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樱下落殇之若世轻狂

我对你是一见钟情

落雪和她师傅被皇宫内务人员安排下来,但两人的位置却被隔的挺远。落雪自安排下来便在疑惑,明明是师徒俩,为何不挨的近一些。不过既然是这么安排了,也不好说什么。倒是那个老头子,极其抗议。

天方翼:诶,凭什么,我跟我的徒弟为什么不能挨得近一些,非得隔着好几座大殿!

太监管事:哎呀,大人!您可就别为难老奴了,老奴也不想让您师徒二人离那么远,这是上面的旨意,老奴不得不从啊。您这么住,恐怕老奴要人头落地啊!

落雪看太监管事这副样子,着实是不好办事,终于站出来为管事说话。

九神落雪:师傅,您就别为难那人家了,人家也是混口饭吃,不容易,不就是隔的远了点吗,不都说什么距离产生美,说不定这一隔,还能让我们师徒感情更深呢。

管事一见有人帮忙,连忙跳出来,

太监管事:对啊,大人,说不定这一隔还能促进师徒感情呢,可不就是有大好处嘛

天方翼沉默了片刻,终于,他长舒一口气,艰难地点头答应了。管事见到他答应,差点没跳起来,终于答应了,可累死他了。

两人在路口分别,天方翼还一步三回头的恋恋不舍,直到落雪终于忍不住了,使出她吃奶的力气,才把她那糟心的师傅送到住所。

木桶内——

九神落雪:唉——

经过这一天的劳累,终于得以休息,忍不住感叹,落雪感觉这一天下来的事比练功还烦,实在是太累了!

刚要起身,发现有人的气息突至,她心累,又有人来烦她,但还是以一种异于常人的速度起身,披上外袍,一抬眼,就看见那笑得“满面春风”的北幽冥。落雪撑起之前放在屏风旁的剑,直指向他的脖颈。

九神落雪:说,你又要发什么神经

北幽冥笑了笑,用扇子轻易地把紧贴他脖颈的剑移开

北幽冥:诶~落雪姑娘,你这么做可不太厚道,也太没有待客之道了吧。

落雪看着眼前这个登徒子,看着他从嘴里吐出一堆不要脸的话语,巴不得直接砍死他,无奈,他的实力还无从得知,不可轻举妄动。

落雪忽地一转,整个人贴近北幽冥,凑到他耳边说

九神落雪:六皇子,你怕是贵人多忘事,这里是民女的洗浴间,按理说应该在来前告知民女,这样才好让民女尽尽地主之谊,您说呢?

北幽冥:落雪姑娘,这就客气了,我没有提前告知,可不就是想给你惊喜,况且直接来找你,也不是凸现我们深厚的友谊嘛😏

九神落雪:友谊?哦?我怎么不知道我们有友谊这东西。

北幽冥:没想到这么多天相处,我还以为落雪姑娘早已跟我缔结下深厚友谊了呢,没想到你这么无情,我对你真是太失望了😢

落雪这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二十几年来,除了爷爷和师傅就没人能引起她情绪大的变动,现在,这北幽冥也是一个了。再也不管不顾,猛地提剑,刺向他。

北幽冥一个翻身,空出手限制住她的动作,落雪不停挣扎着,可环住她的手却无丝毫松动的迹象,忍不住发问

九神落雪:你到底想干嘛?😡

北幽冥:我不想干嘛,我只是……

九神落雪:只是什么?

北幽冥凑到她耳边,呼出一口气,暧昧地说

北幽冥:我只是……对落雪姑娘一见钟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