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缘故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淮枳以北 1496 2019-09-15 07:01

蓝忘机:可是为什么阿卿会怕一个已死之人。

蓝曦臣:这个…就要问她了。

蓝曦臣:既然放心不下,那就去看看吧。

停停走走好几次,最后还是在卿酒酒房间打算扣门。

江厌离:蓝二公子?

蓝忘机:江姑娘。

江厌离:是来找阿卿的吧,她不在房里。

江厌离:不净世外有片草地,这个点大概是在那散步。

蓝忘机:谢过江姑娘。

夜空下,把玩银铃步摇的卿酒酒坐在草地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卿酒酒:蓝二公子为何一直在身后默不作声?

蓝忘机:你发现我了啊。

卿酒酒:嗯。

卿酒酒:你肯定有一肚子问题要问我。

蓝忘机:是,你为何会怕一个已死之人。

卿酒酒:我以为你会问我应对那块阴铁是什么方法。

卿酒酒拍拍一侧的草坪。

卿酒酒:我拿了好多点心,一起过来吃。

蓝湛走进了一看是万万没想到这些精致的碟子碗多的惊人。

蓝忘机:你一个人拿过来的?

卿酒酒:啊,我容易饿,就多拿了点。

卿酒酒:过来坐吧。

等蓝湛坐下她塞给他点心后才继续说。

卿酒酒:你刚才的问题就问的不对。

蓝忘机:哪里不对。

卿酒酒:我为什么要怕一个已死之人?你们怎么知道那人就真的死了?

蓝湛不言语。

卿酒酒:是吧,世家坊间可能都那么说,但我知道,他没死。

蓝湛欲言又止,卿酒酒解释。

卿酒酒:因为我了解他。

卿酒酒:终于有一天我会找到他,然后和他一刀两断。

蓝忘机:他做了什么让你这么害怕。

卿酒酒:唔……欺负我,还诅咒我。

卿酒酒:你知道世界上最恶毒的诅咒是什么嘛?

蓝忘机:寡亲缘…孤独…好像你们卿氏都应验了。

卿酒酒:是啊,他对我的诅咒是——要你长命百岁,万年富贵。

这是个很奇怪的诅咒,与其说是诅咒,不如说是另类的祝福。

卿酒酒:别担心了,船到桥头自然直顺其自然吧。

卿酒酒:还有,魏无羡修的不是薛重亥的邪道,他修的是诡道术法。

卿酒酒:这是他那三个月在暗无天日的地方悟出来的。

蓝忘机:那你呢?

卿酒酒:修罗道。

蓝忘机:那是魔。

卿酒酒:不是魔,是修罗道。

卿酒酒:我们修罗道的呢,是靠吃吃吃。

蓝忘机:那是饿鬼道。

卿酒酒: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