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浪漫青春 我家的美少女们

第15章·等待。并心怀希望吧

第15章·等待。并心怀希望吧

“咳嗯!”黑王干咳了一下,倒是把宕机中的两人给回了魂。看着他们眼观鼻,鼻观心的尴尬模样,黑王的鼻孔喷出两股气。

“虽然本王知道你们都还是第一次,但是你们这样子在本王面前撒狗粮未免太过分了吧。本王好歹也是一只真·单身狗啊!”

被黑王这样一说,叶飞与十六夜更加尴尬。两人都红着脸,撇过头不敢看向对方的脸。

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持续了一小会儿,叶飞仰头望天,尽管刚才那只是一次意外。但是身为一个男人,不能用一句“只是个意外,大家一笑而过”来打发掉,而是要有所担当。

做了一次深呼吸,拍拍通红的脸颊,叶飞望向十六夜。只见少女就像只鸵鸟似的,缩着脑袋跌坐在那里。

“那个、嗯……十六,刚才只是意外,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如果有我能做到的事,我会尽力做到的。”

“不,少爷不用在意……是我自己不好……”十六夜轻启朱唇,发出细若蚊喃的声音。

这样一反常态的十六夜把叶飞看愣了,平常的十六夜都会对他施以各种针灸疗法,不把他刺成刺猬都不罢休。现在却露出一副小儿女的姿态,确实让人眼前一亮。

黑王把叶飞的弧光剑衔在嘴里,叼到他的面前:“怎样,还要不要继续进行第三回合?你们俩有来有回,各胜一局,现在是一比一平手。”

叶飞拾起武器,看着有些灰头土脸的十六夜,说道:“算了,再打下去也只是徒增疲劳。十六,你怎么看?”

少女摇了摇头,刚刚的战斗对她的消耗已经超出了预想。本以为咬牙坚持一下就能把叶飞打倒,但看他还是一副气势如虹的状态,与其继续让自己难受,不如痛快的结束来得好。

再加上,她不想让叶飞再像刚才那样扑过来保护她。明明这应该是她要做的事情才对,却偏偏反过来,变成主人来保护她这个侍从。对于以自己的姐姐为目标的十六夜而言,是最不希望发生的。

“这一次,我就承认少爷的想法成功动摇了我吧。当然,并不是指少爷您比我厉害哦,只是说我对您的看法有所改观而已。”

“就凭您那小屁孩般的打法,若我在全盛状态,您早就被我抽麻了。

“好好好,你喜欢就好。”听到十六夜重新拾回不毒一下就不爽的口吻,叶飞露出欣慰的笑,这才是这个女仆的真实一面。

叶飞走上前,向女仆伸出手。领会到他的意图,十六夜也向他伸出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掌。

就在叶飞准备使劲把十六夜从地上拉起来的时候,忽然一阵刺耳的警报声,从十六夜的脖子响起来。

【警告!系统检测到测体魂力值低于平均水平超出55%,已无法通过强制性提升手段进行短暂恢复的可能。】

【现在开始启动销毁程序,预计70秒后自动销毁包含测体与本颈环在内,半径2米范围内所有物体。请无关人员尽快远离——倒计时70秒,开始——】

嘀、嘀、嘀……

突如其来的警告与倒计时音效让在场的两人一狗都懵了,叶飞更是一张尔泰脸,他可从来都没听过颈环会自毁的啊!

“黑王,这是什么情况?”叶飞向黑王发问,关于这个颈环的情报还是黑王给他提供的比较多。

“本王也不清楚,这种情况已经超出了本王所知道的范畴!”黑王摇摇大脑袋,它获得的情报里并没有提及这一点。它走近十六夜的身边,观察着她脖子上的颈环。

“先想个办法把这颈环弄下来!”黑王向叶飞招手,示意他也一起动手。

叶飞连忙上前,与黑王一起捣鼓着颈环。还没鼓弄多久呢,一人一狗就发现自己的身体漂浮在半空中,然后落在了光膜的外面。

发现女仆正把抬起来的手往回收,叶飞不禁大怒:“十六,你搞什么?!干嘛把我们丢出来?挖槽!”

叶飞迈开腿,正准备跑进去回到十六夜的身边。却直接撞在了光膜上,把他撞得人仰马翻。

黑王见状,连忙伸出前爪碰了碰光膜壁,发现光膜已经从内部封闭了。它的脸色一沉,道出一个对他们而言不算好的消息。

“麻烦了,小子。你的女仆从内部封闭了整个光膜,现在咱们都被她关在外面进不去了。”

“什么?”叶飞一听,顿时就急了。他用力拍着光膜,朝着十六夜的方向喊道:“十六!为什么要这样做?”

光膜壁另一边的少女,静静地坐在地上没有回应。仿佛已经放弃了一切似的,少女眼眸中的色彩逐渐消退。只剩下尖锐的倒计时音,像是在宣告她最后剩余的时间。

“麻的!”叶飞气得一拳锤在光膜壁上,敲得壁面泛起阵阵涟漪。奈何他用多么大的力气,也无法将光膜打破。

眼角余光瞥到蹲坐在一旁的黑王,叶飞的眼珠子一转,便想到了一个点子。向黑王搭话:“黑王,想个办法把我送进里面去。我要亲自去揍那不听话的女仆!”

黑王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脑子秀逗了?就算本王有办法把你给整进去,也没办法把你给整出来啊!你别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管不了那么多了!”叶飞一摆手打断黑王的话语,用坚决的口吻说道:“我意已决!”

见到叶飞一脸坚定的神情,黑王深呼吸,再吐出一口浊气,决定不再劝说他。

它人立而起,张腿深蹲扎出一个标准的马步。两条前腿向前伸出,碰到光膜壁后运转秘术,噗的一声轻响,黑王的两个爪子便伸进了光膜壁内。

它低沉着嗓门嘶吼,像是在掰开什么一样,两条前腿抓着光膜壁,向两边拉伸开来。随着滋啦、滋啦的声响,光膜的壁面被黑王撕开了一个口子。

“还不快滚进去?本王撑不了多久!”黑王大声吼道。

叶飞连忙点头,从黑王身边钻入这个裂口中。待到叶飞完全进到光膜壁里面的时候,黑王向叶飞交代了一些事情。

听完以后,叶飞稍微愣了一下。看着自己的左手,握拳又松开。来回做了几次后,他拽紧了拳头,向黑王郑重的点头。

黑王露出一副累极了的表情,一屁股坐到地上,它刚刚用秘术撑开光膜壁的裂口也逐渐重合。它望着径直往里面走的叶飞的背影,嘴里喃喃自语。

“真的很渺茫,而且机会稍纵即逝。接下来,只能靠你自己去把握了……”

“十六。”

叶飞的声音在女仆的头上响起。她诧异地抬起头,只见她服侍的少爷就站在她的跟前。视野不由得模糊了,紧抿的嘴唇发出咬牙声,娇小手掌握成拳。

“笨蛋!你这个笨蛋!为什么、为什么又跑回来了啊?!”少女爆发了,泪如雨下,身体不由得颤抖着,她的心意全被眼前这个不开窍的木头脑袋给浪费了。

“明明、明明已经让你离开了,你脑袋是给门夹了吗?为什么不要命呀?!”少女痛哭地骂着。

在得知脖子上的颈环会销毁的时候,她尽了最后一份力,把叶飞和黑王都送了出去,并把光膜壁封闭起来。却没有想到,叶飞最后还是闯了进来。

本来她只是想着一个人静静地迎接终结的到来。她已经累了,自从被安上这个如同枷锁一样的颈环开始,直到现在,她几乎都没有睡过一日安稳觉。

面对随时都有可能重启并暴走的颈环,她一直小心翼翼,不让自己接触任何与组织有关的事情。

在来到叶飞这边以前,除了家主叶仙和云游四方的叶紫以外,她从未放松过。前面两位服侍过的对象,不是过于自强,就是马蚤得烦人。这两周与叶飞的相处,令她渐渐地有了一种可以依靠的感觉。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的。也就演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原本就被动摇了的内心,在接二连三地打击后,她想放弃了。

放弃这一切吧,不管做什么都不会有好结果的。这不,把少爷也牵连进来了。

十六夜心如死灰,她闭上了嘴,深知即使现在再多的责骂也无济于事。她已经没有力气了,就连开一个小口子让叶飞逃走都做不到。碧绿色的眼眸渐渐地黯淡下去,失去色彩。

见到十六夜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叶飞不由得着急起来,抓着她的肩膀摇晃着:“十六!十六你振作点!”

“呵、呵呵,振作?”女仆绝望地干笑两声,就像失去了灵魂的空壳一般,无力地摇了摇头。

“你不是说过要做一个有始有终的人吗?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叶飞怒骂着。脑袋发热,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够令少女打起精神。

“有始有终?”十六夜一字一顿地说着,眼泪扑簌簌的落下,嘴角仍挂着笑,说:“是啊……从戴上颈环开始,由颈环销毁结束,这不是有始有终吗……少爷?”

“尼玛……为什么要这样?”叶飞也没有办法了,像个失败者一样低垂着头。倒计时音在耳边嗡嗡作响,刺激着他的神经。

叶飞一直在心中默默地计数,还剩下不到40秒了。再想不出好办法来,就真的结束了。

“呵呜、呵呜呜……”头顶传来少女的喘息声,不知是在哭还是在笑。叶飞抬起聋拉的脑袋,视线接触到了少女的唇瓣。

他直勾勾地盯着少女的双唇,脑海中浮现出方才发生的种种,以及嘴唇上的一阵轻柔。顿时,他在心中生出一计。

抬起少女的下巴,他以居高临下的姿势看着她,说道:“算了,反正都要没命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叶飞直接亲上了少女的嘴唇,足足过了几秒才松开。黑王被他这顿操作给整得目瞪口呆,心里吐槽他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搞这操作?

“少、少爷?”原本已经放弃一切的十六夜,被叶飞这一阵吻给回了神。她也被叶飞给整懵了,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位少爷。

“咳嗯!振、振作点了吗?”叶飞面色发红,尴尬地清了清嗓子。看到少女依旧呆呆地点点头后,他坚定地说道。

“你听好了,不管怎样现在的你依然是我的女仆,那么你就是我的人没有错了。”

“无论你在职期间遇到什么事情,都应该与我商量,我都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帮你的!”

“好了。假如,我是说假如。我能有办法帮你解决的话,那么,你应该要怎么做呢?”

叶飞目光炯炯,十六夜在他这样的视线注视下,不禁微微低下了头。似乎被他话语中坚定的语气所感染,她的视线与叶飞相接触,咽了口唾沫,说出了心中所想的那句话。

“我想、我想……我想请少爷,帮帮我!”少女在最后,几乎是喊着说出这句话来的。在听到少女的这句话时,叶飞的脸上露出笑意。

时间,嘀嗒嘀嗒地流逝。叶飞搀扶起十六夜,注视着她的双眼,脸上是一副自信的表情,对她说道:“那么在最后,你只要做一件事。”

在少女略带疑惑与些许期待的视线中,叶飞说出最后一句话。

“——等待。并心怀希望吧!”

这样一句话语,仿佛充满了力量,令十六夜从心里感受到一股暖流。她缓慢、用力地点头,就和这句话一样,脸上流露出了希望。

嘀——时间,还剩下十秒。

叶飞倒退两步,抬起左手,五指并拢虚握成爪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嘀——九秒。

叶飞缓慢而悠长地呼出那一口气,左手向后退到与胸膛平齐,作一副蓄势待发的状态。

嘀——八秒。

叶飞原地消失,一个呼吸的间隔后,出现在少女身后两米的位置。而少女依然维持着优雅的站姿站在原地。

嘀——七秒。

黑王睁大双目,紧紧地盯着这边。它知道叶飞出手了!而这一招,就是决定性的关键!

嘀——六秒。

叶飞心里默数着时间,静候这一击带来的结果。

嘀——五秒。

异象——

叶飞缓缓道出左手这一击的名讳,无论是好还是坏,他都问心无愧。

嘀——四秒。

十六夜回想起过去在这座育幼院里生活的经历,她曾经憧憬的那位姐姐,向她说了一句令她铭记在心的话语。

“石榴,身为一名女仆你要记住,无论主人是否交代了事情,做人做事都要有始有终。”

嘀——三秒。

焕发光刃!叶飞念完了这一击的名讳,顿时就发生了变化。

嘀——二秒。

嗡——

从十六夜的身上亮起了一道、两道、三道、四道的光芒。仿佛四柄利剑一样,穿过她的身体,但却没有伤害她。

嘀——一秒。

十六夜身上的四道光芒越发明亮,把她照耀得宛若圣光洗礼一般,光彩夺目,明艳动人。

空气中有一股能量的莫名躁动,仿佛能够撕裂一切似的,从少女所在的位置散发出来。

嘀嘀——零!

嘣——!!

在倒计时为零的同时,一阵闷响自浑身发光的少女身上响起。

刺眼的光芒覆盖了整个光膜壁内部。叶飞与十六夜,都被笼罩在这片光芒之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