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羡羡不要

第一百一十七章 晓星尘薛洋

魏无羡打了一个响指,他们便不再动了,还没得瑟一会,又动了起来,这时蓝湛拿出琴向他们发起攻击,他们才消失

魏无羡:阴虎符

蓝湛:怎么会

魏无羡:不是我操控的阴虎符,我操控的傀儡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被斩断,看来我之前想的没错,果然有人尝试复原了阴虎符。不过只是半块而已,威力还没有那么大

这时,魏无羡发现有些弟子在不断的咳嗽

魏无羡:你们怎么了?

蓝景仪:这些粉末混在雾里,又苦又甜又腥,好恶心啊

魏无羡看向蓝湛,二人点点头

魏无羡:我们先离开这里

说罢魏无羡便带着弟子先走了,而蓝湛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追了过去

蓝景仪:可是我们什么都看不见,往哪走?

这时,突然鬼面人出现在魏无羡面前,想要抢走魏无羡腰间的锁灵囊,魏无羡用竹笛将鬼面人打退,众弟子看到鬼面人后也拔出了剑

魏无羡:想抢我的乾坤袋吗,可是你眼神不太好,拿我的锁灵囊干什么?

魏无羡:蓝湛,装神弄鬼的来了

蓝湛拿出避尘向鬼面人攻击,后来鬼面人逃了,蓝湛也跟了上去

魏无羡:蓝湛,你受伤了

蓝湛:怎么可能

魏无羡:(笑笑)也对

弟子咳嗽不止,魏无羡指着一处

魏无羡:我们往这边走

于是众人都跟着魏无羡一起行走

魏无羡:刚刚吸进的粉末的人怎么样了?

蓝思追:他们有点站不住了

魏无羡:把舌头伸出来看看,啊

随后弟子将舌头伸了出来,舌苔发绿

魏无羡:那些傀儡身上被下了毒,恭喜你们中毒了

金陵:这有什么好恭喜的

魏无羡:这也算是一种老来资谈,人生阅历嘛

蓝思追:莫公子,他们会有事吗

魏无羡:现在还不会有事,不过等到毒流进血里,流遍全身流进心脏的话,那就没救咯

蓝思追:会,会怎么样?

魏无羡:死人怎么样,他们就怎么样

众弟子:这怎么办,怎么办?

魏无羡:(调皮的翘翘嘴巴)都想治是吧?

众人点了点头

魏无羡:好,那就给我听好了,从现在起,每个人都听我的话,每一个人都要听

众弟子:好

魏无羡:好,都给我站好了,没中毒的扛着中毒的人走,如果是抬着,记得头和心脏一定要朝上

蓝景仪:我能走啊,为什么要抬着?

魏无羡:小哥哥,如果你活蹦乱跳呢,这血液的流动速度就会加快,他流进你心脏的速度也会加快,所以,一定要少动,明白吗?

众弟子:明白了

魏无羡:走!

众弟子便听魏无羡的,跟了上去

蓝思追:莫前辈,我们去哪儿啊

魏无羡:城肯定出不去了,去敲门吧

金陵:你要我们进这屋子里去?外面都已经这样危机四伏了,要是这屋子里面还藏着什么东西正在窥视我们怎么办?

魏无羡:没错,很难说究竟是外面更危险,还是屋里更凶险,不过这外面已经这样了,屋里再糟也糟不到哪去吧!走吧,事不宜迟,还得解毒呢

金陵看向魏无羡

魏无羡:去啊

随后金陵便去敲了一间屋子

金陵:这屋子里没人,快过来

魏无羡:不是找没人的屋子,而是有人的,继续找

金陵撇撇嘴继续找着

后来金凌和蓝思追分头敲门,终于找到了一个有人的屋子,于是魏无羡为了让他们能够进去,便把脚卡在门里不让店主关门,后来店主同意他们到这屋子里歇息

魏无羡:店主,怎么不燃灯啊

店主:灯在桌上,自己点

蓝思追摸到了灯,用符咒点燃了蜡烛,他们却发现屋子中全是用布扎的人,纷纷都惊慌了一下,那个店主进到了一个屋子关上了门

金陵:这个老妖婆肯定有古怪

蓝景仪:(看向魏无羡)你果然不是疯子

魏无羡:谁说我是疯子了

蓝景仪:切,那你还带着面具

魏无羡:我喜欢不行啊!造型多独特,多别致

随后魏无羡进了刚才店主进的屋子里,发现店主也是个傀儡

便出来了

魏无羡:还是别进去了,里面虽然没有什么危险,但是这个地方处处透着诡异,在别人的地盘上,我们还是乖一点比较好,我需要有个人来帮忙,你们谁想来?

思追跑了出来

蓝思追:莫前辈,我来

魏无羡点点头

蓝景仪:那我怎么办啊

魏无羡:你啊,我没让你动,你就绝对不能动,听到没

蓝景仪点了点头,于是魏无羡带着蓝思追来到了厨房,金陵也跟了过来,金陵对魏无羡说

金陵:什么鬼味道,你不想办法解毒,来这里干什么?

魏无羡:诶,你怎么知道我要叫你过来帮忙?

金陵:我不是来帮忙的

金凌捂住口鼻,魏无羡也找到了米

金陵:这里有谁杀了人忘了埋吗?怎么这么臭啊?

魏无羡:我说金大小姐,你来就一起来帮忙,不来就回去坐好,叫另外一个人过来帮我

金陵:谁是金大小姐,你说话给我小心点,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要搞什么鬼

魏无羡:那好,思追,你去打桶水给我,洗灶台

蓝思追:

金陵:洗灶台干什么,你又不是要做吃的

魏无羡:我就是要做吃的,你,去把灰给我扫了,把这些什么稻草什么的都给我清干净啊

金陵却没有动

魏无羡:还不快去

金陵看了魏无羡一眼便认命的听从调遣了,

金陵:粥有什么好的?清汤寡水

魏无羡:反正也不是给你吃

金陵:你说什么?我干了这么久还没有我的份

蓝思追:莫前辈,粥是不是可以解毒啊

魏无羡:嗯,还是思追聪明,不过解毒的不是粥,而是糯米,一个土法子

蓝思追:哦,难怪您一定要进屋,还要进有人的屋,有人住的地方才可能会有厨房,厨房里才可能会有糯米,对不对?

魏无羡:说得对,来,让开

随后魏无羡煮起了糯米粥,

魏无羡:你们还没说,你们是怎么到义城来的?不会这么巧,又在路上刚好碰到了我们吧?

蓝思追和金陵也告知了魏无羡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金陵:就是这样,我换了好几间客栈都是如此,于是我就主动出击,只要听到有什么地方莫名的出现了死猫,我就过去看看,一定要抓出是什么人在捣鬼

魏无羡看向蓝思追

魏无羡:你们也是这样?

蓝思追:我们也是啊,一路追到栎阳,遇到了金公子他们,发现我们在调查同一件事便一起行动,今天才知道这一带,在一块石碑前的村子里,问了一位猎户,才被指了义城的路

魏无羡:猎户?

魏无羡觉得事有古怪

蓝思追:莫前辈,粥好像已经煮好了

随后中毒的人都纷纷喝下了夷陵老祖特制的麻辣糯米粥,这时,众人听到了街上咚咚咚的声音,魏无羡来到门口,从门口洞中看到街上有一个拿着竹竿的白衣女子,似乎是看不见

金陵:你看到什么了?门外什么东西

魏无羡:嘘,不要说话,我在看她

魏无羡:喔喔喔,好厉害啊

这时金陵把魏无羡推开自己来看,可没看到什么

金陵:什么啊

就在这时,一张苍白的脸突然出现在金陵的面前,那人有一双白瞳

金陵看到吓的直后退,望着魏无羡

魏无羡: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金凌指着魏无羡,又把手给放下了

金陵指着魏无羡,又把手给放下了

金陵:是啊,也不过如此,勉强能看罢了

蓝思追也过去看了看,却只看见一张口中直吐血的白瞳女子的脸

(怕某些宝宝深夜看,会害怕,所以不放图了)

蓝思追同样被吓得倒退了好几步

蓝思追:莫莫莫前辈,外面…

魏无羡:喂喂喂,别说出来,说出来就没惊喜了,让大家自己去看看吧!

众弟子摇了摇头

金陵:这个时候还有心思骗人玩,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魏无羡:你刚才不跟我一起骗了?你不要学你舅舅的口吻

魏无羡:(看向蓝思追)思追她吓人吗?

蓝思追:吓人

魏无羡:那你再看看

蓝思追:啊?

魏无羡:这个是你修炼的好机会啊!就是因为吓人你才要多看看,你看仔细一点,告诉我她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蓝思追又看了看,欧阳子真也看了看

魏无羡:怎么样,看到了什么?

金陵:白瞳,女的,很矮很瘦,长的还行,拿着根竹竿

魏无羡点了点头

欧阳子真:这个女孩子大概只有十五六岁,瓜子脸,很是清秀,清秀之中还有一股活力,木簪的尾巴上面雕着一只小狐狸头,瘦小并且体态纤细,虽然并不整洁,但也不算肮脏,如果整理一番,一定是一位可爱的美人

魏无羡:嗯,不错不错

魏无羡:由此观之,这位小朋友将来一定是个情种

蓝思追:这女孩子大概到我胸口,衣衫褴褛,不太整洁,像是街头乞儿的打扮,那根竹竿似乎是一根盲杖,白瞳嘛?不是因为她是怪物,而是因为她是名眼盲之人,而且她不断用竹根敲击,像是要表达什么却说不出来,还有她的脖颈上好像有黑色的纹理

魏无羡:嗯,不错。金陵看的多,思追看的仔细

于是魏无羡又看了看门外的女子

魏无羡:喂,这位姑娘,一直跟着我们,是有何事吗?

这时阿菁转身过来,张口想说些什么,却无法发出声音

蓝思追:难怪无法开口说话,又盲又哑,真可怜

随后阿菁赶忙跑走了,这时突然有人过来了,魏无羡看见他手上拿的霜华以为他是晓星尘,便用点睛召将术把他救了进来

薛洋:(扮成晓星尘)你们是什么人?

魏无羡:小师叔,故人在此

只见他吐出一口血,魏无羡便让蓝思追盛了一碗糯米粥

金陵:喂,这个人我们还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是敌是友,为什么要贸然救他?万一是个恶人,岂不是救了一条毒蛇进来?

蓝景仪:可是他也有可能是个好人啊!你没看他在外面被傀儡围攻,肯定不是坏人,再说了,见死不救有违我辈家训

金陵:行,你们都是好人,折了谁可别怪我

蓝思追拿了一碗粥过来了,蓝思追注意到“晓星尘”身上的霜华剑,众人都围了过来

蓝思追:莫非他是…

蓝景仪:晓星尘

这时一大堆傀儡在街上

蓝思追:糟了,外面有好多傀儡

蓝景仪:好多是多少?

蓝思追:我不知道,整条街上都是,大概好几百,我看这个门要撑不住了

魏无羡在房屋外面加了层结界,过了一会“晓星尘”醒了,“晓星尘”拿出了一支发簪,魏无羡僵在了原地

薛洋:(假扮成晓星尘)大人跟大人说话,小朋友们就出去吧

魏无羡让他们出去候着

魏无羡:你们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外面的粉尘应该沉了,出去千万不要乱跑乱踩激起粉尘,放慢呼吸

后来众弟子都出去了,只剩下蓝思追

魏无羡:思追,你最懂事,出去带带他们,能做到吗?

蓝思追应下便出去了,魏无羡便把门关上了

魏无羡:毒粉的解药

薛洋:不错,比你那碗可怕的粥有效多了,对吧?而且还是甜的

魏无羡:阁下的戏码真是太足了,从刚才外面的奋勇杀尸,力尽不支,中毒晕倒,为了演给我们看,也真是煞费心机啊!

薛洋:不是演给你们看的,而是演给你(指着魏无羡)看的

薛洋:我猜你们还没有告诉他们你(指着魏无羡)究竟是谁吧,所以我没有拆穿你,让他们出去,我们关起门来私下谈,怎么样?是不是很贴心?

魏无羡:所以义城的傀儡,都是你用阴虎符做的?

薛洋:从你们一进来吹起那支笛子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不过大雾弥漫,我们又这么多年没见了,所以我只能试探一下,虽然含光君有点麻烦,不过我那朋友在义城缠住他一时半刻却还不难

魏无羡:我没工夫听你废话,你这支簪子从哪来的?!

薛洋:(笑笑)我想让前辈你帮我一个忙,一点小忙

薛洋把锁灵囊给了魏无羡

魏无羡:这是什么人的灵识?碎成这样,浆糊都糊不起来

薛洋:如果这个人的灵识这么容易就粘的起来,那么我还求你们帮忙做什么呢?

魏无羡:如果你想让我们帮你修复这个灵识,恕我直言,这里面灵识装的也太少了,而且,如果当灵识自己没有求生欲望的时候,那么九成是就不回来的,而且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人应该已经死了,既然已经死了,我怎么能救的回来?这些问题你难道不清楚吗?

薛洋:我不清楚,我不管,温宁不也是死了吗?你既然能复活他,就一定有办法

魏无羡:谁跟你说温宁死了?他当年根本就没死好不好?既然你叫我一声前辈,我就给你卖个乖,江湖上的传闻啊,大多都不可信

魏无羡:好了,你现在告诉我,你这支发簪到底是从哪得来的

薛洋:我不管,我不管,这个忙,你们不帮也的帮,前辈你们不要忘了,你们带的那群小朋友,在门外眼巴巴的望着你们,等着你们带他们脱险了

魏无羡:多年不见,阁下还真是死性不改,薛洋,你说好好一个流氓为什么装其他人

薛洋将人皮面具摘了下来

薛洋:被你发现了

魏无羡:故意装作中毒,让人不好意思不救你进来,故意把霜华露出一截,不仅会使用苦肉计,还会利用别人的同情心,演的好一派清逸出尘,大义凛然,若不是我们之前交过手,我恐怕要顺理成章的认为你就是晓星尘了

薛洋:谁让他名声好,我名声坏呢,当然要装成他,才比较容易获取别人的信任

魏无羡拍了拍手

魏无羡:好演技啊

薛洋:哪里哪里,我有一个朋友,那才叫做演技精湛,我自叹不如

薛洋:废话少说,你可是夷陵老祖,诡道开创者,我尊你一声前辈,这个忙你非帮不可

魏无羡拿出从温宁脑中拔出来的长钉

魏无羡:控制温宁的黑色长钉,是你做的吧?既然阴虎符你都能复原一半,修复一个灵识,何须要我们帮忙

薛洋:这不一样,你是开山者,如果你不先造出阴虎符,我就没办法赋予阴铁半个阴虎符的功效。没想到,当年一别,你居然能用阴铁造就阴虎符这么一个宝贝,也算是我当初看走了眼

魏无羡:所以当年你果然私藏了常氏的阴铁

薛洋:错了,我是私藏的阴铁,但不是常氏的阴铁

魏无羡:哦?

薛洋:栎阳常氏是什么仙门世家,怎么会有阴铁,你们也太好骗了,我是私藏了一枚阴铁,但是,是在上不夜天前就私藏了的

魏无羡:怪不得,我们当年在常氏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看到阴铁

薛洋:阴铁有灵,四方镇之,世人只知道这句话,却不知道这后面还有一句,四方之气,尽归玄武

魏无羡:屠戮玄武

薛洋:所以说啊,魏前辈你好运气,居然无意之中就发现了封印在铁剑之中的最后一块阴铁碎片

魏无羡:所以你早就知道有五枚阴铁的事实?

薛洋只是笑着不说话

魏无羡:那你还真是厉害,能将阴铁藏匿这么多年,不露一点风声,所有的人都以为是我拿走了你的阴铁炼就了阴虎符,自叹不如

薛洋:不不不,还是你比我厉害,我只是偶然间发现了一些阴铁的秘密,而你却是无师自通做出阴虎符

魏无羡:你还真是谦虚

薛洋:这不是谦虚,这是事实,我说话从来不喜欢夸夸其谈,就好像我说要杀一个人全家,那么就一定是全家,连条狗我都不会给他留下

魏无羡:比如说栎阳常氏和白雪阁

只见薛洋在那儿狂笑不止,这时,温宁破门而入,薛洋也夺走了魏无羡手中的锁灵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