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凤求凰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淮枳以北 1379 2019-08-24 19:03

把薛洋押送至大厅,可就是审不出阴铁的下落。聂明玦刀起刀落要杀了他。

卿酒酒:赤峰尊莫要生气。薛洋他……

聂明玦:你要为这等鼠辈求情?

孟瑶向阿卿点点头。

孟瑶:大哥。薛洋不足为患,但阴铁一事却影响着几大世家安危。

孟瑶:况且,薛洋已经是宗主的瓮中之鳖,要杀要剐都是迟早的事。

孟瑶:不如我们趁此机会问出阴铁所在,只怕现在温若寒还不知道薛洋在我们手中。

孟瑶:我们暂不声张,如若我们抢先一步问得薛洋手中的阴铁,那无异于断岐山一臂。

江澄:这个孟瑶实在不简单,一段话说的滴水不漏,果真是人情练达。

聂怀桑:可不是嘛,我大哥可是十分欣赏他。

聂明玦:加护卫,将薛洋关入地牢严加看管。

薛洋依然是满不在乎样子,阿卿在想,如果当年没有被世家收养,那么如今这个模样的,会不会就是她自己?

路过侍卫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叫孟瑶娼妓之子,阿卿看了孟瑶的脸色,虽不好看,但一直在忍耐。

入夜,阿卿早早从晚宴退出,坐在地牢门口抱着一坛酒不知道在想什么。

孟瑶: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

孟瑶: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孟瑶: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卿酒酒: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阿卿其实是跟着孟瑶来到地牢的,不知道他们在里面说了什么,但看孟瑶脸色,他还挺高兴的。

孟瑶:婚嫁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卿酒酒:只是为了想保护的人。

卿酒酒:我能忍,我也必须得忍。

孟瑶:长大了。

卿酒酒:其实先生你懂得。

卿酒酒:一颗极度渴望被认可的心,能够创造多么不可思议的奇迹。

卿酒酒:不知不觉随着遇见的人改变自己,这不是做作,而是我赖以生存的本能。

孟瑶:也是我的本能。

卿酒酒:我做不到先生如此足智多谋,只得拼尽全力全身为所爱之人谋个出路。

孟瑶:不知下次见面是何时何地。

孟瑶:望今后离开珍重再珍重。

卿酒酒:阿卿铭记。

卿酒酒:共勉之。

孟瑶:你瞧夜空中那颗最亮的星。

孟瑶:像你的眼睛,清澈明朗。

卿酒酒:这可难为我了,什么我都可以留下做个念想,唯独这眼珠子,不然我给你挖出来?

孟瑶望天而笑,可以说初遇见他就是被阿卿眸子吸引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