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羡羡不要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大结局前篇

苏涉:宗主,让我去

然而苏涉被金光瑶拉住了,便再一次进去了,青挽他们也跟了进去

这时苏涉打开棺盖,金光瑶看着棺内,瞬间睁大了眼睛,嘴唇哆嗦个不停,然后开始往后退,蓝曦臣和青挽上前震惊的看着棺内的尸身,聂怀桑却跪了下来,

青挽:这是…赤峰尊...

聂怀桑:大哥

蓝曦臣:大哥

聂怀桑冷漠的瞪着金光瑶,蓝曦臣也转身望着金光瑶

蓝曦臣:你,你到底要做什么!

可是金光瑶只是震惊的盯着那个棺材,嘴唇发颤,说不出话来

魏无羡:泽芜君,你这可就错怪金宗主了,依我看哪,这里面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他埋下的,即便原先是他埋的,现在早就被人掉包过的,你说对不对呀,金宗主?

这时,苏涉拔出剑指向魏无羡,青挽站在魏无羡身前,蓝湛也盯着苏涉

苏涉:魏无羡,是不是你搞了什么鬼?

魏无羡:不是我不谦虚啊,如果是我要搞鬼,想必你家宗主现在伤的,恐怕就不是一条手臂那么简单了,金宗主,你可还记得当年在金麟台上秦愫给你的那封信?告诉秦愫你干的那些好事是秦夫人以前的侍女碧草,可是碧草为什么会突然决定抖出你的那些事情,难道她背后就没有人推动吗?还有你关起来的那位思思姑娘,是谁救走了她,又是谁教她和碧草去了云梦江氏,当着所有人的面抖出你的秘密,他竟然能一无一时的查出你的那些隐秘过往,抢先一步来到这里,把你想挖的东西换成了赤锋尊的尸体,等你到达的时候送给你,还有什么不可能呢?

某和尚:宗主,这土地显然被人挖过,应该是有人从另一边进来过

孟瑶(金光瑶):果然!

金光瑶来到赤锋尊的棺边,手紧紧握成拳头,愤怒的看着里面的聂明玦

魏无羡:金宗主,你有没有想过,今晚你是螳螂,但是你背后还有一只黄雀,那个一直盯着你的人,此时此刻,说不定就藏在某个角落窥视着你的一举一动啊,啊,不对不对,说不定,他不是人

金光瑶被吓的后退了一步

苏涉:魏无羡,你少做这些虚张声势的恐吓之语

孟瑶(金光瑶):别费无谓的口舌之争,待我毒散了,立刻点好剩下的人整装出发

苏涉:是

后来苏涉把魏无羡和江澄给绑了起来,青挽待在了魏无羡的旁边

苏涉:宗主,后面收拾妥当了

金光瑶看着苏涉身上的伤口,便立马拿出身上的药放到他手上

孟瑶(金光瑶):先把你的伤口处理一下

苏涉:是

苏涉把药撒到自己的伤口上,青挽一直盯着苏涉,似乎看到了一些东西

魏无羡:这个苏涉对别人都阴阳怪气的,唯独对金光瑶倒是尊敬有加呀

青挽:苏涉!

这时苏涉转过身来,正好让人看到了苏涉身上的千疮百孔

魏无羡:竟然是你!

江澄:千,疮,百,孔!

青挽:这一切都是你们干的?

魏无羡: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聂怀桑:二哥,这是怎么回事啊?

青挽:当年都是你做的?!

蓝曦臣:(走近金光瑶)所以这也是穷奇道截杀的一环?你让我们召来魏公子就是因为你早知道金子勋会因为千疮百孔咒而去杀他,是吗?

孟瑶(金光瑶):二哥,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江澄:那还用问吗!如果金子勋没有中咒,后面的一切根本就不会发生!一次截杀,帮你解决了金子勋和金子轩两个平辈子弟,为你继承兰陵金氏,坐上仙督之位扫清了所有障碍,苏涉下的咒,他是受谁指使,还用问吗

青挽: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孟瑶(金光瑶):为什么?我不早就告诉你了吗青挽,因为我爱你啊,金子勋多次对你出言不逊我自然是要杀他的,可是魏无羡与你关系太过密切,这怎么可以呢,你是我的啊,你只能是我的啊。我做的这一切不都是因为你吗,我当上了仙督,我就能配得上你了啊青挽

在场的都怒视着孟瑶

青挽:你真的太可怕了,你这个阴险小人!

苏涉:小人?你们有什么资格骂宗主是小人?你们这些人自诩名门正派,高洁之士,不过就是仗着自己投了个好胎有个好家世,有什么资格目中无人,我们这些外门弟子就不是人了?如果我有能力自保,我会被别人要挟,会被你们蓝家像扫落叶一样,说逐出家门就逐出家门吗?

蓝湛:背信弃义者,姑苏蓝氏不留

苏涉:你们!

苏涉:含光君,我真是讨厌你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就因为那点小错,你就永远不能放过我!仿佛我一生下来,就低人一等,除了宗主,你们谁给我好脸色看!

苏涉:我告诉你们,像金子勋这样目中无人的人,我见一个杀一个,我见一个杀一个!

青挽:呵呵

青挽凝聚了兽瞳,发生了兽化

青挽:像你们这种恶心人的东西,我见一个你们就得死一个!

这时魏无羡突然吹起口哨,后来金光瑶忽然吐出一口鲜血,转头看着魏无羡,从地上爬起来,朝魏无羡那走去

孟瑶(金光瑶):夷陵老祖不愧是夷陵老祖,即便这半块阴虎符是薛洋复原的,即便你没有陈情,你也能操纵得了

金光瑶靠近魏无羡之时,蓝曦臣便试着慢慢运转灵力,就在金光瑶说完后,蓝曦臣灵力便拔出剑架在金光瑶的脖子上

孟瑶(金光瑶):泽芜君,你恢复灵力了?

这时苏涉趁蓝曦臣不注意时,拿着剑朝魏无羡刺来,不过被青挽发现了,青挽一掌兽力将苏涉打飞,顿时吐了口血,晕倒在地不起,青挽解开了绑着江澄和魏无羡的绳子

魏无羡:金宗主,交出来吧,你留着也没什么用

金光瑶衣袖滑出那半块阴虎符掉到了金光瑶的手上,而金光瑶却松手使它掉在了地上

魏无羡:金宗主,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你这阴虎符是拿什么炼的,单凭薛洋的那一块儿应该是炼不出来的吧

孟瑶(金光瑶):随手捡的

蓝曦臣:所以从一开始,从那个时候起,你就已经觊觎阴虎符了?

魏无羡:恐怕更早吧,你和薛洋第一次合作,是在不净世里吧

孟瑶(金光瑶):算是吧

江澄:你倒是承认的痛快

孟瑶(金光瑶):事到如今,多做一样,少做一样还有什么区别吗?

后来金光瑶便开始讲起了当年的事情以及他被人威胁的事,随后蓝曦臣又问了他几个问题,而金光瑶承认自己用那样不堪入目的方式杀了他,蓝曦臣无法忍受扇了他一巴掌,后来他自己也很震惊打了金光瑶

青挽:阿离,和金子轩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

一瞬间所有人都看着孟瑶与青挽

孟瑶(金光瑶):我只是让苏涉控制傀儡,原本想杀的是魏无羡,可是金夫人非要替他挡上一剑不可,那能怪谁呢,而金子轩这个倒霉鬼,只能说他去瞎凑热闹撞上了而已

金陵: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小叔叔,你为什么这么做,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你说话,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

青挽看到金陵这个样子,很是心疼,便上前把金陵抱在怀中,金陵将脸埋进青挽怀里痛哭着,金光瑶想上前摸金凌的脸,可是后来又收手了

孟瑶(金光瑶):为什么?阿凌,那能你告诉我为什么吗,你告诉我,为什么我总是对人笑脸相迎,却未必得到一分好脸色,而你父亲不可一世,却人人对他趋之若鹜,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同为一人之子,你父亲可以闲适地在家陪着自己最爱的妻子,逗着自己的孩子,而我却要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理所当然地指派去做各种事!

金光瑶慢慢蹲了下来

孟瑶(金光瑶):为什么明明生辰都是同一天?金光善却可以在给一个儿子大办宴席庆生的同时,眼睁睁的看着他手下的人把另一个儿子从金麟台上踹了下来!他让人把我从金麟台上踹下来,从最高一层一直滚到了最下面一层!阿凌,你现在告诉我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孟瑶(金子轩):我不是不想做个好人,我对我这个父亲也是有过期待的,曾经只要是他的命令,不管是害魏公子也好,还是护着薛洋也好,不管多蠢,多招人恨,我都会去做,阿凌,你知道让我彻底失望的是什么吗?不是我在他心里永远比不上金子轩的一根头发,或是他接回了莫玄羽,不是他连我抱你都不让,也不是后来他想尽办法架空我,而是…而是某次他又出去花天酒地的时候,对身旁酒女吐露的心里话,你知道为什么像他这样一个挥金如土的大家主,不肯费一点点的举手之劳,给我母亲赎身吗?

金光瑶告诉了他们当年的事情

孟瑶(金光瑶):(望着蓝曦臣)二哥,你看,我这个儿子就值得四个字“哼,不提了”,尽管我作恶多端,可我爱你是真的啊青挽。在我人尽可欺的时候是你啊,是你对我笑对我温柔想问的啊。你是除了我阿娘,第一个对我这般好的女人啊

金光瑶笑了起来,跪在了地上

蓝曦臣:纵使是你的父亲,可你也…现在说这些,还有何用

孟瑶(金光瑶):是没用了,没办法,做尽了坏事却还想要人垂怜,我就是这么一个人

青挽:可怜至极...

后来金光瑶神色一变,朝金陵攻去,青挽一掌拍向孟瑶,谁知孟瑶一转身将金陵抓了过去

青挽:金陵!

金光瑶用琴弦勒住了金凌

孟瑶(金光瑶):别动

苏涉准备上前,却被蓝曦臣用剑给拦住了

江澄:魏无羡,你不是缴了他的武器吗

魏无羡:我的确缴了他的琴弦,除非金光瑶的修为已经高到可以凭空化物

蓝湛:他藏在体内

魏无羡:真是好手段哪

孟瑶(金光瑶):不必这么激动,阿凌毕竟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还是那句话,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过段时间,诸位自会看到一个完好无损的阿凌

江澄:金光瑶,你要人质,要我也一样

孟瑶(金光瑶):那可不一样,你们都受了伤行动不便,会拖我后腿的

魏无羡:金宗主,你好像忘了捎上一样你最重要的东西,你最忠心的下属还在我这边

蓝曦臣:金宗主,你又说了一次慌

孟瑶(金光瑶):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蓝曦臣: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我现在根本分不清你说的哪句是真话

这时大门口传来了声音,众人都看着大门,突然有一人破门而入,一身白衣跌入殿内,青挽看到来人,立马扶着他起来

青挽:思追?你怎么会在这里了

蓝思追:魏前辈,青挽前辈,含光君,我实在拦不住他

魏无羡:拦住谁?

众人都看向了大门口,只看见一个浑身都是黑气的人,手里还拿着刀

聂怀桑:大哥

众人都震惊的看着拿着刀的人,才发现那把刀竟是霸下

蓝曦臣:霸下

这时,那个人提着刀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青挽和魏无羡看到了他脖子上的黑色纹理

青挽:这是温宁!

江澄:魏无羡,怎么回事,温宁怎么会拿着霸下?

魏无羡:不知道,思追怎么回事

蓝思追:我也不知道,我在外面遇到他就这样了,我想拦他,可是拦不住

这时魏无羡吹起了口哨来阻止温宁,但是温宁没有停下,眼看温宁马上就要进来了,青挽看着他手里拿着的霸下,便突然想到他可能是被霸下的刀灵附体,温宁朝着金光瑶走去,这时温宁忽然咆哮一声,举着刀向金光瑶跑了过去,金光瑶松开了琴弦,把金陵准备推向旁边,却由于魏无羡眼抢先一步,把金陵扑到一边,温宁的刀落到了地上,青挽和江澄跑到了魏无羡身边

青挽:羡羡!阿陵!

江澄:魏无羡!金凌!

魏无羡扶着金陵

魏无羡:金陵,金陵你没事吧?

金陵:没事,我没事

这时旁边出来了惨叫声,魏无羡和青挽他们回过头就看到地上一只的手臂还有正在后退的金光瑶,魏无羡他们看到蓝湛拿着还在滴着血的避尘

青挽:蓝湛...

这时,温宁站了起来望向了他们,向他们一步一步走进,蓝湛拿出了琴弹了起来,而蓝曦臣也拿出了萧吹了起来,然而温宁仍在一步一步走近,而金光瑶慢慢后退,突然温宁举起了刀

金陵:宗主,快跑!

江澄:闭嘴

温宁突然把刀对向了金陵,向金陵砍了过去,魏无羡施法用一根绳子拖住了温宁,可是没能无用,青挽眼看就要来不及了便闪身将金陵拉至自己身后,魏无羡与蓝湛心里一跳

魏无羡:温琼林!

正在那把刀距离青挽还有一寸时,温宁停了下来

温宁:公子,青挽姐姐!

魏无羡:温宁

温宁:公子,我控制不住它

于是温宁便用手挡住了那把刀,血一滴一滴的流了下来,青挽便唤出鳯桦,催动着兽气来引导霸下回归赤峰尊身边

江澄:魏无羡

江澄把他的陈情扔给了魏无羡,魏无羡接过后便开始吹了起来,江澄看着魏无羡,嘴角微微上扬,魏无羡吹着陈情,与青挽共同合力引导着霸下,控制着霸下往聂明玦的棺材那边走,众人(除金光瑶和聂怀桑)都跟了过去,随后魏无羡在聂明玦的棺材上用陈情敲了几下,然后施法让温宁松开了霸下,蓝湛及时扶住温宁,魏无羡继续吹着陈情引着霸下回到聂明玦的棺材中,这时忽然传出一声惨叫,魏无羡他们都跑了过去,就看到拿着刀的苏涉,和倒在地上的聂怀桑

聂怀桑:苏涉,你为什么要杀我?

苏涉:不是,不是,我没有,我没有

聂怀桑:救命啊救命

青挽:小聂子!

苏涉指着聂怀桑,道:是你自己!

这时,蓝曦臣似乎注意到后面有些动静

蓝曦臣:小心!

苏涉转过身,便看到霸下直直的插入了他的胸口,苏涉就当场死亡,魏无羡这时继续吹起陈情,制止住霸下,然后又把它放回到了聂明玦的身边,魏无羡施法把棺盖给盖上,还给它下了封印。蓝曦臣走向聂怀桑给他包扎着,魏无羡与青挽蓝湛在一边

魏无羡:阿姐,你怎么又这般不顾自己安危了,方才多危险啊,你能不能不要再这样做了,我真的受不住....

青挽有些愧疚

青挽:对不起啊,我下次不敢了

蓝湛的脸色也十分差,周身的冷气让青挽打了个冷颤,蓝思追看着青挽和魏无羡蓝湛,抓紧了手上的玩具。这时身边突然传来了动静,他们回头一看,便发现蓝曦臣拿剑刺向了金光瑶,他们都震惊的站了起来

孟瑶(金光瑶):(望着蓝曦臣)你!

魏无羡:怎么回事

青挽:孟瑶...

聂怀桑:我刚刚看见三哥,哦,不,看见金宗主把手伸到背后,不知道他是不是要…是不是...

孟瑶(金光瑶):蓝曦臣,蓝曦臣

蓝曦臣:金宗主,我说过你若再有动作,我不会留情你没听到吗!

孟瑶(金光瑶):是!你是说过,可我有吗

这时,众人都看向了聂怀桑

孟瑶(金光瑶):你看他干什么,别看了,你能看出什么,连我这么多年都没看出来呢,(望向了聂怀桑)聂怀桑,你可真是不错,啊?我居然是这样栽在你的手上!

金光瑶想要站起来

蓝曦臣:别动

可是金光瑶并没有理他

蓝曦臣:别动!

金光瑶依旧想站起来,而蓝曦臣也随着他站了起来

孟瑶(金光瑶):好一个一问三不知,难怪了,藏了这么多年,真是委屈你了

聂怀桑:(颤抖)曦臣哥你要相信我,刚才真的看见他的手在背后…

孟瑶(金光瑶):(想要上前)你!

蓝曦臣:我说了别动!

孟瑶(金光瑶):(抓起剑捅深自己)蓝曦臣啊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有做过,(上前一步望着青挽)可我独独从来没想过要害你与青挽一分,当初云深不知处被烧时,你逃窜在外,救你于水火之中的人是谁,(又上前一步)后来姑苏蓝氏重建云深不知处,鼎力相助的又是谁,(又走一步)这么多年来我何曾打压过姑苏蓝氏,哪次不是百般支持,除了这次压制你的灵力,我何曾对不起你,何时向你邀过恩,悯善只不过是当初我记住了他的名字,就能如此报我,而你…蓝曦臣,泽芜君,却照样和聂明玦一样容不下我,二哥,如今你连一条生路都不给我

青挽也愣住了,蓝曦臣十分震惊,随后金光瑶拉着蓝曦臣往聂明玦的棺材飞去,蓝湛看着蓝曦臣被抓,立马跟了过去,等他们来到时看到金光瑶的血已经流到之前魏无羡封好的棺材上,然后许多怨气跑了炸飞了棺盖

江澄:这里要蹋了,赶紧走

江澄带着金陵,蓝思追带着温宁离开了,只剩下青挽,魏无羡和蓝湛三人

孟瑶(金光瑶):二哥,我舍不得青挽跟我冒险,你陪我一块死吧!

青挽:孟瑶....

蓝曦臣闭上眼睛把手放了下来,金光瑶却一掌把蓝曦臣推了出去,蓝湛接住蓝曦臣

魏无羡:蓝湛,你快带泽芜君走

蓝湛:那你们呢

魏无羡:我们一会就到

蓝湛带着蓝曦臣出去了,不一会儿魏无羡与青挽也出来了,后来蓝曦臣和聂怀桑坐在了门口谈心,而青挽也没从方才的震撼里出来,只是看着一处发呆。魏无羡手上的最后一道伤疤已经愈合了,这时云梦江氏,姑苏蓝氏的等一些人都冲了过来

蓝启仁:不许大声喧哗

蓝湛向蓝启仁行了行礼,蓝启仁走进了观音庙,而江澄望了一眼青挽和魏无羡就和带着仙子的金陵准备离开了,青挽喊住了江澄

青挽:等等,你们随我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