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羡羡不要

第一百三十五章 乱魄抄

青挽:蓝宗主..

蓝曦臣看向青挽,才意识到自己方才有些失态

蓝曦臣:你们放心,在事情没查清楚之前,我不会偏袒任何一方,我也不会暴露你们的行踪,否则我就不会让忘机把你和青挽姑娘带回来了

魏无羡:(行了个礼)多谢蓝宗主,愿意给魏某一个机会

魏无羡:赤锋尊的头颅在金光瑶的密室,千真万确,我非但见到了,还看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不知道能不能当做证明

蓝曦臣:魏公子,也许你确实看到了一些东西,但是你不能证明你就是在金麟台的密室看到的

魏无羡:此话不假,那我再说一些其他的东西吧,赤锋尊的直接死因的确是因为走火入魔,但是蓝宗主,不觉得这一切都太巧合了吗?刀灵作祟只是原因其一,但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的背后会不会还有其他的诱因

蓝曦臣:那你觉得还有什么诱因呢?

魏无羡:清心音

蓝曦臣:魏公子,你可知道这清心玄音是我亲手教给金光瑶的

魏无羡点了点头

魏无羡:那就请蓝宗主好好听一听,这支曲子有什么古怪

魏无羡拿出竹笛吹了起来,蓝曦臣仔细听着,突然换了一个调后,这时,魏无羡停了下来

魏无羡:这支曲子是否是蓝宗主教给金光瑶的那支

蓝曦臣:

蓝湛:此曲冷僻,且难习

魏无羡:是金光瑶自己点名要学的?

蓝曦臣:没错

魏无羡:既然这首曲子这么难学,金光瑶为何偏偏要选这一首而不选其他易学的啊?

蓝曦臣:因为我跟他说过,清心音虽难学,但效用极佳,此曲确实刁钻,魏公子,刚才不也吹错了一段吗?

魏无羡:我刚才吹错了?

蓝湛:有一段错了

魏无羡:错了?

青挽想了一想

青挽:是金光瑶弹错的?

魏无羡点点头

魏无羡:没错,是错了,我刚才是重复了一遍金光瑶所弹的曲子

蓝曦臣:难道是他学错了?不可能啊

魏无羡:的确不可能,敛芳尊聪明如斯,记忆力超群,怎么可能会记错曲调呢

魏无羡:我再吹一次,还请二位仔细听我刚才吹错的那一段

魏无羡吹着吹着,蓝湛说道

蓝湛:

蓝曦臣:就是这段

魏无羡:果然是这一段

青挽:可是感觉转换的没有一丝违和之处

蓝曦臣:确实没有违和,但一定不是清心音的部分

蓝曦臣:你们随我来

蓝曦臣带着他们来到了藏书阁

魏无羡:蓝宗主,这里能否找到旋律的来源

蓝曦臣:这里不行

于是蓝曦臣带他们来到了藏书阁中的禁书室

蓝湛:这一格全都是异谱志

蓝曦臣拿出一本琴谱,递给了蓝湛,蓝湛接过后走到琴前坐下,按照琴谱弹了起来,后来他把书给了魏无羡

这本乱魄抄到底什么来历

蓝曦臣:这是一本东瀛秘曲集,相传是姑苏蓝氏一名修士乘船漂流到海外,在东瀛之地流浪数年搜集而成的一本邪曲集,这书里的曲子若在弹奏时加以灵力,能作害人之用,或日益消瘦,或心情烦躁,或气血攀胀,或五感失灵,而灵力高强者,能在三响之内,取人性命

青挽:看来,就是它了

魏无羡:嗯,蓝宗主,这《乱魄抄》里面有没有这样一支曲子,可以扰人心神,使人元神激荡,气血翻腾,易怒易躁之类的

蓝曦臣:应该是有的

魏无羡:三响之内取人性命,下手太狠了,他应该不会选择这样杀伤力强的邪曲,但是如果他借替赤锋尊弹奏清心玄曲,助平定心神的理由,连续弹奏三个月,这样的曲子,有没有可能像是慢性毒药一样,催化赤锋尊的发作

魏无羡:如果是这样,那我们的推测就很合理了,那段不属于清心音的旋律就是出自于这本《乱魄抄》失落的那一页,《乱魄抄》上所记载的东瀛邪曲都是颇为复杂难习,金光瑶根本没有时间在禁书室抄录,只能把它撕走

青挽:不,不对!金光瑶做事谨慎,有过目不忘之能,他撕走这一页,并不是因为他记不住,而是想来一个死无对证,确保万一有一天东窗事发,也无法查清这段旋律的来源,他做一切事情都极为小心谨慎,当着泽芜君的面坦然弹奏的是完整版的清心音

魏无羡:嗯,并且赤峰尊并非醉心风雅之人,他听过蓝宗主你弹奏的清心音,所以对清心音的旋律有大致的印象,因此金光瑶应该不敢直接把邪曲弹给他听,而是费了一番周折,将两只风格迥异,功效也完全相反的曲子糅合在了一起,竟然还能糅合的毫无突兀,浑然一体,可见音律天赋实在是颇高,我猜啊,他在清心音的音律里只注入了少些灵力,而在《乱魄抄》里面才开始发力,然而赤峰尊毕竟不精于此道,所以自然无法分辨出,其中有一段已经被金光瑶换成了催命邪曲

蓝曦臣:他虽然时常出入云深不知处,但藏书阁底的禁书室。我从未跟他提起过

魏无羡:蓝宗主,恕我直言,这位敛芳尊,当年可是在岐山温氏的不夜天城里当过卧底的,而且是一位无比成功的卧底,他连温若寒的密室都能找到,并且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背下了所有的地图和卷宗,并默写了一份传回金麟台,在他面前,你们蓝家的藏书阁禁书室,真的不算什么

魏无羡把《乱魄抄》还给了蓝曦臣

蓝曦臣: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试试这段残谱的

蓝湛:兄长

蓝曦臣:大哥逝世之时,不夜天誓师大会已过,魏公子已不在世上,如经试验,它却能乱人心智,却非杜撰所为,我…

魏无羡:泽芜君,以生人试邪曲,恐怕与蓝家的家训背道而驰吧

蓝曦臣摇了摇头

蓝曦臣:我以亲身试

蓝湛:兄长

蓝曦臣:忘机,我眼中的金光瑶和你们所知的金光瑶,还有世人眼中的金光瑶,是完全不同的人,这么多年来,在我心里,他一直都是忍辱负重,心系众生,敬上怜下,我一直都坚信世人对他的诟病都是出于误解,我眼中的才是最真实的,你们让我现在立刻相信他在我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是他设计害死了自己的义兄,我也在他设计的一环里,我甚至…还助了他一臂之力,能否允许我更谨慎一些,再做出判断

蓝湛正准备向前,却被青挽拦住了,青挽向他摇了摇头

随后蓝曦臣,青挽与魏无羡蓝湛走了出来

蓝湛:我去见叔父

蓝曦臣:我带魏公子和青挽姑娘回去,之后你再过来

蓝湛点了点头,看了眼青挽,便转身离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