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羡羡不要

第七十一章 蓝湛的抹额被扯下了

蓝湛伸出手正想将青挽拉回来,魏无羡更快一步的将青挽拥揽在怀中

魏无羡:阿姐,你总是冒冒失失的,万一磕到了可如何是好

魏无羡的眼神让青挽有些红了脸,青挽忙跳出了魏无羡的怀抱

青挽:(我天,我这是咋回事,虽然不可否认我家羡羡帅的没谁了,可是他是蓝湛的啊,我居然还找死的在蓝湛面前跟羡羡亲密接触..上帝佑我阿门)

蓝湛看了看自己伸出的手,随后便放下了

青挽: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我让白虎拖着猎物先回去了啊

魏无羡:我帮你吧阿姐,我们一起回去

就在这时,金子轩与江厌离走了过来,青挽赶紧拉住魏无羡与蓝湛的手躲在一旁

青挽:

蓝湛与魏无羡都看着青挽抓着他们的手

魏无羡:(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阿姐的手确实比我白上好多啊....)

魏无羡:我就知道这个金夫人,一定会让师姐跟那个花孔雀单独约出来的

只见金子轩四处查看了番,发现地上有绿色粘液

金子轩:此地不安全,这是量人蛇爬过留下的粘液

江厌离:什么?

金子轩:是从南蛮之地流传过来的一种妖物,无非就是遇到人时会突然竖起来,然后跟你比长。如果比你长就把你吞掉,看上去可怕,其实并没有什么

青挽:这么说起来,我倒挺想看看这量人蛇

魏无羡:切,这个金子轩竟会唬人,量人蛇有什么好稀奇的

金子轩:这只量人蛇表皮上有鳞甲,应当是变异的,一般人很难对付。不过,这次百家围猎,所有的猎物都不怎么样,根本伤不了我们兰陵金氏的人

魏无羡翻了个白眼

江厌离:围猎伤不到人便是最好的了

金子轩:不伤到人

青挽:(小声说道)我去,这个金子轩平时看着话也没这么多啊,这时候挺能装逼的,我腿都麻了...

金子轩:伤不到人的猎物有什么意思,你若是来我们兰陵金氏的私人猎场,你可以看到很多没见过的猎物。正好我下个月有空,可以带你去

江厌离:多谢公子好意,不过,不必麻烦了

金子轩:为什么,你是不喜欢看围猎?

江厌离摇了摇头

青挽:这个小子似不似傻

魏无羡:我看是,这个花孔雀真是话多

金子轩:那你为什么答应这次前来

江厌离:我是...我...

金子轩:你是不喜欢看围猎,还是不喜欢跟我在一起

青挽:(我嘞个丢,不喜欢你,不喜欢你能嫁给你给你生娃?脑子想嘛呢,正想给你天灵盖掀开看看里面装的啥)

江厌离听金子轩这般说,有些慌了神

江厌离:不是的,不是的..我..

金子轩背过了身子

金子轩:也罢

江厌离:(看着金子轩不知所措)对不起..

金子轩:你没什么对不起的,随便你怎么想,反正这次也不是我邀请你来的,不愿意去就算了

魏无羡与青挽听金子轩这般说,气急了,本想冲出去却被蓝湛拦住了

青挽:蓝湛,你拦什么,这种渣男,看我怎么收拾他

魏无羡:无耻狂徒,不过也罢,让师姐认清楚他的真实面貌,以后就再也不要跟他来往了

江厌离看着金子轩生气了

江厌离:打扰了

说罢便转身离去,而此时

金子轩:站住!

魏无羡飞身前去将金子轩打退了几步

青挽:羡羡!

青挽便起身可蹲的时间太长,腿麻了,脚下一软,蓝湛一看忙抓住青挽,青挽倒在了蓝湛的身上,不小心的是青挽扯下了蓝湛的抹额.....

青挽:(卧槽!!我怎么!!我怎么扯下了蓝湛的抹额了,啊啊啊啊!!!我..我...)

青挽面不改色的抖着手赶紧给蓝湛绑了上去,蓝湛的耳尖泛着一抹粉红

便飞身来到了江厌离身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金子轩:魏无羡,怎么又是你

魏无羡:我还想问你,怎么又是你

金子轩:无故出手,你疯了吗?

魏无羡:什么叫无故出手?我打的就是你,你恼羞成怒抓我师姐干什么?

金子轩:我不抓住她,难道让她一个人在山里乱跑吗?

这时金子轩也气的拔剑相向,青挽立刻将魏无羡拉至自己身后

魏无羡:阿姐!

蓝湛及时出手将剑打掉

魏无羡:金子轩!

魏无羡的戾气又出来了,他不敢想若是刚才蓝湛晚了那么一点,青挽会怎样,他一想就只想杀了眼前这人

青挽:羡羡,冷静

蓝湛:魏婴

魏无羡看向青挽,青挽看着魏无羡的眼睛

青挽:冷静下来,阿姐没事阿姐没事啊,不怕

魏无羡慢慢的平息了下来,此时,金子勋来了

青挽:(怎么哪都有他,长得丑事儿还多)

金子勋:怎么回事,子轩,是不是那个姓魏的又找你麻烦了?

金子轩:你先别管

此时魏无羡拉着青挽与江厌离便要走

金子轩:站住!

魏无羡:怎么,还想打?

金子勋:姓魏的,你什么意思?三番两次找子轩麻烦

青挽:我们找麻烦?

青挽冷眼看着金子勋,金子勋顿时不敢说话了

这时,金夫人也赶了过来

金子勋:叔母

金子轩:母亲,你怎么来了?

金夫人:你少自作多情,谁说我是来看你的?

金夫人走向江厌离,握着江厌离的手

金夫人:阿离,你怎么这般模样?

江厌离:多谢夫人,我没事

金夫人转向金子轩:是不是这个臭小子又欺负你了?

江厌离摇了摇头

江厌离:没有

金夫人:子轩,你要死吗?你出门之前是怎么答应我的?

金子轩:我…

魏无羡:我不管令郎之前,答应了金夫人什么,但从今天起他跟我师姐,就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了

魏无羡说完准备拉着江厌离青挽离开,却被金子勋阻拦

金子勋:魏无羡,我叔母可是你长辈,你这么说话,是不是有点太狂妄了?

青挽:怎么哪都有你,真当我好欺负的?(随后转向金夫人,行了礼)金夫人,羡羡见自幼疼爱自己的师姐受了委屈,语气难免有些冲了些,还望金夫人见谅。我们也并非故意找事儿,实在是金公子多次出言不逊,我云梦江氏也是仙门世家,若是这也需得忍着的话,不得让旁人看笑话?

金子勋:魏无羡,江 青挽今天可是百家围猎的大日子,你们风头出的很啊。五成的猎物被你们二人给占了,是不是很得意啊?

魏无羡:对我阿姐说话客气点

蓝湛:五成猎物?

弟子:含光君,你还不知道吧?我们方才在猎场里围猎,找了半天,竟然发现猎场里一只猎物都没有了

弟子:是啊,我们问了观猎台那边的敛芳尊才知道,开猎还不到半个时辰,所有的猎物要么自己自投罗网走向云梦的陷阱,要么被神兽白虎抓去了

金子勋:哼,说好不用兽语唤兽,你竟直接唤出神兽白虎,你全然不顾及旁人,只顾自己,你们云梦难道还不够狂妄吗?

魏无羡:这不是你们金氏自己说的吗?夜猎场上各凭本事,怎么现在不服了?

金子勋:你们靠的不过是邪魔歪道而已,又不是真的凭自己的本事,不过是唤兽、吹笛子而已,这算哪门子的真本事

青挽:我是邪魔歪道,你不服,你也唤兽啊,我有拦着你吗?

金子勋:你们这般破坏规矩,比阴谋诡计好不了多少

魏无羡:那好啊,我竟然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本事了,那就麻烦请你拿出来先赢过我,让我见识见识

金子勋:你!

金子勋:(笑了笑) 不过也难怪你不觉得自己错了,魏公子破坏规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上次的花宴还有这次的围猎大会都没有佩剑,这么大的场合,半点礼数也不讲究,你把我们这些随你一同出席的人放在哪里了?

魏无羡:蓝湛,刚才谢谢了,帮我阿姐挡了一剑

金子勋:(走到魏无羡面前)云梦江氏的家教也不过如此嘛,竟然能教出一个邪魔歪道来

青挽:(凝结兽瞳,手心燃起了兽火)金子勋,你是真当我不敢把你怎么样吗?你屡次对我云梦对我青衫出言不逊,今日当着金夫人在场,你也能大言不惭的说出这些话,金夫人都未曾说过什么,你一个晚辈叽叽喳喳像什么样子?我可不介意让你试试我的凤火到底多热,我能看到你的心脏在哪个位置,我也能看到你的胃肺脾在何处,我能让你任何一处燃起,你想试试吗?

青挽甜美的脸庞,笑着说出跟她完全不符的话,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