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樱下落殇之若世轻狂

御问臣

北宇辰(皇上):不瞒您说,这些年我一直在探寻一个秘密。

天方翼沉默了片刻,才开口。

天方翼:你探寻的,怕是那块玉的秘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我今天就告诉你,这块玉对你一点用处。

北宇辰(皇上):这话可就不对了,我跟无尘道长这些年一直在研究这块玉,总归有些收获,这块玉可不像您说的那么无用。

便见那道士点了点头,起声道。

无尘道长:这块玉里蕴藏着非凡的力量,这股力量至今仍不为所知。

北宇辰(皇上):所以大人,这股力量是强大的,同时也可能帮助我们,面对不久后的危机。

天方翼:虽说我被困在禁地,但我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这几年的邪恶力量越来越强势了,怕是不久后整个大陆将会迎来一场大浩劫。

落雪听着他们的对话,心中默默汗颜,不会自己到这大陆没多久,就要死一遭了吧,她可不想那么快结束自己美好的人生。

接着,天方翼又说。

天方翼:不过,这块玉的确对你们没什么用处,你们最好识相点,把玉还给我,不然,老头子我也不是吃素的。

北宇辰一听,笑了笑,无奈地叹了口气。

北宇辰(皇上):好吧,既然大人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占着别人的东西不还。

伸手便要拿出玉还给他。

身边的小道士按住了他,说了句。

无尘道长:不可。

北宇辰笑了笑,摇了摇头,便把玉交到了天方翼的手上。天方翼快速夺回,想护犊的老母鸡一样,生怕别人抢他的东西。

天方翼快速夺回,想护犊的老母鸡一样,生怕别人抢他的东西。

而后,天方翼与落雪便离开了,两人来到花园,找了个地方坐下。落雪见天方翼看着那块玉,神情略显悲伤,她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默默陪在他身边。

随后,天方翼开口了。

天方翼:这块玉里存着你师姐的一魂一魄,如果这块玉丢了,我可就犯了大罪过了。

落雪一听,好奇他口中的师姐是什么样的人,让老头子如此记挂。

九神落雪:老头,你口中的师姐……她是个怎样的人。

老头仿佛想到了什么,突然笑起来。

天方翼:你师姐呀,最是调皮,但她的确天赋极高,法术什么的一教就会,记得有一次,她才刚学会了个新法术,就到处整人,到最后啊,连我也被她坑了,哈哈哈哈哈

天方翼:不过,就算是你师姐,也躲不过属于自己的劫难,唉,命啊,终究是斗不过天地法则。

天方翼:好了,丫头,回去吧,天色不早了,让你师傅我一个人静静。

落雪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只好乖乖回去。回去的路上,她遇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两人见到对方,都停下了脚步,无声对视着,仿若对峙,有仿若无事。最后,终是一人开了口。

无尘道长:姑娘,不知可是有何事?

九神落雪:无事,只是……我想知道道长是否就是那预知灾难之人。

无尘道长:姑娘,您说笑了。

九神落雪:哦~我听说无尘道长一直都隐居于武邑山,不会轻易下山,但世人都道无尘道长生性仁义,极其爱国,现在却出现在这儿,恐怕是已预知到灾祸即将来临,才会如此吧。

见落雪拆穿他,他也不恼,笑了笑。

无尘道长:姑娘果然聪明,能否冒昧问问姑娘是何人么?😊

九神落雪:我是九神落雪,那老头的徒弟。

九神落雪:既然你都知道我身份了,你也该报出你的了吧。

无尘道长:姑娘如此直率,看来我不说是不行了。

御问臣(无尘道长):我原唤御问臣,后入山拜于佛祖。如你所见,我只是个小小的道士。

九神落雪:御问臣么。多谢道长愿告知真名。

御问臣(无尘道长):姑娘言笑了。

这两个客气完后,便各自走回自己的地方了。

而待两人走后,从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走出一人,那人看着两人的背影离去,脸色极其不好看,精彩纷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