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金氏杠精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淮枳以北 1382 2019-09-14 07:06

江厌离:毕竟他们刚回来,凡事不要逼的太紧。

江厌离:也许他们只是出去散步散心。

江澄:都这时候了,哪有时间去散心啊,在家这么散漫就算了,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嘛!

江澄:阿姐你又惯着他们。

江厌离:好了,你快去吧,去吧。

“虽然我们这次不是军中帐前议事,但这个魏无羡卿酒酒也有点太猖狂了吧。”

“众人是看在他斩杀温晁的份上才等他们这么久。”

“赤锋尊,是他斩杀了温晁,可您也斩杀了温旭,就算他魏无羡有功,也不能让这么多人等他这个小子吧!”

金子轩的大哥不满说道。

江澄:诸位,魏无羡阿卿刚刚到清河,重伤初愈。

“重伤?我怎么没见他们重伤。”

“江宗主,您现在是江氏的家主,这个魏婴卿酒酒按道理也是你的手下。”

“你既然让他来参会,他有不来的道理吗?!”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又瞒着宗主你去干别的事情了。”

“该不会……又去练那些乱七八糟的法术了吧。”

卿酒酒:我们练什么法术,还轮不到一个手、无、寸、铁的人来妄论。

卿酒酒红衣白衫,唇红齿白,踏进大厅便带着肃杀的寒风,让在场所有人为之一振。

说一个手拿佩剑的世家弟子手无寸铁,这大概是对他最大的羞辱。

卿酒酒:只会在这里上嘴皮碰下嘴皮,挑拨,抱怨,你倒是越来越来劲啊。

卿酒酒:魏婴什么样的人用你这等人议论?

“你!”

卿酒酒:你你你我我我,你说啊。

卿酒酒:不说出个理所当然,我卿酒酒跟你没完!

江澄:没错。这是我们江氏的事,与你们金氏无关。

能不能说这话的时候再硬气一点啊,卿酒酒对江澄摇摇头。

江澄:魏无羡呢?

卿酒酒:重病初愈!

聂明玦:行了,此事不要再提。

聂明玦:卿姑娘留下参会把。

蓝曦臣也觉得这个阿卿不是原来那个阿卿。

聂明玦:如今温若寒二子已死,犹如双臂已失,正是我们一鼓作气攻破岐山的好时机!

聂明玦:胜负在此一役,大家还需齐心协力。

蓝曦臣:赤锋尊所言极是。

蓝曦臣:江宗主,若魏公子今日无法出席的话,那便请江宗主将今日之事悉数告知。

江澄行礼答应下。

这边卿酒酒注意到蓝曦臣一直朝她这边看,于是干脆躲在江澄后面用符纸和魏无羡交流。

他寻到其他世家鞭打温氏的黄土坡。

安耐不住发动了陈情。

卿酒酒:你没错……

卿酒酒遥望窗外,乌鸦零星几只,怕是以后会更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