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羡羡不要

第一百四十五章 从此再无云梦双杰

孟瑶(金光瑶):多一位家主在手,总能让其他人更忌惮一些,不过二哥请放心,过往我对怀桑如何你是知道的,时机一到,我定会毫发无伤的放你们回去

蓝曦臣:我应该相信你吗?

孟瑶(金光瑶):随意吧,相信不相信,二哥也没有其他办法

于是金光瑶便离开了,苏涉走到魏无羡他们面前,道:含光君,夷陵老祖,真想不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而且情势已经完全反转了,怎么样,滋味如何啊?

魏无羡:哪里反转了,在乱葬岗上是你们落荒而逃,而如今你那位金宗主,如此着急的挖出细软,不也是在落荒而逃吗?

苏涉:都这个时候了,含光君还是一副镇定自若的臭架子,我倒要看看,你准备端到什么时候

青挽:苏涉,你属鸡的吧叨叨叨不完

苏涉:金夫人,苏涉不是属鸡的,如有得罪,还请见谅

魏无羡:你叫谁金夫人呢!

蓝湛冷眼看着苏涉

苏涉:自然是青挽姑娘

青挽:he tui 别不要脸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金夫人

蓝曦臣:苏宗主,你在我姑苏蓝士门下学艺的时候,我们没有亏待过你,你何必如此针对忘机

苏涉:哼,我哪敢针对从小就天资傲人的蓝二公子,我不过看不惯他那一副自以为很了不起的样子罢了

魏无羡:蓝湛他什么时候说过自己了不起啊,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姑苏蓝氏的家训里面可有禁骄矜自傲这一条

金陵:你怎么知道姑苏蓝氏的家训内容?

魏无羡摸了摸鼻子

魏无羡:抄多了不就记得了

金陵:你没事抄姑苏蓝氏的家训干什么

魏无羡:你以为我想抄,这不是…不是被罚了吗

金陵:丢人

魏无羡:嘿,你小姨也被罚抄过

青挽:咳咳咳...

蓝湛勾了勾嘴角给青挽顺着背

青挽:魏无羡,有你这么坑姐的吗

金陵:小姨你...

青挽:嘿嘿..说来话长,说来话长

魏无羡:苏宗主,莫不是蓝湛从小就板着一张冷冰冰的脸,所以你才这么想,如果真是这样,蓝湛可真是太冤了,他明明就是对所有人都是这冷冰冰的样子,苏宗主,你真的应该庆幸,你从小不是在云梦江氏学的

苏涉:为什么?

青挽:否则你早就被羡羡给气死了!

魏无羡:而且我从小都由衷的觉得自己是旷世奇才呢,而且我不光心里这么想,我还到处说呢

苏涉:闭嘴!

苏涉准备上前,却被青挽拦住了

魏无羡:苏宗主,我劝你还是别下手了,这敛芳尊对我阿姐心生爱慕的,你若是伤了我们,你猜敛芳尊高兴不高兴啊?

苏涉:真是想不到,传说让黑白两道都闻风丧胆的夷陵老祖竟然也会怕死

魏无羡:好说好说,我不是怕死,我只是不想死

苏涉:咬文嚼字,可笑至极,怕死和不想死有区别吗

魏无羡:当然有区别,我命由我,不问凶吉,我命由我是不想死,不问凶吉,是不怕死,懂了吧?

苏涉:好一张伶牙俐齿,好啊,既然你不怕死,那我就成全你,到时,你参加不了金宗主与青挽姑娘的大喜日子可不要怪我

苏涉拔出剑,就听到外面有动静,苏涉走了过去,却被一鞭子抽倒在地

金陵:舅舅

江澄:哼,叫,你现在知道叫我,之前你跑什么跑金凌低下了头,这时一阵铃铛声响起,一看,果然是仙子跑来进来,魏无羡赶忙躲到青挽的身后,金陵指着苏涉

金陵:仙子,快咬他!

这时仙子追着苏涉跑了出去,随后兰陵金氏的弟子跑了出来,江澄一鞭子就把他们打趴在地,青挽看到金光瑶出来后,有些担心的望着江澄

青挽:阿澄,小心啊

江澄听到青挽的话后,警惕了起来,这时金光瑶弹琴向江澄发起了攻击,而江澄用紫电捡起一把剑抵挡,后来江澄甩出那把剑向金光瑶刺去,金光瑶及时的躲开了

孟瑶(金光瑶):江宗主,你这一招杀伤力,我甘拜下风,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江澄没有理他,拿起紫电一鞭子甩向金光瑶,金光瑶躲开了

孟瑶(金光瑶):是不是阿陵到处乱跑,你追着他找到这儿来的?仙子一定给你带了路,明明是我送的灵犬,却半点面子都不给我

魏无羡:说真的,他真的跟薛洋一个路子

青挽:放屁,薛洋可比他乖多了

江澄看了青挽一眼,便转过头来

孟瑶(金光瑶):江宗主,你怎么回事,从刚才起,眼神就一直躲躲闪闪,不敢往那边看(望向魏无羡)是那边有什么东西吗?

江澄:你好歹是仙督,要打便打,哪来那么多废话!

江澄又是一鞭子甩了出去,金光瑶依旧躲开了,江澄看了看魏无羡与青挽,又转向了他处

孟瑶(金光瑶):还躲,那边没有什么东西,那边是你的师兄,你真的是追着阿陵找的这儿来的吗?

江澄:不然呢,我还能是找谁!

蓝曦臣:江宗主,不要回答他,他惯会花言巧语,只要一开始对话,就会被他转移注意力,牵动情绪

孟瑶(金光瑶):二哥,你真了解我

孟瑶(金光瑶):(望着青挽)青挽,你看到了吗,你的师弟竟然不是来找你的(看向魏无羡)魏公子,你的师弟也不是来找你的,连看都不想看你一眼呢

青挽:孟瑶你怎么这么鬼畜呢,废话真多

魏无羡:金宗主,你这话说的可就太奇怪了,江宗主对我又不是第一天这样,用得着你在这儿提醒我吗?

孟瑶(金光瑶):江宗主,你看,做你的师兄师姐可真不容易啊

江澄:金宗主,做你的师兄岂不是更不容易

孟瑶(金光瑶):江宗主,昨天我听说你在莲花坞无缘无故地大闹一场,拿着夷陵老祖以前用的佩剑到处乱跑,逢人就叫人拔呀

魏无羡望着蓝湛与青挽

魏无羡:我的佩剑?随便我不是给了温宁吗?不对,今天确实没见他拿着,可是,怎么会落到江澄手里?他又为什么要别人拔?他自己拔了没?

蓝湛:魏婴,冷静

孟瑶(金光瑶):我还听说谁都拔不出来那把剑,但是你自己却拔出来了,这可奇了怪了,早在十六年前,我收藏这把剑的时候,它就封剑了,除了夷陵老祖本人,其他人可绝对拔不出来呀

青挽:(冷眼看着金光瑶)你的话可真多

青挽这冷言冷语让金光瑶的身子一顿,随后他便笑了

孟瑶(金光瑶):青挽,你别这么对我说话,让人怪难受的

江澄又是一鞭子甩了出去,金光瑶躲了过去,这时金光瑶拿起剑与江澄打了起来,青挽似乎看出了什么,便冲过去推开了江澄,而攻击江澄的那一剑把青挽的手臂给刺伤了,这时金光瑶停了下来

孟瑶(金光瑶):青挽!

魏无羡:阿姐!

蓝湛:青挽!

江澄:师姐!

金陵:小姨!

青挽:你丫的下手可真重啊

江澄:师姐,你知不知道刚才很危险!

孟瑶扶过青挽,将她放至一边

孟瑶(金光瑶):青挽,没事的啊

孟瑶将自己的里衣撕下欲要给青挽包扎,这时,苏涉跑了过来

苏涉:宗主

孟瑶(金光瑶):闭嘴

苏涉便不再吭声,青挽推开金光瑶的手

青挽:不必劳烦了

说罢青挽捂着自己受伤的手臂走向魏无羡与蓝湛处,蓝湛拿出帕子给青挽包扎住

蓝湛:没事吧

青挽:(笑笑)没事

孟瑶看着,攥了攥拳头

孟瑶(金光瑶):怎么?没杀死吗?

苏涉:属下不力,这狗竟是个没半点骨气的,有人撑腰就悍勇无比,见识不好打不过就立即逃跑,还跑的比谁都快

某弟子:宗主,挖到了,露出一角了

金光瑶听闻,立马赶了过去

魏无羡:(望着蓝湛)你知道

蓝湛没有说话

魏无羡:阿姐,温宁他什么时候说的?

蓝湛:你不省人事之时

魏无羡:我们就是这样离开莲花坞的?

青挽:那你还想怎样啊,托着你飞走啊

蓝湛:他很过意不去

魏无羡:我在三叮嘱过的,让他不要说的,阿姐你为什么不拦着他?

青挽:额..其实..我也说了...

魏无羡:阿姐你...

青挽低着头看着地上,假装没听到魏无羡说什么,魏无羡深吸一口气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江澄:魏无羡,你真无私,真伟大,做尽了好事还要忍辱负重不让人知道,真让人感动,我是不是该跪下来哭着感谢你

金陵:舅舅,别说了

魏无羡:我没有让你感谢我

江澄:哼,那是,做好事不求回报,境界高嘛,和我当然不一样,怪不得父亲在世时,常说你才是那个真正懂得江家家训有江家之风的人

魏无羡:行了

江澄:什么行了,你说行了就行了,你最懂,你什么都强过我,天资修为,灵性心性,你们都懂,我境界低,那我是什么!

青挽:你是我的傻弟弟,是我们的骄傲,是我从小疼到大的

江澄:师姐...

江澄朝着魏无羡他们走去,蓝曦臣拦住了他,金陵也拦住了他

蓝湛:江宗主,注意分寸

蓝曦臣:江宗主,切勿激动

青挽:(好家伙,你们哼哈二将啊是)

江澄:凭什么,魏无羡,你告诉我凭什么?

魏无羡:什么凭什么?

江澄:我们江家给了你多少啊?明明我才是他的儿子,我才是云梦江氏的继承人,可是这么多年来处处被你压一头,养育之恩,甚至是命,我爹我娘,我姐姐,还有金子轩的命,因为你只剩下个没爹没娘的金陵,魏无羡,究竟先违背誓言,背叛我们江家的人是谁?你说过,将来我做家主,你就做我的下属,一辈子扶持我,他们姑苏双璧算什么?我们云梦有双杰,永远都不会背叛我们江家,这话是谁说的?

魏无羡眼底红丝布满却没有说话

江澄:我问你这话是谁说的!都被你吃下去了吗?结果呢?你去护着外人,还是温家的人,你是吃了他们多少米?毫不犹豫地说叛逃就叛逃,你把我们家当什么?好事都被你做尽了,做了坏事每每总是身不由己,你究竟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苦衷,苦衷,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把我当傻瓜一样

江澄:(走进魏无羡,哭着说)魏无羡,你欠我们江家多少,我不该恨你吗?我不能恨你吗?凭什么?凭什么现在我好像还反而对不起你了,凭什么我非要觉得这么多年来我好像像个丑角一样,我是个什么东西?我就活该被你的光辉灿烂,照的睁不开眼睛吗?我不该恨你吗?

青挽:阿澄...

江澄:就连师姐也一直都护着你,死也要护着你,我姐也是师姐也是,你到底好在哪了!

江澄有些激动地欲要往前一步,而蓝湛准备上前,金陵立马冲了过去

金陵:含光君,我舅舅受伤了

江澄:让他来,我怕蓝二吗

江澄:凭什么?凭什么魏无羡?你凭什么不告诉我?

江澄:你说过,将来我做家主,你就做我的下属,一辈子扶持我,永远不会背叛我们云梦江氏,这都是你自己说的

魏无羡:对不起,我食言了

江澄愣住了,他没想到魏无羡会这般说

江澄:都这种时候了,我要你跟我说对不起,我是多金贵的一个人哪,对不起

青挽:阿澄,别,别这样...

魏无羡:不用跟我说对不起,就当是我还给江家的,(走近江澄)这件事情都不要放在心上,忘了吧,虽然我知道以你的性格,肯定会一直记得,不过怎么说呢,我现在真的觉得都过去了,那些事情好像都是前世的事,都放下吧!我们都不要再纠结了

魏无羡替江澄擦了擦眼泪,笑了笑,青挽走过去将两人拥进怀里

青挽:阿澄,师姐对不起你,让你承受了这么多,师姐对不起你....你放心,师姐会弥补你的,相信我

这时聂怀桑也醒了过来,突然里面的人都叫了起来,金光瑶和苏涉也出来了

苏涉:宗主,你怎么样?

他们看到金光瑶的手背上已经被烧焦

孟瑶(金光瑶):没事,方才多亏你了

蓝曦臣:你怎么了?

孟瑶(金光瑶):一时不慎,悯善,缠紧我的手腕

苏涉拿出手帕缠住金光瑶的手腕,苏涉看着金光瑶的手,说:有毒

孟瑶(金光瑶):不妨事,调息片刻便可逼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