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樱下落殇之若世轻狂

委托(四)

两人走下楼,便见店老板和伙计们站在柜台处,瑟瑟发抖,待走近,才发现原来死了人。至于那些房客,都因这些诡异的事情,躲在房内不敢再出来。

那人的死状倒是挺惨烈的,肠子被挖出,眼睛被挖走,四肢不翼而飞,而且他的头已经裂开,露出其中的东西。

店老板见有两个胆大的客人走来,连忙阻止。

老板:哎呦!客人,您可别再来看了,这事情可怕得很,况且这是污秽之地,沾了脏东西可不好。

天方翼摆了摆手。

天方翼:哎,无事无事。待我们瞧一瞧,便会离去。

店老板见劝不动他们,也只好让他们看,不再阻拦。

九神落雪:老头儿,这人的死与昨晚是否有关联。

天方翼点了点头。

天方翼:嗯,这人怕是昨晚出了门,被鬼抓到了。

天方翼:哦!你这么说我才想到你昨日回来身上的味道,昨日没好好问,你是在哪沾上的?

九神落雪:嗯?什么味道?

天方翼:就是鬼魂的味道,估计还是个怨气稍微大一点的鬼。

落雪一听,瞬间明白了,的确,她昨天接触过一个鬼,一个可怜……又可笑的鬼。

她也不想隐瞒,便老老实实将昨日遇女鬼之事告诉了天方翼。

当天方翼听到此事,原本平静的心情再也不能平静,掀起轩然大波。

天方翼:丫头。

九神落雪:嗯?

天方翼:你是说你昨日见鬼了?

九神落雪:

天方翼:那真的是……

天方翼:太好了!

落雪心想:这老头儿怎么回事,不应该是关心她吗!怎么还这么乐意她遇鬼!

这下好了,那么多年没激发出来的天赋,没想到这次劫难给激出来了!不过那丫头什么也不懂,只是能看见,他才意识到有风险。

天方翼:哎,丫头,你昨日可有被那鬼所伤?

现在才想起关心她,算了,自家的师傅,得宠着!

九神落雪:没,只是被委托了一些事。

天方翼:一些事?那你答应了么?这答应了可不是好事,一不小心也可能丧命。

九神落雪:嗯,答应了。

天方翼:你怎么答应了!要不是今日我知道这事,你很可能丢了小命。

九神落雪:你觉得我要是不答应,就能不丢小命吗?

听到此言,天方翼很尴尬,的确很有道理,好吧,是他想简单了,答应委托也是眼下最好的办法。

天方翼:那你答应了她什么?

九神落雪:秘密😏

天方翼:你竟然都有秘密了,连师傅也不能相信了吗!呜呜,果然,养大的孩子就会忘了爹娘,呸,师傅。

九神落雪:滚。

还有几个时辰就到中午了,得抓紧时间了。

落雪靠着问路这一强大的技能(随便扯个人问问,粗暴的很,小声哔哔),来到了桃源村。

桃源村的村民都很热情,见到来了个人,恨不得个个都邀至其家。

村民乙:姑娘,来我们村所谓何事啊?

总算有个人问了。

不过那女鬼倒是没告诉她姓名。

九神落雪:其实我今日来,我想去找村里有女儿的猎户一家。

村民乙:哦?你是说李猎户啊,这个村里的猎户就他一个有女儿,可惜,终究还是死了,可怜哪。

村民乙:你向右拐一段距离便可找到。

九神落雪:哦对了,你可还知达春绿住何处?

村民乙:哦,他啊,就在李猎户家不远处一个瓦房里,那地方很清静,也就他们两家在那。

九神落雪:多谢。

村民乙:不客气,能给这么美的姑娘指路高兴都来不及。

落雪循着方向走,终于到了李猎户那儿。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去达春绿那,她另有打算。

落雪走到门前,敲了敲门。

“扣扣”

李猎户:谁啊!

这李猎户威风凛凛,大迈步走到门前,原本还想骂扰自己清静的人一通,没想到见到一个如此美丽的小姑娘,瞬间灭了火气,眼里闪出不知为何意思的光亮。

李猎户:诶~姑娘,可是有事?

碰巧,李猎户妻子和其儿子出来了,那李家儿子与他父亲是一个模样,痴迷地盯着眼前女子,而李猎户妻子见他们这副模样,恨不得戳瞎他们的双眼!

李猎户妻子:谁啊!又是哪个小贱蹄子!

落雪一听,也不恼,只是笑着说。

九神落雪:就算是个小贱蹄子,大妈您恐怕也比不上。

李猎户妻子:你!好啊!敢跑来我面前撒野,看我不撕破你那张厚脸皮!

九神落雪:哎呀,怕是您没这本事,毕竟……您也没这力气,唉,人老了,要自知。

李猎户妻子:你!你!

说罢便要上去掐落雪脖子,落雪躲开了,还给了她一脚。

李猎户妻子:哎呦!

落雪走近她,抬起她已经松弛的脸,拍了拍。

九神落雪:你说我要是把你这张脸皮撕下来,能卖个好价钱吗?应该不行吧,毕竟都烂成这样了,不值钱了。

吓人的时候不忘怼人,的确就是落雪这人恶劣之处。

李猎户妻子见来人得罪不起,便不敢再说话。

九神落雪:我来只问你们一个人,你们的女儿。

李猎户和其儿子先前看她如此凶残,也不敢放肆。

李猎户:那个贱蹄子?

果然是夫妻,说出的话都一模一样。

听到这答案,落雪便也知晓,转身就走,无私毫停留。

贱蹄子?看来跟自己想的差不多,真是可笑至极。

落雪还得确定一个关键点,才能得知自己猜想的准确性。

落雪这次来到达春绿门前,敲了敲。

达春绿:谁啊!

又是同样的场景,那达春绿也痴痴的看着落雪。

呵,不愧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九神落雪:我没什么事,就是想问你关于李猎户家女儿?

达春绿:那个女人?我不知道?谁知道她怎么死的?

九神落雪:哦?你怎么知道我要问这个问题?

达春绿:我……

达春绿慌了,急忙找了个借口。

达春绿:之前有些人也问过我?你也来问她的事,肯……肯定就是了,对,没错,你肯定是来问这个问题的。

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人撒谎是不止结巴,更严重的,还是复读机啊。

九神落雪:那么你跟李家女儿什么关系

达春绿:她……她啊,生前本来与我订了婚约,不久便要嫁给我的,没想到那么快就被歹人所害命丧黄泉,原本的我们是那么地般配,只可惜,唉!

落雪一笑,微微偏头。

九神落雪:看来我的猜想没错,你的确害死了她,但不止你一个。你说我说的对么?

凝千落:好几天没更了,两千字,补完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