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羡羡不要

第八章羡羡罚抄了

蓝曦臣:温公子,今日乃云深不知处拜师听学之日,还请温公子自重

温晁本想发怒,却被身旁的一位女子给拦住了,青挽看到温情时觉得果然比电视上好看啊啊,温宁也是好可爱啊我的妈呀

温情:岐山温氏温情,奉仙督之名前来听学,温情与弟弟温宁第一次来到云深不知处,有些规矩尚且不知,还请蓝先生与蓝宗主海涵

温宁递上拜师礼

蓝启仁:既如此,便收下吧

蓝曦臣收下了拜师礼

蓝曦臣:温公子,拜礼已成,请前往精舍休沐,明日听学之时,请准时来到兰室

温晁最后看了一眼魏无羡与青挽,便带人离开了

听学结束后,众人离去,青挽因为看见温晁心神受到了原身的影响十分烦闷,便出来散散步,孟瑶正好迎面走来

青挽:孟瑶公子?你怎么也在这呀

孟瑶(金光瑶):青挽姑娘(行了个礼)

孟瑶(金光瑶):散散步而已,方才多谢青挽姑娘

说罢孟瑶又要再次行礼,被青挽止住了

青挽:哎呀,没什么的,别太放在心上。他们这群人就是这样,一个个势利眼,早晚会得白内障眼疾病的。孟瑶公子不必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做你自己就好了

孟瑶看着青挽,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青挽:(孟瑶有酒窝耶,竟然有一丝可爱哦,不过他这种后期第二大boss,我还是离远点吧……)

青挽:孟瑶公子,那青挽便先告辞了

孟瑶(金光瑶):叫我孟瑶或者阿瑶就好了

青挽:(有一瞬愣神)啊,好,孟瑶,那我先走了,改日再聊吧拜拜

孟瑶(金光瑶):

孟瑶站在原地注视着青挽,直到背影都消失了,孟瑶想起方才青挽说的话笑了笑

我是跳转线~~~~

蓝启仁:魏婴

魏无羡:

青挽:(羡羡要挨骂了)

蓝启仁:既然你已经不用听我讲了,那我就来考考你。妖魔鬼怪,是不是同一种东西?

魏无羡:不是

蓝启仁:为何不是?如何区分?

魏无羡:妖者,非人之活物所化;魔者生人所化;鬼者,死者所化;怪者,非人之死物所化。

蓝启仁:妖与怪极易混淆,举例区分

魏无羡:好比你身后那棵活树,沾染书香之气百年,化成人形,有了意识,作祟扰人,此为妖。若我拿一板斧,拦腰砍断只剩个死树墩儿,它再修炼成精,此为怪。

蓝启仁:清河聂氏先祖所操何业

魏无羡:屠夫

蓝启仁:兰陵金氏家徽为白牡丹,是哪一品白牡丹

魏无羡:金星雪浪

蓝启仁:修真界兴家族而衰门派第一人是谁?

魏无羡:岐山温氏先祖,温卯

蓝启仁:作为云梦江氏的弟子,这些早就该耳熟能详倒背如流,答对了有什么好得意的。我再问你,今有一刽子手,父母妻儿俱全,生前斩首逾百人,横死市井,曝尸七日,怨气郁结,作祟行凶。何如?

青挽:(我家羡羡明明这么棒,真是的)

魏无羡一时之间答不上来,聂怀桑正在翻书时

蓝启仁:不许翻书,自己想。

蓝启仁:忘机,你说

蓝湛:方法有三,度化第一,镇压第二,灭绝第三。先以父母妻儿感之念之,了其生前所愿,化去执念,不灵,则镇压。罪大恶极怨气不散,也斩草除根,不容其存。玄门行事当谨遵此序,不得有误。

蓝启仁:无论是修行还是为人,都应该这般扎扎实实,若是因为在自家降伏过几只不入流的山精鬼怪,有些虚名就骄傲自满,顽劣跳脱,迟早会自取其辱。

青挽:先生,青挽有疑

蓝启仁:(看了看青挽)讲

青挽:虽说这度化度化,若是不可度该如何?若是他是屠尽别人家满门才算了却心愿该如何?

魏无羡:了其生前所愿,化去执念,说来容易,是得一件新衣裳还好说,若是真像阿姐所说...

蓝湛:故以度化为主,不灵则灭门

魏无羡:可我觉得还有第四条路

蓝启仁:从来没有听过有第四条路,你且说来

魏无羡:这刽子手横死化作怨灵是必然的事,那既然他生前斩首百余人,为何不掘这百余人的坟墓,激起怨气,结百颗头颅与恶灵相斗。

青挽:(来了来了,他来了,请欣赏魏无羡的diss专场...)

蓝启仁:不知天高地厚,伏魔降妖,灭鬼歼邪,为的就是度化,你不但不思度化之道,反而要激起怨气,简直本末倒置,罔顾人伦。

魏无羡:先生,有些东西横竖都是无法度化的,何不加以利用。大禹治水亦知,塞为下策,疏为上策,这镇压即为塞,岂非下策。

魏无羡这话一说,气的蓝启仁把书扔向了他。魏无羡一躲,没砸到。

魏无羡: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灵气处于丹府,可以劈山填海,加以利用,这怨气为何不能利用?

青挽:我赞同羡羡的说法,世间之事不可一概并论的多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也多了。若是按照羡羡的说法来的话,我们不知道减少多少无畏的牺牲。

蓝启仁:那我问你们,你们如何能保证哪些怨气能为你所用,而不是戕害他人。

魏无羡:我尚未想到

青挽: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我还未知晓

蓝启仁:(又向魏无羡扔了一本书)等你们想到了,各世家早就容不下你们了,哼!滚,去藏书阁抄一千遍礼则篇。

蓝启仁:忘机,你带他去藏书阁,看着他们,没抄完一千遍,不准离开

蓝湛:

魏无羡和青挽出来后并未去藏书阁,而是跑到了后山。

魏无羡:阿姐,你也出来了

青挽:可不嘛,我就知道你待不住。这不来陪你了嘛,阿姐好不。

魏无羡:(看着青挽的笑颜,心中的烦闷都烟消云散了)得了吧阿姐,你肯定是自己待不住了。

此时,温宁正在后山射箭,正好这一幕被正在散步的魏无羡和青挽撞见了,还吓了温宁一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