨何愁呢?对了,好像我先出手的……

狼们没有善罢甘休,不顾被我砍中流血的脚,它再次跳起来朝这里扑,意识到不妙的我使出轮,弧形的刀光划过,几匹狼纷纷落下。

“轮——”,呼声转为力量,我再次使出弧形斩,落刀时我发现狼匹围得我更紧了,我四处寻找着薄弱点,它们黑压压的很难判断,我抓起鞘挡下突袭扑过来的狼,得益于维和队的反应力训练,我还是可以挡下这种攻击,如果是刚才的红头狼,结果就不会这么乐观了。

我握紧刀柄转身的同时挥打狼,一次又一次,不断地击败就有新狼来弥补缺陷处,双手拿着刀鞘的我又一次挡下咬向我的狼,真是恶狗。我无情地朝他肚子一jio,右脚抬起一踏,狼顺着腿的方向冲了出去,这只狼以后好像被其他狼掩盖了,在此期间我又挡下几次攻击。

为了避免刀与鞘的空隙被狼钻了空子,我暂时收起刀,其实还因为狼们不敢上去的缘故,我也稍稍喘口气,现在我的呼吸好快,心也咚咚跳着。就在这时,之前倒下的狼突然像鱼一样扭头跳起再次扑来,攻击近在咫尺,怎么办,怎么办,拔刀吧。

还是腿一软倒下吧,于是我真的就腿一软跪倒在地上,但是这不是我的被吓破胆了,然后我握紧刀柄压着步子,以后拔刀向前挥刀砍落狼儿。我将狼的身子搭在脚上,踢足球般踹开它,它就像炮弹击落了好多扑来的狼。

很好,骨头很硬。

“还有谁?”我握紧刀刃乘风一击,风划走我手心的汗水,刀柄握得更紧,因此这一击更加用力。狼碰到刀刃的一瞬间就倒下了。

有了刚才的教训,我开始小心脚下,甚至觉得周围都是隐藏起来的地雷。

狼不断变换阵型向我发起进攻,有的甚至几只狼绕到后面,几只狼像冲锋船一样牵制我的行为。

不言而喻的恐怖散布在周围,等待只能被困死,我只能杀出一条血路,可是这狼实在是多,我体力也有限。狼皮其实是很滑很硬的,有一个切入点很难,因此我总是重重发力让刀刃钻进它们的皮肉。

“嗷——”一只狼从我的头顶掠过,还是我本能压低身子的缘故才让它扑了空,我回头看去,他就端正地立在那里,难道是刚才排头的狼?我仔细看一下发现不是,它没有脸上的灰色螺旋花纹。应该又是一只不自量力的狼。

我接受你的挑战,来吧。

它端正地样子就是一种无形的挑衅,我握刀向前砍去,狼又一次灵巧地从我头顶飞过去——我扑空了。但是我还是砍倒了几只扑过来的狼儿,

我没有放弃继续寻着刚才那只有螺旋灰色花纹的狼。

狼虽然是群居动物,但是单体作战能力丝毫不逊于柴狗之类的,更何况群狼,我摸摸腰上的红蓝剑,手指滑过的一瞬间,灵魂都有种一下子被吸走的感觉,深邃的力量深不可测,我赶忙移开手,暗自称叹道:这蛊惑力量好强。

不去想这把刀了,我把注意力重新移回飘的身上,飘作为和柒一样门派的刀,应该也有不俗的实力,不容小觑,只是如何才能使用她呢?

德云叔叔在就好了,他才是飘的正统主人,距离飘离开也就剩几个小时,如果几个小时不突围,我可能真的要用红蓝剑咯。

我变成邪王后,莎特娜会恨我吧,柒也会,那这场特训真的是赔了房子丢了媳妇。该死的,把注意力转回防守,根本没办法一口气干掉这么多狼嘛。

刀的精髓是不是在于快啊,我加快挥刀速度,可是这样更像是乱砍,只有几次是砍在狼的身上,我回忆着起初柒的刀法。她的那种简直就是一秒三刀,事后我手臂疼了好久,如果是我自己绝对使不出来这样的招式,嗯,飘好像说她能自己一个人讨伐一个军队,这绝对不是假话。

狼发出嗷呜的叫声,又有几个不自量力的送命着前来挑战,数只先锋狼匹冲上来掩护,我快速挥刀边打边退,另外扭头挡下身后的袭击。

狼有多少牙齿呀?也不知道飘会不会疼,一只狼想紧紧咬着我的刀,为了给另一狼创造攻击机会,但是我还有鞘啊,实在不行脚功我还是很有自信,我顺着狼咬下的方向,横着握刀冲刺向前,刀直接朝后挺进好几十厘米,它脑袋当然不保了,只是这样我肚子就暴露给敌人了,因此拿刀的一瞬间,我先防肚子,果不其然挡下几只自作聪明的狼儿。

就这样我们僵持不下,昨天还握不稳刀的我,通过狼儿们艰苦奋斗以命相赌的特训,感觉有了很大提高。

“飘,你能听到我在说什么嘛,请告诉我如何使用你的力量?”我挥刀挡下下一次进攻。

[脑海中]

飘幻为了刀后再次醒来的时候,她看到了一片一望无边的草地。

这里草地好软,飘心里赞叹道,伸手掐了着草放在仅红枣大的鼻子边,小心翼翼地嗅着,鲜草逐渐化为粒子飞进飘的鼻子里面。

这是魔力补充现象,这地面上的草就是固态的魔力就像我们身体一样,进食的食物转换为糖分后,用不到的就会转化为脂肪,魔力回廊原理和这个一样,零有这么大的魔力回廊有后宫男的潜质,说不定我也会,飘自己嘲笑自己般地说道。

飘向远处看了看,那边好像有一个小屋样的建筑,飘收回视线,手背在后面,慢慢走了过去。走到建筑跟前时,她发现这的确是一个小屋,屋子是木质的,外面涂有浅棕色和咖啡色的漆,但不知是谁恶作剧般的把门涂成黑色。

飘闭上眼睛想了想,片刻后就意识到是那个小家伙的恶作剧了。她微微一笑,试探性地敲几下门还带有戏弄性的语气喊道:“小疯子,我要进来了。”

可是没人回应,于是飘左右看看后,轻轻把门推开,她最先看见整齐放着的桌子以及椅子,那应该是餐桌,飘如此想,换上鞋柜上的木制拖鞋进屋,鞋柜上还有涂鸦画大致意思就是进门换鞋。

“我知道啦。”飘对着墙答到。

飘往里走渐渐发现,刚才的木桌上还有一个陶制的好看花瓶,花有些干枯,但还是冲她笑着。阳光照在花朵上涌现出很多奇奇怪怪的颜色。

真是一朵奇怪的花。

飘向左看,发现没关的电视机,上面放着娱乐节目,飘摸摸机身,真烫,她心里暗叫一声,皱着脸把电视机关了,但走了几步后又把电视机打开,如果她把电视机关掉,柒她们会怀疑有贼进屋的,还是不给她们找麻烦了,飘这样想着,暗暗告诉自己什么都不要碰,她看向餐厅,上面是肉的残渣和面糊以及还没刷的蔬菜汁机,这个必须要管管了,飘把刚才立下的要求抛到脑后。她总是这样。

她打开水龙头,把锅碗什么都扔到池子里,挤了点洗洁精后,水柱子擦出一团又一团的泡沫,泡沫纷纷带着污渍去其他地方玩去了。

一会儿把电视机也关了吧,飘心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