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新仇旧恨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淮枳以北 1279 2019-09-11 07:04

魏无羡:别弄脏了你的手。

魏无羡:让我来吧。

笛声再次响起,阿卿手下凝聚的怨气冲天撞了她手里的铃。

眼看化丹手要攻击魏无羡,江澄的紫电及时出现锁住了温逐流的脖子,他要让他付出代价。

蓝湛翩然而至。

卿酒酒:手下留情!

江澄:什么?

魏无羡:啊……你们别误会,阿卿不是那个意思。

魏无羡:她不是为了温逐流求情,而是……

卿酒酒:这样杀了他怪可惜的。

阿卿拔出发髻上的步摇,有条不紊的取出了温逐流的金丹。

记得江枫眠和虞夫人就是被化丹后没有还手之力杀死的,她要让温逐流和温晁,也尝尝那个滋味。

卿酒酒:我还有点私仇,不介意我们单独聊聊吧。

蓝忘机:你怎么……

魏无羡:就依阿卿的吧,我们出去说。

明显魏无羡在掩盖什么。

等人都走后摄灵完毕,一剑了结了主仆二人。

蓝湛放心不下冲进来,只见卿酒酒旋转油纸伞,身上一滴血都没有溅到。

江澄:你们……你们这三个月去哪了!

魏无羡:一言难尽,一言难尽。

江澄去拥抱魏无羡和卿酒酒,卿酒酒很自然的推开了他。

蓝湛注意到她头发上的银铃步摇和穿着,和平日里的阿卿差很多。

江澄:不是说好在山脚下那个破镇子汇合吗?我等了你们五天。

江澄:这三个月我害怕极了。

江澄:前些日子我和蓝二公子偷袭了不夜天教化司,他们…他们说阿卿早就死了,而你被扔进了乱葬岗。

魏无羡:我要是被扔进乱葬岗,又怎么会和阿卿在一起。

魏无羡:我们也不可能活着站在这里。

江澄:这倒是,被扔进去的人没有活着出来的。

江澄:那他们把你们抓到哪去了?

江澄:夷陵?不夜天?你们怎么逃出来还有阿卿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魏无羡:我们变了吗?月心?

卿酒酒找到了瓶陈酒,虽称不上好,但她已经足够饥饿了。

卿酒酒:没有吧。

卿酒酒:魏婴,他们两个,可以吃吗?

年轻的生魂什么的最好了。

蓝湛确定了这个卿酒酒确实不一样,因为阿卿从来不会用这么陌生的眼神打量他。

当然也不会叫直呼魏无羡魏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