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羡羡不要

第一百二十二章 眼见都不一定为真,更何况耳听

随后魏无羡与青挽蓝湛出了客栈,众弟子们正在楼下候着,青挽还不便用真面目待人,所以还是用面纱将脸遮住了

蓝湛:什么事

蓝思追:(看了看青挽)嗯,那个泽芜君已经到了,正在客栈等你们呢

随后青挽便与蓝湛他们一同进去了,蓝曦臣看着魏无羡身旁的女子有些眼熟

蓝曦臣:这是...

魏无羡:这是我表姐

蓝曦臣指着女子身份应该不会简单,但是看蓝湛都未曾说什么,如此相信,他也没说什么了

蓝曦臣:你们确定看到了大哥的尸体吗?

魏无羡:我们在义城封印的阵中,见到了无头尸身,保存的很好,就连衣服也没有腐烂,刀灵直到见到尸身才幻化出本来的模样

蓝曦臣:大哥

蓝曦臣闭上了眼睛

魏无羡:他真的是赤峰尊

蓝湛:兄长

蓝曦臣:忘机,不必说了

蓝曦臣收起了霸下,讲起了当年聂明玦走火入魔并且失踪的事情

魏无羡:泽芜君,在下还有一事请教

蓝曦臣:请讲

魏无羡:刚才含光君也说了,我们在义城,与抢走薛洋阴虎符的鬼面人交过手,但是含光君没有说的是,这个人不但对你姑苏蓝氏的剑法了如指掌,更是会一些金氏的绝招,泽芜君可知道此人是谁?

蓝曦臣转过身来,没有说话,青挽看着蓝曦臣的反应,觉得事情应该不会这么简单

魏无羡:这个鬼面人不仅熟知蓝金两氏的剑法,而且行踪诡秘,隐藏身份,不但在栎阳企图抢走刀灵,更在义城帮薛洋行凶,这个人,显然是不想让我们见到赤锋尊的尸身,也怕我们见到被薛洋复制的阴虎符,我们可以暂且不论,这个人究竟是不想让我们知道什么秘密,但是如今看来,这是一个十分了解清河聂氏祭刀堂秘密的人,一个可能和姑苏蓝氏关系非常亲密,甚至是和赤锋尊颇有渊源的人

蓝曦臣知道他们怀疑是谁,蓝曦臣摇了摇头

蓝曦臣:他不会那么做的

魏无羡:泽芜君

蓝曦臣:你们查探刀灵一事,包括遇到鬼面人,都是这个月发生的事,而这个月他几乎每日都在跟我畅谈。就在前几天我们还共同策划了兰陵金氏在下个月的清谈大会,分身乏术,所以鬼面人不可能是他

魏无羡:那若使用传送符呢?

蓝曦臣:若想使用传送符首先要修行传送术,此术极其难修,他身上没有任何修炼过的痕迹。而且,若是想要修炼此术,需要耗费很多的灵力,前不久,我们刚刚出门夜猎,他状态极佳,所以我确定他绝对没有使用过传送符

青挽:自然不是他,他没有作案的时间。但是,你们好像疏忽了一个人。

魏无羡他们都看向青挽

青挽:我记得,姑苏蓝氏有个外门弟子现在好像是金氏客卿不知是真是假?

蓝湛:苏涉

青挽:没错,方才你们所说此人即会姑苏蓝氏的招式,又会金氏招式。如此细细筛选,也就此人比较符合了

蓝曦臣陷入了沉思

蓝湛:他不必亲自去

蓝曦臣摇了摇头

魏无羡:泽芜君,你心中其实很清楚,嫌疑最大的那个人是谁,只是你不想承认罢了

蓝曦臣:是,我知道,这些年世人对他颇有误会,但是我这么多年一直相信我亲眼所见,他不是那样的人

青挽:泽芜君,有些时候眼见不一定为真(他要是真这么好,就不会秘密囚禁我四年了)

魏无羡有些急了

魏无羡:他要真这么好,就不会.....

青挽赶忙把魏无羡的嘴捂住了

青挽:呵呵,那个,我弟弟饿了饿了,我先带他吃点东西啊

这时,他们听到了蓝思追的声音

蓝思追:我们之前不是在讨论薛洋吗?为什么要吵到魏无羡身上来

随后传来一声摔盘子的响声

金陵:薛洋干了什么,他就是个禽受不如的人渣,魏婴跟他相比,只会让人更加恶心,向他们这种邪魔外道留在世上就是祸害,就应该统统杀光

青挽听到有人骂魏无羡有些恼

青挽:谁家的孩子,说话如此恶毒

青挽想冲过去打这臭孩子的屁股,却被魏无羡拦住了

青挽:你拦我做什么,看我不把他屁股打开花

魏无羡摇了摇头,而蓝湛却进去了,青挽与魏无羡也准备进去之时

蓝曦臣:魏公子,青挽姑娘,不必入心

青挽愣了愣,魏无羡将面具摘了下来

青挽:原来泽芜君早就认出了我们姐弟俩,失礼了

蓝曦臣:也是刚刚才确认的

魏无羡:那么泽芜君也清楚,刀灵重现莫家庄绝非巧合,还请泽芜君多加考虑

随后青挽便等不及冲了进去

青挽:哪个臭小子,说话这么狠毒的

金陵看着眼前的女子,只见那女子戴着面纱,一双美目此刻正冒着些许怒火

金陵:我,怎么了

青挽看着金陵,上前揪住了金陵,魏无羡一看连忙上去抓住青挽

魏无羡:阿姐

青挽:你莫要拦我,看我不把他屁股打开花

金陵听着脸色有些发白,挣扎中,玉佩露了出来。青挽看见玉佩愣了,抚上去

青挽:这是....

金陵赶紧退出去,握紧了玉佩

金陵:你干什么,这是我小姨送给我的,你们怎么一个个都想抢我小姨留给我的东西

青挽看着金陵的模样,眼中含着泪

青挽:(阿离,如兰长大了...变成了个健硕的小伙子了...)

魏无羡拍了拍青挽的背,青挽收起了情绪

青挽:我倒觉得,这位小弟弟说的话比较中听。毕竟有些事情,你没有亲身经历过,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呢,是不是啊,兰陵金氏的小鬼

金陵不知为何,面对眼前的女子,吵闹不起来,觉得十分的亲切。蓝思追看着青挽,总觉得十分眼熟,好像在哪见过一般

金陵:当年穷其道...

青挽:(搭上金陵的肩膀)这位小兄弟啊,当年穷其道,你几岁了?又是听谁说的,有些事情,眼见都不一定为真,更何况是耳听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