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羡羡不要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聂怀桑:这个阵,怎么补啊

蓝先生把阵补齐后,随后便拿着剑对着从门口走过来魏无羡和青挽

蓝湛:叔父

蓝启仁看了看蓝湛,就望着魏无羡和青挽

蓝启仁:你们究竟想如何

魏无羡:不如何,不过进都进来了,不如一起来聊聊天?

青挽走到江澄面前

青挽:阿澄,这些年辛苦你了,如兰你也照顾得很好,师姐对不起你们

江澄:师姐,你别这么说,当初你为了保护阿姐,或是保护金子轩都受到了重伤,我怎么能怪你...

青挽摸了摸江澄的头,顺带检查了下他们的身体

青挽:没什么大碍,过两个时辰就好了,师姐会保护你们的,别怕

江澄:我才不怕呢

青挽笑笑没有说话

某弟子:我们和你,没什么好聊的

众弟子:对,没什么好聊的

青挽与江澄看向魏无羡他们

魏无羡:怎么会没什么好聊的呢?我就不信,你们难道不想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中毒了吗?

魏无羡:诶,天地良心,我魏某可没这么大的本事,让你们所有人都神不知鬼不觉的中毒啊

聂怀桑:对啊,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啊!

魏无羡:是吧,我猜你们围剿前一定没有来得及一起吃顿饭吧,所以你们应该不是中了什么毒才对

蓝思追:一定不是毒,我从未听过有什么毒能让人突然灵力溃散,否则这种毒早就被天下修士重金求购了,传得沸沸扬扬腥风血雨了

姚宗主:医师,医师呢,医师来来来,快看看我,我这灵力溃散是暂时还是永久的啊

医师:诸位丹元安好无损,只是暂时灵力消散,过两个时辰就好

聂怀桑:这可怎么办,这废弃刚补好的阵法怎么能撑两个时辰啊,魏兄,青挽,咱们现在该如何是好啊

魏无羡:诶?我都说了让你们不要看我,现在这里灵力尚存的只有两拨人,我,蓝湛和阿姐为一拨,这群几天前被抓上山来的小朋友为一拨,其余的人,我用手无缚鸡之力来形容你们不为过吧,我若是想对你们做什么,这群小朋友能挡得住吗?

苏涉:废话少说,你要杀便杀,在场的诸位要有谁叫一声便不算英雄好汉

众弟子:对,说得对!

苏涉:你也别指望别人对你摇尾乞怜

青挽:噗哈哈哈哈

捏坏桑:青挽,你笑什么

青挽:你没发现,他一直在劝你们赴死吗,刚刚在殿外也是他不让你们进入,如今更是激你们赴死,可真是有意思啊

青挽玩味地看着苏涉,苏涉的眼睛不敢看青挽

魏无羡:(挠挠头)恕我问一句,你谁啊

苏涉:你!

蓝景仪:然后呢,不是毒,然后呢

魏无羡:然后,人总不会突然失去灵力吧,总得是有个途径或者契机,那有没有人愿意想一想,你们到底都干过什么

聂怀桑:对了,我们上山的时候是不是都喝了水?我也想不起来了,我不知道啊

某弟子:上山途中根本没人喝过水,谁敢喝这乱葬岗的水啊

众弟子:是啊,对啊

聂怀桑:那就是都吸入了山中的雾气

众人:对啊,这有可能啊

金陵:没可能,雾气在山顶上更为浓郁,可我们都被绑在山上两天了,灵力不照样也在

苏涉:够了吧,诸位当真还跟他讨论起来了,被敌人牵着鼻子走,可有趣吗?他…

苏涉被蓝湛禁言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青挽:请恕在下说一句,活该

苏涉的脸色十分精彩

魏无羡:说啊,怎么不说了

旁边的弟子:宗主,怎么回事宗主?魏无羡你又动了什么妖法

蓝思追:这不是妖法,这是…

蓝景仪:禁言术

众人都望了望蓝忘机

蓝湛:(牵着青挽)你继续

魏无羡:真奇怪

蓝思追:魏前辈,什么奇怪

魏无羡:我阿姐说的很对啊,这位苏宗主从刚才起就一直很奇怪,之前傀儡围上来的时候,就尽力呼吁灵力尽失的人不要求生,赶紧一起去死,现在又试图堵住我的嘴,不让我盘问,而且还在不停的激怒我,生怕你们多活一刻,这是什么道理啊,哪有这样做盟友的

青挽:看来他们与姑苏蓝氏的关系很差啊

蓝景仪:关系当然差了

蓝湛:(看向青挽)秣陵苏氏是从姑苏蓝氏分离出去的一支

青挽:哦~怪不得

聂怀桑:诶诶诶,怎么回事啊?

蓝思追:聂前辈有所不知,秣陵苏氏是苏宗主脱离姑苏蓝氏后自立门户,他们的秘技跟姑苏蓝氏的差不多,而且擅音律,就连…家主的一品灵器都是和含光君相仿的七弦古琴

蓝景仪:什么脱离,分明是背叛了蓝氏而被逐出了家门,不光是这样,更好笑的还在后头呢,这个苏宗主…(蓝思追提醒他)好了,我知道要小点声,这个苏宗主不但样样都学,而且还格外忌讳有人说他学我们家含光君呢,不然她就立刻翻脸

青挽:哈哈哈哈哈,这就是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啊

蓝景仪:对对对,就是这么回事

蓝思追:景仪

蓝景仪:这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这时苏涉气的吐出了一口血

苏涉:好一个雅正为训的姑苏蓝氏,满门名士,玄门第一,(指着蓝景仪)原来就是这样教导自己门下弟子的

青挽:人家孩子说的是实话啊

姚宗主:苏宗主,现在大敌当前,咱们可别自己人伤了和气呀

众弟子:是啊,就是啊

苏涉:自己人?你看他们姑苏蓝氏个个都和魏无羡搅作一团,算什么自己人

蓝氏弟子:苏悯善,就算你如今不是姑苏蓝士的人,说话也须知慎言

苏氏弟子:我们宗主早已脱离你们姑苏蓝氏,你们是用什么身份对他这般说话

蓝景仪:你们宗主如今有这般地位,还不是受了我们姑苏的教诲,怎么?反咬我们一口还不让我们说了

苏氏弟子:姑苏蓝氏弟子那么多,难道个个都能自立门户?未免太狂妄自大了

蓝景仪:狂妄自大?妄自大的是谁啊?也不知道是谁家的退魔曲弹的错漏百出,还浑然不觉呢

青挽:退魔曲!羡羡,是退魔曲

魏无羡:阿姐,我知道了,不是雾气也不是食物,你们都忘了,上山之后你们都做过同样一件事情

蓝思追:什么事啊?

青挽:同我们一起杀傀儡

江澄:行了,若是杀了傀儡有什么异常,我们还不至于察觉不出来

魏无羡:确实是和杀傀儡有关系,但是这问题不是出在傀儡身上,而是出在杀傀儡的人身上

魏无羡:蓝老前辈,有一个问题我想向您请教一下

蓝启仁:有什么问题,你不会去问他(看向蓝湛)还要来问我?

魏无羡:那我就问了

魏无羡:(望着蓝湛)蓝湛,这秣陵苏氏虽然从姑苏蓝氏分离了出去,但是这秣陵苏氏的绝技,也还是借鉴姑苏蓝氏的,是吗?

蓝湛:

青挽:而姑苏蓝氏的秘技之一,破障音有驱邪退魔之效,其中七弦古琴最深奥,所以修琴的人也是最多

魏无羡:嗯,秣陵苏氏有样学样,所以他们家也是修琴最多的,对不对?

蓝湛:不错

魏无羡:这秣陵苏氏的家主虽然带技离开了姑苏蓝氏,自立门户,由于他自己的技艺并没有登峰造极,所以他教出的门生也错漏百出,对吧

蓝湛:

魏无羡:也就是说,就算上乱葬岗杀傀儡的时候,秣陵苏氏的战曲之中,有一段旋律不对劲,这姑苏蓝氏也会见怪不怪,只会觉得他们技陋出错,记差了曲谱,而不会留意他们是失手弹错,还是故意弹错的,对吧?(望着苏涉)

苏涉正准备拉起琴弦

青挽:做什么苏宗主?你现在灵力尽失,可不要做什么小动作哦

苏涉:你们针对我翻来覆去,究竟想含沙射影些什么!

魏无羡:是不是我说的太含蓄了些,所以你会觉得我在含沙射影,好,那我再说的明白些,这里所有人失去灵力,就是因为杀傀儡,杀傀儡的时候,这位苏宗主和你们一同上山,假装御琴退魔,其实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战曲的一部分篡改成了另一段会使人暂时失去灵力的旋律,你们在浴血奋战,他表面上和你们一同战斗,背地却暗下阴手

苏涉:你含血喷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