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乃敢与君绝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淮枳以北 1403 2019-08-24 19:04

回到住处,魏无羡和蓝忘机难得的是江澄也在。

卿酒酒:喝茶。

蓝忘机:去哪了。

卿酒酒:我这不没来过聂氏嘛,闲逛了一下。

蓝忘机:小心。

卿酒酒:嗯,我知道。

江澄:对了阿卿,说到危险,如今这种关头你怎么还是不配剑啊。

魏无羡:她那剑此时正在莲花坞镇荷塘了吧。

卿酒酒:我的随意喜欢荷塘。

见蓝湛的表情有些奇怪阿卿解释。

卿酒酒:我的剑,叫随意。

江澄:一个随便,一个随意。

卿酒酒:不好吗?

魏无羡:很好嘛!

魏无羡:我发现你来了聂氏好像变了个样子,沏茶倒水,你以前是不会的啊。

烫壶、温杯、置茶、高冲、刮沫、低斟。壶嘴与茶盅之间的距离以低为佳,以免茶汤内香气无效散发。

卿酒酒:不做呢,不代表本人不会。

卿酒酒:我聪明着呢。

这壶茶意味着什么,大概魏无羡和江澄都不了解。

是到了要分别的时日了。

魏无羡:和我吟诗作赋呗。

魏无羡:我可看到你和孟瑶吟诗一首了。

江澄:你们还真有兴致。

江澄打算离开,但是蓝湛拦住了他。

蓝忘机:相聚不易。

蓝忘机:停停在走。

阿卿谢过蓝湛,今日一聚,怕是以后,他们都不可能再有交集了。

卿酒酒:《上邪》。

蓝忘机: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魏无羡:这个我听过!

江澄:山无陵,江水为竭。

魏无羡: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

卿酒酒:乃—敢—与—君—绝!

阿卿似乎是要把一口牙齿咬出血来,她的每一个字都无比坚定。

魏无羡去房顶睡觉,阿卿拜别蓝湛。

蓝忘机:青青子衿。

卿酒酒:悠悠我心。

卿酒酒:望兄长珍重。珍重。

描眉画目,门外一片骚乱,听说薛洋跑了,听说孟瑶刺伤了带侍卫的统领,听说温氏二公子攻进来了。

江澄:阿卿!快出来一起帮忙。

阿卿不做声响,扣门而出。

这里充满杀戮,再厚的围墙也没拦住温氏。

聂宗主正和温逐流交战。

卿酒酒:温逐流,别打了。

他只听温晁的。

卿酒酒:以我将要过门的身份命令你。

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看向阿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