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转生千次的我被美少女们缠上了

最后一步了

这几日整个炎国的舆论都炸锅了,几乎所有的热评都跟炎术有关;人们密切关注着他的下一个行动。

但很遗憾,几天过去了,炎术一条动态都没有发;往常应该会发视频使劲嘲讽英雄协会的人,可现在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在干什么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

舍弃掉第一个实验室,炎术搬到了备用的实验室里,已经集齐七具尸体的他正在做着最后一步。

一个奇怪的法阵,法阵边缘摆放着七座棺材,里面是沉睡的书生;棺材盖上都贴着一张符纸。

炎术站在法阵的中间,在他面前有一张小桌子,上面摆着一碗清水,一把匕首一张符纸;另一只手中拿着手机,上面是暗网的私聊窗口。

“只要按照你说的做就可以获得力量了么?”炎术按下语音按钮说道。

“听你这话,你怂了?最后一步了,你要退缩?”回过来的一条语音经过处理全是电音。

“怂倒是说不上吧,毕竟做到这一步了;可你说过这法阵副作用很大,万一失败了……”炎术没能继续说下去。

“失败了,然后呢?”对方质问了起来。

“不甘心啊,我都豁出去了还得不到回报的话,不甘心啊!”炎术对着手机喊道。

“拼一把,跟等着被砍头,你选哪个?”对方回复。

“也对,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继续前进……”炎术还在犹豫什么。

嘎吱嘎吱。

闻声看去,一位肤色惨白眼神空洞的少女驱使着轮椅走了过来,动作僵硬而笨拙。嘎吱声是从她身上传来的,不是轮椅。

“甜甜,你出来干嘛,应该回去好好休息的。”炎术看她的眼中尽是溺爱。

甜甜面容呆滞的歪了下脑袋什么话也没说。

可炎术就想听懂了一样,开心的笑了笑说道:“特意来为我加油的啊,放心,我一定会成功;为了你,为了你的梦想。”

甜甜没有任何回应,呆呆的看着前方;一只虫子从她耳朵爬出来又从鼻孔钻了进去。

“头发乱了呀,你要美美的才行。”说着炎术给她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

手指划过她冰凉的脸庞。

炎术回到法阵中心,拿出了桌子上的匕首,这次他不再犹豫了;他知道自己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划破手指鲜血滴在符纸上,炎术的口中念起了咒语;念完的那一刻,棺材上还有他手中的符纸全部烧了起来。

他手中的符纸燃烧的灰烬落在半碗清水中,等灰烬沉底以后他讲水一口吞下。

紧接着又开始念起了咒语,随着咒语越念越快,七口棺材的盖分别亮起了金木水火土风雷七个大字;然后棺材盖飘了起来,紧接着便是一堆黑色的虫子爬了出来。

最终汇聚到炎术身上,此时的他已经被密密麻麻的虫子完全包裹住,眼睛都堵死的那种;就是一个虫人。

一开始虫子只是在他身上爬,可咒语刚念完,虫子突然变得暴躁自相残杀了起来,疯狂的互相啃食。

炎术也跟着遭殃了。

“啊啊啊啊啊啊!!”痛的他直接满地打滚,可这些虫子根本压不死,啥也不顾的啃食炎术,血都给喝干了。

很快炎术就失去了挣扎,仅剩的一点意识透过缝隙看到了轮椅上的甜甜。

失败了啊……

分割线————

直播采访中的神起突然着急的离去,是因为他收到了藏人已经醒来的消息。

他没有半点耽搁的来到了藏人的病房中,此时藏人那只被砍断的手已经接回去了,但还是产满了绷带。

“神起大人。”藏人想起身行礼被神起阻止了。

“特殊时期就免了这些不必要的礼节吧,请原谅我冒昧的打扰;我知道你很需要休息,但有些事恐怕只有你能告诉我了。”神起命令其他人在门口守着,自己坐在了藏人床边的板凳上。

藏人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你不来我想着去找你,神起大人,对不起;任务我没能好好完成。但我听到了很多情报。”

“不用道歉,我知道你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先讲给我听听吧。”神起十指交叉耐心的等待藏人开口。

“您吩咐我继续回去监视炎术的时候 ——”

在回去的路上,泉山的尸体不见了,藏人对自己的记忆力是非常有自信的,他反复确认了一下,自己没有走错路,就是泉山的尸体不见了。

藏人有一种能力,就是能看到一小时内所有经过此路段的踪迹;很遗憾,现场只有他自己的来回行动的踪迹,泉山跟书生压根就没有。

此时藏人想起了那张数据磁卡,从兜里一拿出来只是一块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石子。

脑子里满是疑惑的藏人来到了炎术的实验室外围,他怎么也想不透,明明亲眼看到泉山被书生杀死了;就算是尸体被运走了也得有点踪迹啊。

怎么什么都没有呢?

好奇的驱使下,藏人悄悄跟在一个人身后溜进了炎术的实验室里。

有这丰富情报经验的藏人自然不会在有人的情况下乱翻,他优先选择跟在敌人旁边,听他们之间的对话。

正好一个房间里聚集了不少人,一看就是要讨论大事的样子。

其中包括链尾什么的,但最主要的还是这三个人。

带着一定红色巫师帽的粉色长发的女子,眼角有一颗痣。

金色卷发,总是一副蔑视眼神看人的正太。

大热天围着个绿色围巾遮住口鼻,长刘海有些盖眼的男子。

“怎么说,外面情况怎么样?”围巾男开口问道。

“他们都在一个没有人的村子附近聚集,我们什么时候行动啊?”莫伊拉很无聊的晃了晃脑袋。

藏人就是跟着莫伊拉进来的。

“吼,这么快就有行动了。看来你的幻术奏效了啊,不错不错没给我们三罪丢人。”围巾男对着巫师女戏谑道。

“姐的幻术超顶的好不?那次行动能少的了姐呢?”巫师女非常自信的甩了下头发继续说道:“他们已经被姐玩的团团转了。”

“说来好笑嗷,老大干嘛让我们帮助炎术这么个不知名的喽啰呢?不过好在他不是个废物,在情报方面还是很顶用的。恐怕敌人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的所谓的机密已经被一只虫子窃取的一干二净。哈哈哈哈~”围巾男大笑着拍了拍桌子。

“对方在明我们在暗,稍微费点事就解决了,我不想在这里待着了,连瓶酒都没有。”巫师女抱怨了起来。

“别笑了,开始行动吧;摧残他们才是最好玩的。”金发正太说道。

“别急,先解决这个正在听我们说话的人喽~”

围巾男的话刚说完,所有人的目光同时看向了藏人,露出狰狞的笑容。

藏人惊的呼吸都停止了,脊背发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