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羡羡不要

第一百三十八章 乱葬岗事变

魏无羡上前将青挽扒开,拉到自己身后蓝湛牵着青挽的手,防止她再出其不意得跑上去轻薄别人

魏无羡:那你什么时候到我们后面的?

蓝湛:金麟台

魏无羡:温宁,我不是和你说过嘛,找一个地方藏起来,其他的事情都不要管

温宁:(低下了头)可是公子,我能藏到哪里去啊

青挽心里阵阵泛酸

青挽:小温宁跟我们一起走吧

温宁瞬间眼睛跟装满了星星似的耀眼,温宁直点头。后来他们四人便前往乱葬岗,夷陵的街上

魏无羡:蓝湛,阿姐,你们记得这个镇子吧

青挽:当然

蓝湛:记得

魏无羡:(望着蓝湛)那你还记不记得我和阿姐在这个镇子上与你偶遇,你说你要去夜猎,我们还要说请你吃饭,记不记得?

蓝湛望着他们当年与阿苑他们一起吃饭的客栈

蓝湛:记得

魏无羡:不过说来惭愧啊,最后还是让你买的单,不过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青挽他们看到了前面的一个玩具,青挽走不动路了

青挽:你们说,要是阿苑没死的话,估计也已经十几岁了吧....

魏无羡将手放在了青挽的肩膀上,蓝湛欲言又止

跳转…

他们刚乱葬岗的山下就遇到好多傀儡,不过傀儡他们,自有温宁和蓝湛他们解决

魏无羡:别跟他们纠缠,直接上山

他们点了点头,直接进去了乱葬岗

魏无羡:墙被推倒了,果然有人上山了

青挽:我们快走

魏无羡与蓝湛点点头便快步上山了

青挽他们进入乱葬岗后,看着面前的一片废墟,青挽想起来当年来这里的样子,可是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了

蓝湛:(看向青挽)当年围剿,都毁了

魏无羡蹲下抓起地上被火烧过的的沙土

魏无羡:毁就毁了吧,其实不管对于我和阿姐来说也好,还是温情,温宁他们也好,这个地方都是我们人生最为煎熬的时光,又何必重游

魏无羡的手慢慢松开,而手里的那些灰色的沙土,随风而逝

魏无羡:温宁,别看了,走吧

温宁:知道了公子,我只是想看看还有没有东西留下来

这时温宁背后的木板被一个傀儡踢了出来,向温宁袭去,被温宁抵挡住,摔死在地,然而这时却惹来了好多傀儡,于是蓝湛使出弦杀术,解决了他们,青挽他们走近蓝湛,蓝湛却拿出了随便给魏无羡

蓝湛:防身

魏无羡:谢谢

魏无羡借过随便,把它拔出来后又插了回去,蓝湛望着他

魏无羡:哦,我太久没用剑了,有点不太习惯了

蓝湛显然是不相信的

魏无羡:好好好,我说,其实是因为我现在这具身体,灵力低微,所以就算是尚品宝剑,我也不能发挥它真正的威力,所以啊,还是要请含光君和青挽姐姐好好保护好我这个柔弱的男子了

青挽:你啊,说你什么好,躲在我身后小心点

魏无羡:是阿姐~

魏无羡只是笑了笑,就拉着青挽走在了前面

后来走进伏魔洞,发现地上放了好多宝剑,这时,听到了洞里面传出了声音

金阐:要我说,你当时就不应该只捅他一剑,你怎么不一剑抹了他的脖子呢

蓝景仪:他们已经离开好几天了,究竟要怎么样啊,要杀要剐给个痛快,我宁愿夜猎被怪物咬死,也不想饿死这个地方

青挽:(嗯??蓝嘴炮?)

金阐:还能想怎么样,肯定是想像不夜天那样,把我们炼制成他的傀儡,然后用我们对付我们的家人,让他们下不了手,让敌人自相残杀,卑鄙魏狗,毫无人性

金陵:你给我闭嘴!

金阐:你让我闭嘴?你什么意思啊

金陵:什么意思,你是聋了还是傻了,听不懂人话,闭嘴,就是让你别说话!

金阐:你凭什么让我闭嘴

金陵:在这废话有什么用,多吵几句绳子能断,听得人烦

金阐:你!

蓝思追:好了你们别吵了,咱们现在被困在这里,山上那么多傀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冲进来,这时候你们还要吵吗!

金阐:是他先发的疯,怎么,你可以骂不准我骂,金凌,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敛芳尊可以成为仙督,你今后也是,我就不闭嘴,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想打架是吗,好啊,我奉陪,我正窝着火呢,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

这时,一只蜘蛛飞到了金阐的脸上,金阐吓得尖叫

青挽:也真是不知道金氏的教养是怎么教的,对谁说话这般出言不逊呢?还敢欺负我外甥了,你胆子不小啊

青挽冷眼走了过来,魏无羡跟在身后,青挽手一挥绑着他们的绳子便断了,独独金阐的没断,金陵看着青挽一步一步走来,心里不知为何十分的安心

青挽:还不快过来

金陵他们赶忙跑到青挽身后,青挽看着吓到要昏厥过去的金阐

青挽:呵,就这点出息,还不如喂傀儡了。金陵,你跟着江澄这么久了,居然还任着他欺负你,以后都给我打回去,你以为我给你的玉佩只是个摆设吗,它能护好你

金陵:(眼眶含泪)是..小姨...

青挽因为这一句小姨,也湿了眼眶,转过身抱着金陵

青挽:让你受苦了,孩子

金陵忍不住的放声大哭了起来,青挽一直安慰着金陵,魏无羡看着心里也挺不是滋味,毕竟都是他....

蓝思追:莫,魏前辈,青挽前辈,你们是来救我们的吧,(望着魏无羡)不是您派人把我们抓起来的吧?

魏无羡: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穷,我哪有钱去雇这些人啊

蓝思追:嗯,我早就知道前辈是真的很穷

青挽没憋住笑了出来,金陵擦了擦眼泪,从青挽的怀里出来就看到蓝湛浑身的冷气让人只打冷颤

魏无羡:乖,对方有多少人啊,附近有没有埋伏啊

蓝景仪:对方有好几个人,都用鬼面遮住了,看不清面容,把我们捆了扔在这儿就不管了,像是要我们自生自灭,哦对了,外面好像还有很多傀儡,一直在叫

蓝湛:做得好

魏无羡:是做的好啊,连思追都会打架了

蓝思追:方才,方才是一时冲动

这时一旁的金陵朝魏无羡走来,蓝湛和蓝思追上前挡着魏无羡,青挽也有些紧张地看着金凌,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魏无羡:你们这一个个是干嘛?跟叠罗汉似的

魏无羡推开了蓝湛和蓝思追

蓝景仪:你不会又想刺他一剑吧

金陵:我....

青挽:好了好了,我们先出去再说吧

蓝思追:

可是并没有人动

蓝景仪:怎么,还想待在这儿啊

金阐:外面那么多傀儡,你让我们出去,送死啊

青挽:哦?把你先撂出去不就知道外面还有没有傀儡了吗

金阐:你!

温宁:公子,,青挽姐姐,我把他们都赶走

青挽:多加小心啊小温宁

魏无羡点点头,把随便扔给了他,温宁接过后就走出山洞

蓝思追:捆仙索已经解开了,大不了我们齐心协力闯出去罢了,若你们不走,万一待会儿我们离开后,傀儡涌入,看这山洞的情形,岂不是瓮中捉鳖

蓝思追说完就带着众弟子都走出去了,剩下青挽,金陵,蓝湛和魏无羡,金陵看了他们一眼就离开了

魏无羡:蓝湛,阿姐,我们走吧

青挽和蓝湛点了点头,可是他们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温宁被打了回来,还摔倒在地上

青挽:小温宁!你没事吧

温宁:没事

就在这时

江澄:金陵,过来

金陵:舅舅

金陵走了出去,魏无羡,青挽和蓝湛来到温宁身边

魏无羡:温宁,你先不要出去

温宁点了点头,魏无羡他们便走了出去

江澄:金陵,还磨蹭什么,等死吗?

江澄看向走出来的青挽,愣了神

江澄:师姐...

青挽:阿澄,阿澄把江氏管理的很好,师姐心里很高兴

江澄有些红了眼,这时,蓝启仁也来到了这里,蓝思追他们走到了蓝启仁身后

蓝启仁:忘机,过来

蓝湛看了看蓝启仁,但是并没有走过去

魏无羡和青挽,蓝湛三人一并站在了一起

某女修弟子::含光君,青挽姑娘,你们究竟怎么了,你们变得不再是你们,(看着魏无羡和蓝湛)明明曾经你与他势不两立水火不容,(望着青挽)你可是青衫地界唯一的唤兽师,夷陵老祖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蛊惑了你们,让你们站到了我们的对立面,(望着蓝湛)既是如此,枉为名士!

青挽:我是唯一的唤兽师关你何事?我们做什么事,做名士也好,做什么也罢,哪轮得到你在这说三道四的。打又打不过,说你也说不过,真不知道你们还有什么用处

女修:你!

魏无羡:你们又来了

江澄:当然要来

苏涉:若非夷陵老祖刚回来,就生怕天下人不知,大张旗鼓地制造傀儡,将众家子弟抓来此地,相比我等也不会这么快,就又来光临阁下的巢穴

青挽:苏涉,你做事可要讲证据,这傀儡到底是谁制造的,谁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苏涉脸色十分难看,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魏无羡:我们明明是救了这些世家子弟啊,你们怎么不感激我们,还要指控我们呢,不过,你们这次来的阵仗有点寒碜了一点吧,少了两位大人物啊,敢问诸位,此等盛事,泽芜君和敛芳尊怎么没有来啊

苏涉:哼,前日敛芳尊在金麟台被不明人士刺杀,身负重伤,泽芜君现在还在全力救治,你又何必明知故问

魏无羡笑了笑

.苏涉:你笑什么!

魏无羡:啊?哦,没什么,我只是单纯的觉得敛芳尊很容易受伤而已

欧阳子真:爹,我觉得这件事真的可能不是他们做的,上次在义城就是他们救的我们,这次他们好像也是来救我们的

欧阳宗主:小孩子不要乱说话,你知道这是什么场合吗?你知道那些是什么人吗?

魏无羡:清河聂氏怎么也没来啊?

聂怀桑:诶,借过借过借过,那个,魏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来凑个数的

青挽:小聂子,你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和以前一样啊

聂怀桑:青挽你才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如以前一样的貌美倾城啊

青挽:(笑笑)算你小子会说

聂怀桑和青挽笑笑

聂怀桑后来又躲在了后面,后来众人都一个一个的说要向魏无羡报仇,誓杀魏无羡,青挽看着这一幕,脸上的冷笑没有消失过

某弟子:三千人的血债,你们万死不能赎清

青挽:三千人?你们那日来的可有三千人?敢上来的又有多少人,自己心里没数吗?你们这些称自己为名门世家的可真是虚伪至极啊

魏无羡:说的是啊,三千人?不夜城当晚,到场的的确有三千多名修士,可是在场的还有几大家族的首领和各家的精英名士,有这些人在,我难道真的能把这三千人都杀干净?你究竟是太看得起我们,还是太看不起他们

某弟子:魏无羡!你们以为以为我在跟你们讨论什么!血债还能讨价还价吗!

魏无羡:我并不是想在这种事上讨价还价,而是我不想光凭别人一张嘴,就能随便添加我的罪名,我没有做过的,我不想硬扛

弟子2:不是你做的,还有什么不是你做的

魏无羡:穷奇道和不夜天,我暂时没有证据,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赤锋尊遇害就不是我做的。金麟台金夫人自尽也不是我逼的,还有你们一路杀上山来遇到的那些傀儡,也同样不是我操控的

苏涉:夷陵老祖,我只听说过你狂妄,却没料到你如此谦虚,若不是你,我真想不到这世界上还有谁,能控制得了这么多傀儡,逼得我们如此狼狈不堪

青挽:苏涉,我一直觉得你可能被蓝氏逐出家门之后,脑子好像进了水吧。拥有阴虎符即可控制傀儡,可当初,阴虎符可是当着你们大家的面摧毁的,你,是不是搜罗了碎片,又重新制造了阴虎符啊

苏涉面色发白

苏涉:你!阴虎符不是他魏无羡的法宝吗?

魏无羡:这就要问,究竟是谁对它这么爱不释手了,就像温宁,某些世家明明怕鬼将军怕的要死,口里喊打喊杀,却悄悄把他藏起来十几年,奇怪,究竟是谁,告诉我已经把他挫骨扬灰了的

这时,众弟子开始窃窃私语

苏涉:你不必搬弄是非!

蓝启仁:(警惕道)大家小心,新一波傀儡来了

金陵准备上前去看看,但被江澄拦住了,江澄独自上前,可是仅仅传来的傀儡叫声,但是却没有傀儡的踪影,突然从上空出现一只傀儡,江澄立马用紫电把他抽倒在地上,后来开始出现大量傀儡,众人也都加入了战斗,江澄抽出一鞭子发现有些不对劲,魏无羡和青挽挡住了准备攻击江澄的傀儡,青挽看了看江澄,发现他吐了血,后来众人都吐了血,而且灵力正在消散

青挽:这事情不简单,大家都不要使用灵力了,先进伏魔洞

苏涉:不能进去,这一定是瓮中捉鳖之计,里面一定有更危险的陷阱在等着我们

青挽:那你就在外面等死吧!

江澄带着金陵与江氏侍从先行进了伏魔洞中

聂怀桑:喂,你们到底走不走啊,你们不走的话我走了

于是聂怀桑就带着他的弟子跑进了伏魔殿,欧阳子真:阿爹,我们走吧,他们要害我们的话,早就害了

后来众人都进了伏魔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