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羡羡不要

第六十九章 金真香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啊

随后江厌离也走了出来

江厌离:好了你们两个,都多大的人了,还争几块排骨,我在做一罐就是了

江厌离:阿澄,还有没有做家主的样子了

说罢江澄忙整理了下衣服,大家都笑了

魏无羡:阿姐,我还想阿姐的红烧排骨,这才能吃够

青挽:就知道吃肉

江澄:对了,你还记不记得你说过,将来我做了家主,你便全力辅佐我,就像你父亲辅佐我父亲那样

魏无羡勾了勾嘴角

魏无羡:我当然记得,这姑苏有双壁,咱们云梦就有双杰嘛

江澄:你可别拖我后腿啊

魏无羡轻轻打了江澄一拳

魏无羡:我什么时候拖过你后腿啊

江厌离:好了,我去给你们做汤,阿挽走吧

青挽:各位爷,小女子去去就来~

说罢青挽便跟江厌离离开了,魏无羡看着一蹦一跳的青挽,笑了笑

江澄:再过一个月就是百凤山围猎了,这可是射日之征后,第一次百家围猎。你到了兰陵可给我安分一点,尤其是少惹金子轩的麻烦,他再怎么样也是金光善的独子,将来兰陵金氏的继承人,将来的家主。你说你们要是打起来了,我这个做家主的怎么办,我是帮你一起打他,还会惩治你啊

魏无羡:哎呀,这最近不是又多了一个金光瑶吗,我虽然跟他没怎么接触啊,原本我看着他比花孔雀顺眼多了,没想到他竟敢肖想我阿姐

江澄:顺眼有什么用,再顺眼,再伶俐。也只能做个迎来送往的家臣,他这辈子止步于此了,又怎么比得上金子轩。金光善想让师姐下嫁于他,怎么能答应

魏无羡:江澄,我问你。上一次在不夜天,你到底怎么想的。你难道真的想让师姐和他

江澄:未尝不可

魏无羡:未尝不可?他在射日之征的时候做了些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吗,你现在告诉我未尝不可

江澄:他大概是后悔了吧

魏无羡:谁稀罕他后悔,道歉了一定要原谅吗?再说了,你看他爹那个臭德行,到处拈花惹草。指不定他以后学他爹,天南海北惹女人。师姐跟了他,你忍得了?

江澄:他敢!话说回来,你为什么给师姐拒绝了婚事,而且你好像挺排斥有人爱慕师姐啊

魏无羡:(眼神有些飘忽)啊,没有啊。再说了阿姐本就不想嫁人,她说了要一直陪着我的

江澄:(跟看傻子一样的看着魏无羡)魏无羡,你该不会以为师姐永远都陪着你吧,你粘人也要有个度吧。师姐早晚都是要嫁人的,不如早点看好,省的师姐看中了什么歪瓜裂枣的

魏无羡陷入了沉思

魏无羡:(阿姐以后要嫁人?不行,我不可能让她嫁人,不可以嫁人,绝对不可以,我不允许)

魏无羡的戾气又悄悄冒了出来,而青挽留在魏无羡体内的净化之力将这些戾气全部扼杀殆尽

跳转

这天魏无羡与青挽江厌离还有江澄正在坐船采莲子

青挽:好啊,你们敢泼我,看我的

青挽捧了一掌的水向前泼去

魏无羡:阿姐,你小心点

青挽:不行,我非要让他们见识见识我的厉害

江厌离:阿挽,都多大了,还跟孩子一样贪玩

随后青挽的衣服湿了些

弟子:不玩了不玩了,师姐,我们知道错了,我们认输还不行吗

其他弟子:就是啊师姐,我们的衣服全部都湿透了,认输了认输了

青挽:哼哼,跟你师姐斗,你们都不太行

魏无羡与江厌离都不禁一笑

青挽:你们笑什么呢

江厌离:阿挽,你鼻子

青挽:啊,鼻子怎么了

青挽说着摸了摸鼻头,却发现都是泥巴

青挽:没事,美容了~咱们云梦的水最养人了~

魏无羡看着笑容灿烂又迷人的青挽,越发坚定了心中所想

随后他们回到了莲花坞,看见了金子轩

青挽:这小子怎么来了

金子轩:我这次前来是专程来送拜帖,请江氏前往百凤山参加围猎大会,并且都希望青衫老祖能一同前往

青挽:诶,小子,会不会说话,我这么年轻,别一口一个老祖的叫

金子轩:这..那好吧,青挽姑娘

魏无羡:哼,送拜帖这种小事,居然能劳烦金公子亲自登门造访,看来咱们云梦江氏的面子,还真是不小啊

金子轩:这是家母的意思,她非常希望江姑娘能一同前往百凤山参观围猎

江厌离:金夫人盛情邀请,厌离,恭敬不如从命

金子轩:那太好了(随后众人都一脸疑问的看着他)我是说,家母见到你的话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青挽:(拉了拉江厌离)阿离,别答应这么爽快

青挽:金公子,你这是何意啊。当初说的那么决绝,现如今,你这般是觉得我们云梦好脾气吗

金子轩: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青挽: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江厌离:阿挽,好了别说了

青挽撇撇嘴,没再说话。魏无羡好笑的抓了抓青挽的手

随后金子轩便要走了,江厌离与青挽魏无羡去送了送他

江厌离:金公子,既如此,请恕我们不远送了

魏无羡:金公子,没听清楚吗,请

说罢江厌离便离开了,金子轩还一直看着

魏无羡忙站在金子轩面前挡住了

魏无羡:诶?看什么看,我很好看吗?

于是金子轩也离开,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下来了

魏无羡:怎么,你还有事?

金子轩:对了,魏公子,我此次前来,家父叮嘱有一事相询,射日之征时,魏公子和青挽姑娘与蓝二公子去寻找阴铁,还绑了薛洋上不净世,如今三块碎片已经被毁,只剩下最后一枚,魏公子,你可知在何处?

青挽:不知金宗主这是何意?觉得我们私藏了阴铁吗?

金子轩:青挽姑娘,魏公子,家父有责协助百家调查阴铁,你若不配合便罢了,还有,射日之征时,阴虎符的灵力震及我方多名修士,还希望围猎后的百花宴上,魏公子能拿出阴虎符,给因此受伤的修士们一个交代

青挽:笑话,这阴虎符既不是你们的也不是你们炼出来的。震及你们多名修士,那么请问,既如此傀儡你们怎么不自己打?如今还要我们交出法器,你们金氏到底什么意思?

金子轩:我..

金子轩甩袖走了

青挽:这群如狼似虎的人(都是你们,逼得我羡羡跳崖,都是你们这群该死的人)

青挽的神情有些不对

魏无羡:阿姐!

青挽回了神,看向魏无羡

青挽:没事,我们回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