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羡羡不要

第七十六章 离经叛道

青挽他们跑着跑着发现了站在雨中撑着伞的蓝湛

青挽:蓝湛?你来阻我们的吗?

蓝湛:青挽,魏婴,你们要去哪

魏无羡:不知道,不过天大地大,总有我们容身的地方

蓝湛:你们要想好,此一去,便是真正的离经叛道,不容回头

青挽:呵,离经叛道,如今的金氏与当初的温氏有何区别,一幅幅恶心人的嘴脸说着虚伪的话,惦记着不是他们的东西

魏无羡:蓝湛,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一起许过的诺言,而如今你告诉我孰强孰弱又孰黑孰白

蓝湛:魏婴,青挽!

魏无羡:这难道就是你我誓死守护的诺言!

魏无羡:只恨我在围猎之时,没能坚持阻止兰陵金氏以生人做诱饵,否则温宁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我已经错过一次救人的机会,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会放手。更何况(魏无羡看向温宁)我必须要救他,世人不信我,惧我怕我都没关系,我只要我阿姐就够了,其他人我也不需要

青挽:羡羡...

魏无羡:(掏出陈情)蓝湛,如果我跟他们之间必有一战,那我宁愿跟你决一死战,要死,也至少,死在你含光君的手上,不冤了,就是对不起我阿姐

青挽:不可!我不允许!

随后蓝湛让了路,魏无羡带人离开了,青挽留了下来

青挽慢慢走向蓝湛,抱住了他

青挽:对不起,蓝湛...请你相信羡羡,他真的没有负天下人...求你一直护着他..(尽管我知道,你一定会护着)

随后青挽坐上白虎,走了,蓝湛伸出手想要抓住青挽,却只抓住了一缕衣袖,最终还从手中滑走了

蓝湛放下了伞,任凭大雨拍打

姚宗主:多年不出山的蓝老前辈都来了

龙套:哼,我就知道迟早会这样

姚宗主:且看如何收场吧

金光善:光瑶,就由你来向诸位宗主讲一讲魏无羡的所做所为吧

孟瑶(金光瑶):此次在穷奇道,魏无羡将温宁做成了傀儡,大开杀戒,遭杀害的督工有四名,脱逃的温氏余党约五十人,魏无羡带着他们进入乱葬岗后,站了当年薛重亥的伏魔殿,并在山下设下重重屏障,我们的人到现在一步都没上去

江澄:这件事做得确实不太像话,我代他向兰陵金氏赔罪,若有什么补救之法,请尽管开口,我必然尽力解决

金光善:江澄宗主,本来看在你和青挽姑娘的面子上,我本应一句话都不说的,可是这些督工不光是我们金家的,还有其他家的,对吧?

龙套:正是,魏婴所杀的还有我的门人

姚宗主:没错,金宗主大仁大义,不予追究,可我们做不到

江澄:诸位有所不知,魏无羡要救的那名温姓修士,名叫温宁,他与他姐姐温情,在射日之征中曾于我二人有恩,所以…

聂明诀:有恩又是怎么回事,岐山温氏不是云梦江氏灭族血案的凶手吗?

蓝曦臣:温情温宁姐弟我倒也是略知一二,之前来过蓝氏听学,他们的性情倒是与温氏他人不太一样,之后虽未见过,但是射日之征里,他们从未参加过一场凶案

聂明诀:没有参与,也没有阻拦,看起来倒像是温若寒身边的红人

蓝曦臣:温情即是温若寒的亲信,想必想拦也拦不住吧

聂明诀:既在温氏作恶时,只是沉默而不反对,那就等同于袖手旁观,总不能在温氏兴风作浪时,享受优待,温氏覆灭了却又不承担苦果,付出代价吧

姚宗主:聂宗主所言正是,既然温情是温若寒的亲信,说她没有参与,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哼,温氏哪个人没有沾几条人命,或许是我们没有发现罢了

金光善:江宗主,这原本是你的家事,我不该插手,但是,关于这个魏婴,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啊

江澄:请讲

金光善:魏婴是你的左右手,你很看重他,这个我们都知道,可是反过来,他对你这个家主是不是尊重,那可就不好说了。反正我当家主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哪家的下属敢如此狂妄不堪,居功自傲的,知道外面怎么说吗?在射日之征里,你们江家所有的战绩都靠他魏无羡和江 青挽两个人撑的,这不是无稽之谈吗?现如今他们二人更是明目张胆的对抗众人,实在是可恨啊,一个女子整日和魏婴待在一起,不免让人家留下话柄

姚宗主:是啊,金宗主让魏婴交出阴虎符原本是好意,是怕他驾驭不了以免酿成大祸,可他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为别人都觊觎他的法宝吗?哼,可笑,谁家没有几件镇家之宝啊,况且他的阴虎符还来路不明

江澄:栎阳常氏的阴铁被薛洋盗走,当时我们都在场

姚宗主:从栎阳到清河,谁知道那个魏婴有没有和薛洋私下串通呢?

龙套:你们也不想想,是谁把那个温氏修士变成了傀儡

金光善:魏无羡对我金某有怀疑倒也无妨,但是他是江氏中人,深受江家之恩,却屡屡不听江宗主的教诲,那天在百家花宴那么大的场合,他和江 青挽当着面说翻脸就翻脸。说走就走,可背着你呢?他们二人在百凤山跟人说,我从来没有把江宗主放在眼里,这大家都听见了吧?

众人:是啊是啊

蓝湛:没有

金光善:你说什么

蓝湛:我没有听过魏婴和青挽说这句话,也没有听到他们表示半分对江宗主的不敬之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