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羡羡不要

第十五章差点就看光了蓝二公子

青挽:就是,我都这样了,你们还能吵起来,看我好了怎么收拾你们两

江澄:师姐,你就是逞能,魏无羡皮糙肉厚的打打就算了,你一个女子弱不禁风的

魏无羡:是啊阿姐,羡羡挨得住的,以后可不许这样了

青挽:你个臭小子,我可是你阿姐,你挨打阿姐看着不心疼啊?

几人突然遇到了蓝曦臣

江澄:泽芜君

江厌离:泽芜君

魏无羡:泽芜君

青挽:泽芜君

魏无羡:泽芜君,我可是又违反家规了?

蓝曦臣笑笑

蓝曦臣:你们昨日啊,是过分了一点,不过叔父正在气头上,罚你们也是重了些。青挽姑娘,你真的没事了吗?

青挽:多谢泽芜君,青挽已经没事了

蓝曦臣:那戒尺极重,你们这后背上的伤,没有十天半个月可能难以恢复了

魏无羡:啊?我这伤要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啊?那我阿姐呢?

蓝曦臣:女子本就柔弱,这戒尺打上去定会皮开肉绽,青挽姑娘又受了一百道戒尺,怕是会留下些许疤痕

蓝曦臣:我与你指一处地方疗伤,恢复的会快一些,也避免青挽姑娘留下疤痕

青挽:多谢泽芜君关照

蓝曦臣点点头便要走,却被魏无羡叫住了

魏无羡:泽芜君,我母亲...

蓝曦臣:哦,魏公子,藏色散人与我叔父当年是学友。我叔父行为严整端庄,可令慈她...

蓝曦臣:就只能说,与魏公子行事一模一样

江澄没忍住笑了出来

蓝曦臣:所以魏公子也不要埋怨叔父对你苛刻了一些,实在是....

蓝曦臣:叔父当年的胡子,留的可真是不易啊

魏无羡尴尬般地挠了挠头,青挽则是没憋住笑了出来,这一笑又牵动了后背的伤小脸都皱到一块了

魏无羡:阿姐,你就老实点吧

魏无羡拉着青挽跑向冷泉

青挽:(What?这是让我跟他一起去冷泉呢?那蓝湛也在啊,还未穿衣服呢!我不行啊..非礼勿视啊...更何况是羡羡的老公啊....)

青挽:羡羡,要不阿姐明日再来吧,你先去你先去

魏无羡:阿姐,你这伤再耽误若是真的留下了疤痕可如何是好,乖啊

青挽:(被迫营业中....)

走了几步,魏无羡发现了蓝湛,赶紧捂住了青挽的眼睛

青挽:(看吧,我就说吧,还挺护犊子的,一眼都不让看啊)

魏无羡:阿姐,你稍等一下啊,有一只青蛙在

青挽:(噗..青蛙..我真是信了你的鬼哦)

魏无羡故意将石子踢落到泉中,蓝湛发现了他们赶忙穿好了衣物

魏无羡这才将手放下

青挽:赶走了啊?(青挽憋笑真的很幸苦)

魏无羡:啊?嗯,对,赶走了,我们快下去吧

魏无羡:蓝湛

魏无羡:蓝湛你也在啊,这种好地方,你怎么不跟我说啊,太不够意思了

蓝湛:你们怎么进来的

青挽:不好意思啊蓝湛,是泽芜君告知我们的...

魏无羡:蓝湛,你先回避一下,先让阿姐泡泡,若是留疤了可不得了

魏无羡说完便要脱青挽的鞋子

青挽:诶诶诶,羡羡,阿姐不急,等等,阿姐自己来自己来

魏无羡:没事阿姐,从小咱两就在一块,只是给你脱个鞋子而已

蓝湛脸一扭正准备上岸

青挽与魏无羡推推搡搡地同时掉入了冷泉中,随后二人被拖进了水底,蓝湛一看拿起剑往二人方向走来,然后不出意外地也被拉进了水底

魏无羡:(赶忙抱起青挽)阿姐,你没事吧

青挽:无..无事...(青挽十分怕冷,以往冬天都是魏无羡给她暖热她再睡)

魏无羡自然知道,所以将青挽搂的紧紧地,青挽已然发育良好地身体贴紧魏无羡,魏无羡耳尖有些泛红

而后蓝湛发现了一把琴,待魏无羡与青挽要上岸时,琴对二人发出了攻击,就在快要击中二人之时。青挽身上发出一道红色光芒挡住了攻击

青挽:羡羡,你没事吧?

魏无羡:无事,阿姐你没事吧,刚才那缕红色的光芒是什么?

青挽有些心虚地不敢直视魏无羡,肯定是凤凰了,这我怎么说,现在还不是时机

青挽:(赶忙转移话题)蓝湛,这是不是你们姑苏蓝氏的玄杀术?

魏无羡:弦杀术?这不是你们蓝氏的家传绝学吗?

魏无羡望着蓝湛说,说完琴弦又一次弹出

青挽伸手将其打散

青挽:(我的修为升了些啊)

凤凰:主人主人,这冷泉灵力醇厚,赶快多吸收点,你才能召唤我们呀

凤凰:主人,你为什么不让我为你疗伤啊,这种程度的伤我手一挥就好了,哪里还会留什么疤痕

青挽:(这你就不懂了,这可是我为羡羡受的伤,以后羡羡嫁人了,我也能留个纪念)

魏无羡: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都冲着我们来啊

蓝湛:琴上有蓝氏禁纹封印,他不攻击我,应该是感应到我乃蓝氏族人

说完琴弦又来了,随后蓝湛将其打散

魏婴发现周围有兔子,而且它们都带着抹额

蓝湛:这兔子头上,怎么会有蓝氏抹额

青挽用兽语引来这些小兔子,青挽抱着一个放在了魏无羡怀中,青挽也抱了一只

青挽:好了,这样就不会攻击我们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