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异世界的探险者

【好吧………你赢了。】

许久过后,林岚尴尬地笑了笑,将自己的昆古尼尔轻轻地放到了茶几台旁边的地上,然后就着一旁的沙发坐了下来。

沙发的质感很软,感觉像是自己舒适地做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炉膛里所散发出来的热量让整个昏暗的房间里都充满了一种异样的温暖………自己被这柔软与温暖所营造出来的温馨彻底沦陷其中,脸上充满了幸福的红晕………虽然现在不是享受的时候………但是说实话,的确是自己有些太过于放松了。

诶?

等到林岚从这短暂的陶醉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中年人已经在茶几上摆放好了两个小酒杯,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单纯地坐在沙发上看着他,而一旁的酒柜的柜门却突然凭空打开了………紧接着一瓶深红琥珀色的红葡萄酒从其中缓缓地飞了出来,递到了中年人的身边,上面的封住的木塞早就被拔掉立在了一旁的茶几台上………随着酒瓶的缓缓倾斜,深红琥珀色的液体,如同天然的泉水甘酿注入水潭一般,也随之缓缓地注入到了酒杯之中……..芬芳的果香与怡人的酒精气味充斥着整个客厅,让人仿佛觉得,这里就是所谓的天堂………整个取酒、斟酒的过程,自始至终,中年人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沙发,而是默默地看着酒瓶就这样凭空飞来,斟酒………然后凭空塞上木塞,飞回到了酒柜当中,酒杯缓缓地递到了他的身边………

“来一杯吗?”

中年人单手握住空中的酒杯,轻轻地摇了两下,闻了闻,抿了一小口,但是目光仍旧锁定在林岚那略显得紧张的表情上,似乎是在等待林岚的答复………

“王历382年产的朗多斯夫,酒精度为10-10.5%vol,产自北境的圣洛林,特点是芳香甜美,口感饱满………要不要试试?”

【哦………好………】

林岚将信将疑地接过向他递来的小酒杯,然后轻轻地抿了一小口………不得不说,虽然自己喜欢红葡萄酒的气味,但是大人所体会出来的那种葡萄酒在舌尖上的芬芳与甜美是自己根本没有办法体会出来的……..没有一定的生活阅历与高雅的情趣是感受不到苦涩与辛辣中所带有的那一丝鲜美,就像是小孩单纯地喜欢喝甜的葡萄汁,而大人却在以自己所不理解的方式去从苦涩辛辣中寻找甜美………两代人的理解是有多么大的差距啊………

苦涩过后,辛辣的感觉便从喉咙中涌现了出来,充斥着整个胸膛………浑身都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灼热………最后他终于忍受不住这辛辣刺激的感官,于是便开始轻轻地咳嗽了起来,将还盛有半杯红酒的酒杯放在了茶几台上。

中年人默默地看着他糟糕的喝酒体验,什么都没说。

过了一会儿,等到林岚稍微缓过来了一点以后,他将空的酒杯放到了茶几台上,然后搓了搓手,说道:“我为不知晓你的酒量承受范围而感到抱歉,但是这里也只有酒这样的饮品了………多余的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我就直奔主题了。我想让你担任莱茵军团第45旅的参谋长,负责塔山北部战区的军事指挥与协同作战,授予你少校的军衔。”

咳嗽声忽然停了下来。

【我没有听错吧?】

林岚难以置信地看着中年人,总觉得这有点不太真实。

【你让我来担任参谋长这一职务………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又不没有出色的作战指挥才能,也没有卓越的判断意识,你让我这样一个不懂作战指挥的家伙来担任这一职务,你不会脑子进水了吧?】

【再者说了,我现在在你们眼里可是死神海拉的化身,相信那段传说每个艾奇里斯人都应该知道那段传说中的神话,虽然那些都是假的………但你觉得他们会愿意接受他们的长官是个在他们虚假的记忆里屠戮苍生的罪人吗?】

“确实………是有点不太可能。”中年人挠了挠他那颗光秃秃的脑袋,“现在几乎所有莱茵军团第45旅的士兵都对这样的举措感到十分地反感,毕竟你也知道的,他们都已经目睹了你的恐怖的实力………哦不,是你身上的死神所造就的实力,所以他们都本能地感到有些害怕与恐惧………”

“但是这些其实都是小问题………顽皮的羔羊嘛,抽两下它就老实了,对待他们也是这个道理。你只要到了那里给他们一个下马威瞧瞧,就算是他们当中有人有异议,也是不敢反抗你的………你是死神这个事实摆在他们的面前,没有人会傻到要去惹怒一个死神………”

【那照你的意思的话,我到了那里,就成了一个用来震慑士兵的摆设?】

林岚感到有些恼怒。虽然这个条件很合乎自己的胃口,但是让自己一个完全什么军事策略都不懂的家伙去担任参谋长,还要为处理这些士兵的不满情绪而焦头烂额………这不摆明了要拿我当枪使吗?

这种烂摊子的吉祥物工作,我才不要接受!

“你先别急。”中年人察觉到了林岚的心思,于是便摆了摆手,示意他先听他说完,“事实上,你的指挥才能与应急作战能力还是很不错的。这一点,瑞克士兵长与新兵教官艾力可以作证。以自身伤亡0人的代价全歼了敌方魔族近45人,并且还俘获了大量魔族的物资,这不是说明了你的卓越的作战指挥能力还能说明了什么?”

“还有一点,就是你在之前的塔山作战中,应该击杀了不少敌方的魔族吧?”中年人双手交叉,抱着双肘望着壁炉说道,“事实上我们早就通过山下的望远镜观测到你在山上的作战了。不得不说,真的很精彩,的确把时机运用得恰到好处。要不是我之前拦着你那师父的话,估计就看不到你直接突进上去,解决掉侧翼敌人的机会了………”

“但是,你爆发出死神的力量的时候,这一点是我们没有意料到的………你直接拿着一把漆黑的长刀直接从山下砍到了山上,跟随着你的还有那匹弑神之狼——芬里厄。芬里厄的出现直接造成了军团里所有的士兵的恐慌,我们也意识到了你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你就是死神海拉的化身,而海拉也就是你………一开始我们这么判断的。但是我们包括你师父还是选择相信你还是一个普通的人………因为你对我们并没有任何恶意,甚至还帮我们解决掉了塔山上的那些狗杂种,可以看得出你是想保护我们………当然,有这样强大的力量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林岚听着中年人所陈述的事实,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

“所以我就想,如果能把你拉到我们这里的话,至少现在的塔山方面的压力会稍微减小一些………凭借着你的………”

【如果我要是拒绝呢?】

林岚突然冷不丁地从嘴里蹦出来这样一句话,让中年人一时间愣住了。

“………那也就只能在这里跟你做个了断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拿起了桌上的手枪,再度对准了林岚身后的酒柜。

“如果你真的要执意走的话,那么我就会将这里彻底地引燃,然后让所有人都知道是你所造成的这一切………”中年人原本和善的面孔突然开始变得阴险了起来,“到那个时候,就不是我们这几个人知道你是死神海拉化身的事情了,而是所有的人………到那时候,你的战友和你的那亚人奴隶,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你!】

林岚气得直接站了起来,浑身开始被浓郁的黑色丝线所缠绕着………他能感受到,自己此刻身上所产生的“枯萎”,足以一瞬间就能将眼前所有的一切全都彻底地腐化枯萎………只要他想,就可以直接毁掉眼前的这个中年人………

原本这个条件还算是不错的,只要自己担任了参谋长,就可以皆大欢喜………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林岚还是决定先试探一下对方的底子,所以才决定问他一下关于拒绝后的情况。结果没想到对方直接暴露了他们的真实目的………

他们之所以是想让我当这个参谋长……….原来是为了监视我!还居然以我的战友和白雪来进行要挟………真够卑鄙无耻的!

不可原谅!

我一定要………

“不过呢,我觉得你不会不识时务地就这样直接把我当场杀掉,你也不会拒绝我们给你所提供的这样一个条件………你很想活下去,但是你更在意你的伙伴以及你所爱的人…….这一点,我没有说错吧?”

林岚那攥紧的拳头松开了。

【是,你说对了………】他阴沉着脸,声音开始变得冷酷了起来,【我的确很怕死,我想好好地活下去………但是我更在意我的这些伙伴!我知道,为了他们,我甚至可以堵上我这虚幻的生命,即便是粉身碎骨我也不会惧怕!比起我这单纯的想活下去的愿望,你们的这种卑鄙的胁迫手段,又有什么优越可言?!难道抓住别人心中的软肋,就是你们所谓的胜利吗?!】

这回轮到中年人沉默了。

【………所以现在,我会在一瞬间毫不犹豫地杀掉你,然后回到军营里,带着我的伙伴一起离开这个该死的鬼地方!】林岚抄起了手中的长枪,向着中年人狠狠地刺去,【我不是死神海拉,我做不到像她那样的杀伐果断………但是我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做出我自己所认为正确的选择!我不是你们眼里的杀神工具!我就是我自己!】

“……….如果我告诉你,这条件,就是卡其乌斯所规定的呢?”

嘭!

长枪扎在了中年人右边的墙壁上………只要再往左偏一小点,那么将会出现的是另外一种悲惨的结局……..

【你………这话是真的?】

林岚的声音,开始有些颤抖起来。

“不然呢?谁还会给你这样一条后路来走?”

中年人无奈地苦笑着,摇了摇头。

“事实上,一开始我是反对让你继续活下去,因为你引起的风险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必须得要找个机会平息士兵们心中的恐惧与怒火………所以在前几天的私人会议上我就已经摆明了态度,必须要给士兵们一个合理的交代——也就是要让你死。不要怪我为什么会这样想,是个人都会因为自己所未见过的恐怖局面而感到本能地害怕,我实在是想不出为什么要让你活着的理由,直到卡其乌斯说出了他自己最后的方案——让你留在他的身边,让他来监视你,照看你………”

“这样一来,你也就清楚了:所谓的授予参谋长职务,其实是用来监视你的,是为了防止你再度引起这样大的恐慌………一旦你出现了任何越界的底线,比如将自己的死神力量暴露在除了莱茵军团以外的人的面前,或是用这股力量肆意滥杀无辜还是反抗高层,到那时候,对你挥刀相向的人………可就不是我了,而是你的恩师………为了确保这一点,他不得不选择这样做………”

“我一开始是不同意他的条件的。因为我不知道当你苏醒了以后,让你担任参谋长会引起什么样的乱子,甚至严重一点,会直接危及到正在处于交战状态的我们………神话是死的,人是活的,这个道理你是懂的。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最好以神话作为参考标准,虽然我本人作为魔法师根本不相信这神棍写出来的破玩意儿………所以我就当堂否定了他的方案,直截了当地挑明了我要处死你的想法……….结果你猜,他做了一件什么事,让我不得不回心转意?”

中年人脸上的表情忽然严肃了起来。

【………什么?】

林岚忽然有了感到浑身传来了一阵恶寒………然而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中年人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眼神开始变得凶狠了起来。

“他居然下跪了!对着我下跪!为了你这种家伙而下跪你知不知道!”他对着林岚恶狠狠地骂道,“要知道他可是曾经的红发恶魔!什么残酷的事情,什么挫折,都没有让他屈膝………几乎所有的士兵们,都把他当作坚不可摧的象征,而我也不例外………但是就在那一天,他,这样一个坚不可摧的象征,居然会为了你这种邪恶的存在而下跪!恳请我放过你!………”

“一个男人………最应该拥有的,是他所恪守的、那来之不易的尊严!如果一个人把自己的尊严给丢掉了,那还谈什么英雄可言?!就是因为你所造成的这一切,导致他连自己的尊严都不要,就为了能替你承担这些罪责!………我本来今天这些话是不想对你讲的,因为太难以启齿………但是看你现在什么都不懂我是真的心里闷得慌!还不省心地在这里跟我说你会为了你所在意的人而付出你的生命!我真的为你这种人而感到羞耻!!!”

紧握着的双手已经松开了………

林岚跪倒在地上,眼睛红肿……那原本插在墙上的那支昆古尼尔,在转瞬间,便化成了一道灰烬,消失在了空气当中………只留下被扎了半尺深的坑洞留存在墙壁上,显得十分地与周边的环境不协调………

“我后来也没有办法………谁会去愿意承受一个男人下跪的重量呢?”中年人靠着墙壁缓缓地坐了下来,有气无力地说道,“我只能被迫接受………我不想因此而背负上我所不能承受的罪孽,我真的不想………于是我违背了自己的初衷,选择按照卡其乌斯的方案来跟你进行谈判。一直到你苏醒之前,我不知道你到底究竟是林岚,还是海拉本人……..但是我觉得,如果有那么一点点可能,你还应该存在你所拥有的一点良知………果然………你还是割舍不下所挂念的那些战友………这就是………人呐………”

“其实说句实话,我在这里等着你的时候,我就已经想过要把整个地窖的通道都给炸塌将你埋在地下,以免后患发生………这样子看上去是最保险的一种方法,但是我没有这么做………一方面,不仅仅是卡其乌斯所给予我的嘱托,还有另一方面,是我自己想重新选择一次………”

“再相信一次自己的同情心………”

中年人说到这里,闭上了眼睛,让自己那微弱的呼吸稍微平复了一点,顺便看了跪在地上沉默不语的林岚一眼。

“如果………你是因为我刚才威胁你而感到怨恨的话,那我郑重地向你道歉………我并没有威胁你的本意,我只是想测试一下,你究竟会不会为了你的同伴而愿意付出一切………因为在我看来,作为一个人………拥有一颗为所在意的他人付出一切的决心,这才能真正的算作是人,而不是那所谓不济苍生的鬼神………虽然你现在还有待改进,但是恭喜你………过关了………”

还是一阵可怕的沉默………但是中年人明显地能感受到,这孩子已经到了快要崩溃的极限………

因为他想守护的人,最后却在他所不知道的背后,默默地在为他而付出………虽然戳破现实很残忍,但事实就是这样……….

他稍微喘息了一会儿,然后将枪收回到了自己的腰间,用他那只胖胖的大手揉了揉林岚那柔软的白发………

“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

“憋着眼泪,可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

话音刚落,林岚就一头扎进了那个中年人的怀里,轻声地啜泣了起来。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再去理会………只想痛快地哭一场………可是最终,还是没有痛快地哭出来………

中年人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老卡啊………

看来,这回你又得欠我一个人情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