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樱下落殇之若世轻狂

吃醋了

没错,那人正是北幽冥。

北幽冥想起方才的情形,脸色黑了又黑,眼神越发阴凉。

第二日

天方翼和落雪决定了,天方翼本为了这块玉而来的,如今已拿回,也该离开。却不曾想皇上仿若先有所知,提前叫人邀请他们去参加晚宴。师徒俩知这不好拒绝,便也去了。

宴会上宴请了许多人,都是一些职位略高的大官,不过除此之外也只请了北幽冥一位皇子,以及御问臣。

都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北幽冥跟御问臣的位置刚好是正对着的,不知是有心者故意如此安排,还是巧合。北幽冥一直暗暗盯着御问臣,眼神表面无波澜,底处却是一片敌意。而御问臣只是笑了笑,倒是友善得很。

师徒二位贵宾来到宴上,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北幽冥看着许多人对落雪那虎视眈眈的目光,心中越发阴沉,这么一位美人还是大师的徒弟,谁不想巴结她。

北宇辰(皇上):既然贵客已到,那么就开始吧。

众人先对皇上敬礼仪之礼,曰是。

北宇辰(皇上):等等,在宴会正式开始前,朕想到个好玩的法子。

众人疑惑。

北宇辰(皇上):不如就像西方那般,跳个舞,众位看如何。

皇上都这么说了,众人自然没意见,落雪看着北宇辰,想着他心中又在盘算什么。但也不得多想,毕竟宴会很快开始了,众臣来到落雪身边,想邀落雪。北幽冥一看,坐不住了,快步走到她身边,刚想伸出手,旁边却又另一只手抢占了先机。北幽冥一看,原来是御问臣。

北幽冥一来,众臣也明白自己不能跟六皇子作对,只好快快离开,没想到还有个不怕死的,心中摸摸佩服。

北幽冥心中很气,但眼前这一幕更气人,落雪竟然把手搭在御问臣手上,接受了他的邀约。两人在场地正中央跳起了舞,鉴于两人都不是皇宫中人,都不会跳宫廷中教的那种舞,就随意而行,倒是默契十足。

御问臣(无尘道长):姑娘怕不是真心想跟我跳舞的。

是个肯定句。

落雪一笑。

九神落雪:噗嗤,对啊,看到那六皇子没,不瞒你说,都怪我生的太过美丽,便惹来了这么一个麻烦,还请你帮个忙。

御问臣一听,一笑,便也道好。

待两人结束,两人各自回到座位,北宇辰一见有机会,便走到落雪前边,伸出手,落雪知这是在宴会上,不好拒绝,无奈地答应。落雪原以为北幽冥不会厚脸皮地邀她两次,没想到真是如此。

两人全程无交流,北幽冥若有若无地靠近她,全被落雪躲过去,他也不恼,只是笑了笑。北幽冥知道现在落雪不接受他,但起码现在能跟他跳舞,他有时间去让她从心底喜欢他。

舞毕,宴会便开始了其他项目,落雪和御问臣的座位刚好相邻,两人聊的甚是投机,两人发现自己与对方观点如此相似,是遇到知音了,因此交流甚欢。

北幽冥坐在对面,看着两人那“亲密”的模样,恨不得用眼刀子杀死御问臣。

宴会结束,天方翼和落雪也提出了离开,无奈天色将暗,皇上便让他们住下一晚,明日再走。

落雪走在回住所的路上,看到了站在她对面的北幽冥,他眼神十分阴冷,但又莫名十分委屈。

她扶了扶额,无奈道。

九神落雪:你又想干什么。

北幽冥走到她身边,伸手抱住了她,落雪越挣扎,北幽冥就越抱紧她一分。

北幽冥:我生气了。

九神落雪:啊?

北幽冥:我说我生气了。

语气可怜巴巴的,像被抛弃的大型犬,一向对萌物没什么抵抗力的落雪也被北幽冥萌化了,忍着抱抱他的冲动开口道。

九神落雪:为什么会生气?

北幽冥:因为你跟那个道士走的很近,你都没跟我这样。

瞧这委屈巴巴的语气,却说出这种让人无奈的话。

九神落雪:唉——,就因为这个?

北幽冥也不说话,只是默默抱着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