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故人逆袭归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淮枳以北 1190 2019-09-10 19:04

监察寮只存活一人,江澄与温情再见面,是如此格格不入。

他把在姑苏买的梳子送给了她,算是了结他们的缘分。

蓝忘机:走吧。

江澄:去哪?

蓝忘机:岐山。

江澄:没有找到温晁的尸体,你是说温逐流带着带着温晁跑了?

蓝忘机:嗯。

江澄:既然如此,这座监察寮我们在此留守也无益,不如全撤,御剑追击。

蓝忘机:好。

从深夜到天明,这前往岐山一路上尽是温氏尸体。

江澄:看他们穿的衣服,品阶不低,这也是那个人所为吗?

蓝忘机:七窍流血,一人所为。

江澄:我们一路追着温晁,这个人却总是比我们快一步,究竟是谁。

蓝忘机:此人邪气重,我们小心为妙。

江澄:邪?这世上还有比温氏更邪的吗?

江澄:只要我们目标一致,那便不是敌人。

“禀宗主,我们收到消息,有人在云梦驿站附近发现了温逐流的踪迹。”

江澄:温晁不回岐,到云梦去做什么?

阴气,戾气,交杂出现在这家驿站。

蓝湛和江澄打成共识,飞身去屋顶探查情况。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颐指气使高高在上的温二公子,如今也被折磨的没有一块好皮子,当真是解气。

忽然夜半三更,遍地森森白骨便通灵起舞,夹杂着古怪的笛声。

蓝忘机:是鬼魅在此做怪。

夜晚空无一人的街道燃起幽幽狐火,琳琅满目骨笛,苍白诡异狐狸面具,有一女人声音缓缓响起,如柔软的香帕拂过脸庞………

卿酒酒:阳顺四方,阴逆八方。

卿酒酒:冥门铃响,魑魅魍魉。

妖冶女子衣衫半挂,华美绸缎裹素腰。手中把玩着银铃步摇,纤手轻招,朱唇浅笑。

清歌艳调,糜音缭绕。

身边玄衣男子手执笛子,似是故人来。

魏无羡:你们以为,还能打的过我和阿卿?

温晁:仙卿!你没死,救我!我让我父亲放过你!

卿酒酒掩唇轻笑,倚靠在魏无羡身边。

卿酒酒:瞧瞧,真是什么东西都敢跟本宗主无礼。

温晁:仙卿!仙卿!强迫你饮血激你发怒都不是我本意!

卿酒酒:退下,给本宗主跪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