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羡羡不要

第一百四十章 这是我爹的剑,我不放

青挽:苏宗主,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啊,做贼心虚啊?在场姑苏蓝氏的琴修不少吧,方才你们上山时,秣陵苏氏所奏战曲是否有错

蓝氏弟子:正是如此

魏无羡:而这位苏宗主,知道姑苏蓝氏中许多人都对你和秣陵苏氏满心不屑,于是你就利用这份不屑,即便是你们弹错了,在场各家之中也只有姑苏蓝氏听得出来,但是这姑苏蓝氏的人根本不屑于注意你们,就算是注意到你们弹错了,也只是觉得你学艺不精而已

聂怀桑:世上当真有这么邪门的曲子?听了就能让人失去灵力?

魏无羡:怎么会没有,这琴声能退魔,自然也能招邪。东瀛有一本秘曲集叫《乱魄抄》,记载了可以通过改变音律而杀人于无形之中,如果你们不信的话,可以问问蓝启仁老先生,这云深不知处禁书室,有没有这本书

苏涉:就算有这本书,我当年在姑苏蓝氏学艺的时候,根本进不了禁书室

魏无羡:谁说要你自己进去啊?你主人可以自由出入不就行了,我猜你改曲子这个方法也是他交给你的吧。能在云深不知处自由出入的位高权重者,我相信不用我说,大家也应该知道是谁了吧

某弟子:这么说,难道是…

魏无羡:你们打得好主意啊,四下抓捕各家子弟,把这么多人都弄到乱葬岗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他自己借口受伤不来,为了避嫌,和你里应外合,最后上百人全军覆没在我的地盘,说不是我做的,谁会相信?你们也不怕撞上我,反正我魏无羡臭名昭著,新仇旧恨一齐涌上来,群情激愤,恐怕也根本没人听我解释

苏涉:可笑,敛芳尊已经是统领百家的仙督,又不需要争权夺霸,让这么多人前来送死,对他有什么好处,你污蔑我就罢了,还污蔑到仙督的身上

青挽:既然,你说是污蔑,那你便将你方才弹得当着大家的面再弹一次

姚宗主:对,再弹一次

众弟子:是啊,再弹一次,再弹一次!

魏无羡:不肯是吧?好啊,没关系,(拿出两张纸在苏涉面前)你不如看一看,这是什么?你还真以为我们在金麟台当时是无功而返吗?那芳菲殿铜镜之后的密室里,金光瑶藏着两张从《乱魄抄》上撕下的残页,已经被我们找到了,只要拿给蓝启仁前辈一看,让他辨一辨,里面有没有方才你奏过的旋律,立刻就真相大白了

魏无羡准备把那两张纸给蓝启仁看,苏涉立马上前来抢,被青挽用兽力挡开,苏涉的手被灼伤

青挽:哦哟,我忘了跟您说了,被我兽力触碰到,会被灼伤的,苏宗主真是不小心呐

魏无羡:诶呀我没有看错吧,你居然还有灵力傍身,恭喜恭喜啊,不过既然不是图谋不轨的话,为什么要隐藏自己还有灵力的事实啊

魏无羡看着苏涉眼神看了一下地上的阵法

魏无羡:糟了!他要破坏阵法!

只见苏涉一口血吐在了阵法上,蓝湛拿着避尘朝苏涉刺去,但是他却利用传送符逃走了

魏无羡:他是鬼面人

青挽:他有阴虎符

这时伏魔殿的大门被撞开,温宁转身阻挡他们,蓝湛想要补阵法被魏无羡拉住

魏无羡:没用的,别画了

姚宗主:魏无羡,你还没告诉大家,这苏涉怎么会有阴虎符?

魏无羡:这阴虎符是薛洋仿制的,我们在义城遇到薛洋,与他交战之时有一鬼面人出现,打算救走他,可惜没有成功,但拿走了了薛洋的阴虎符,这个鬼面人就是苏涉

姚宗主:啊?这么说?这些傀儡都是苏宗主控制的?

温宁:公子,青挽姐姐,挡不住了

聂怀桑:怎么办,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

蓝思追:鬼将军,我来助你

蓝思追便跟了出去,金陵看蓝思追跑了出去,也准备出去,江澄却拦住他,他把手里的紫电给金陵

金陵:舅舅

江澄:你要是把紫电弄丢了,你试试看

然而金陵并没有拿着紫电就跑了出去

江澄:金陵,你个小兔崽子,你给我回来,听见没有!

青挽:让开,我来

青挽将温宁拉至自己身后,唤出白虎来对付傀儡,白虎一出,一些低级傀儡已经变为灰烬了,为了防止更多的傀儡加入进来, 青挽赶紧带着众人冲了出去

蓝景仪:这就是上古四兽啊,我终于见到了

跳转

青挽:怎么样,都没事吧

江澄:没事师姐

青挽点点头,便看见温宁走近了蓝思追,便也过去看看,温宁走进了蓝思追,却又看他们很怕自己往后退了几步,却被青挽抵住

青挽:别怕,他不会伤害你们的

温宁:青挽姐姐

青挽:我陪你一起

温宁点点头,孩子们看青挽也在便不再畏惧了

温宁:(望着蓝思追)你,你叫什么名字

蓝思追:晚辈是姑苏蓝氏子弟名叫蓝愿

温宁:蓝苑,那你知道你的名字是谁给你取的吗?

蓝思追:名字自然是父母给取的

温宁:那你的父母还健在吗?

蓝思追: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故去了

温宁:思追,思追是你的字?

蓝思追:正是

青挽:小温宁,怎么了吗?

温宁:我,我就随便问问

温宁:是谁给你取的?

蓝思追:含光君

青挽看着温宁的反应有些奇怪,看了看蓝思追

蓝思追:鬼…温先生,我的名字有什么问题吗?

温宁:哦,没有没有,你长的很像我的一位远方亲戚

青挽:(嗯??远房亲戚?你的亲戚都在鳯桦里啊小温宁,只不过他们还未醒来)

蓝思追笑着点了点头

温宁:蓝公子,公子,我可以叫你阿苑吗?

青挽愣了一下

青挽:(原来是把思追当成阿苑了啊....)

蓝思追:可以啊

温宁:阿苑,这些年你过的好吗?

蓝思追:我过的很好

温宁:含光君一定对你很好

蓝思追:含光君于我如兄如父,我的琴都是他教的

温宁:含光君是从你多大的时候,开始带你的

蓝思追:我也记不清了,大约是四五岁的时候,不过更小的时候,含光君也应该不能带我,似乎那时候有好几年含光君都在闭关

温宁拿出了一个玩具送给了蓝思追

青挽:收着吧思追

温宁:阿苑

温宁准备摸蓝思追的脸,却被金陵打断了

温宁:金如兰公子

金陵:那是谁

温宁:金陵小公子

金陵拔剑走向温宁,却被蓝思追挡住了

金陵:你让开,不关你事

蓝思追:金陵,你先把剑收起来

金陵推开了蓝思追

温宁:金公子,你有什么冲我来,温宁绝不反抗。但是阿苑…蓝愿公子他…

蓝景仪:金陵你这人怎么这样,思追招你惹你了?

欧阳子真:对啊,他是为你好,你不领情就罢了,怎么还推人啊?真是没人管教,没教养

金陵:是,我就是这么差劲,怎么样

欧阳子真:好好的发什么脾气,太不可理喻了

蓝景仪:真是大小姐脾气,说爆就爆,一点教养都没有,把我们当什么人了

青挽:好了,都说的什么话

这时魏无羡和蓝湛也赶了过来

金陵:我就是没人管教也轮不到你们来管教我

青挽:阿陵...

这时,魏无羡他们走了过来

魏无羡:阿姐,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魏无羡:(走向温宁)温宁,怎么回事

温宁:公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没忍住,我只是来看看

金陵:你别在这跟我假惺惺

青挽:阿陵,别这么说,先把剑放下

魏无羡:金陵,把剑放下

金陵:我不放!

魏无羡:金陵,不要闹了

金陵:好,都是我胡闹,是我不懂事行了吧!

金凌抱着剑哭了起来

金陵:这是我爹的剑,我不放

青挽心里一酸,走了过去抱住金陵

青挽:不哭了不哭了啊

青挽:(有没有办法,死人复活)

青龙:主人!

青挽:(有,还是没有)

白虎:主人!这种有违天理之事,你会受到反噬的啊!

青挽:(那便是有是吧,怎么做)

白虎:主人!

青挽:(只管告诉我,怎么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