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离间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淮枳以北 1502 2019-09-27 07:06

各世家宗主齐坐一堂。

“多年不出的蓝老前辈都来了,我就知道迟早会这样。且看如何收场吧。”

姚宗主低声和旁边人说着。

金光善:光瑶,就由你来向诸位宗主讲一讲魏无羡卿酒酒的所作所为吧。

金光瑶:此次在穷奇道,魏无羡与卿酒酒将温宁做成了傀儡,大开杀戒。

金光瑶:遭杀害的督工有四名,逃脱的温氏余党约五十人。

金光瑶:魏无羡带着他们进入乱葬岗后占了当年薛重亥的伏魔殿,并在山下设下重重屏障,我们的人到现在一步也没能上去。

江澄:这件事做的确实不太像话。

江澄:我代他们向兰陵金氏赔罪。

江澄:若有什么补救之法,尽管开口,我必定尽力解决。

金光善:江澄宗主,本来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本一句话都不说的,可这些督工不光是我们金家的,还有其他家的。

“对啊,魏婴所杀的还有我的门人。”

“没错,金宗主大仁大义不予追究,可我们做不到!”

江澄:诸位有所不知,魏无羡和阿卿要救的那名温姓修士,名叫温宁。

江澄:他与姐姐温情在射日之征中曾于我们有恩。所以……

聂明玦:有恩是怎么回事?

聂明玦:岐山温氏不是云梦江氏灭族血案的凶手吗?

蓝曦臣:温情温宁姐弟我倒也是略知一二,之前来过蓝氏听学,这两人的性情倒是与温氏其他人不太一样。

蓝曦臣:之后虽未见,但在射日之征,他们从未参加过一场凶案。

聂明玦:没有参与也没有阻拦,看起来倒像是温若寒身边的红人。

蓝曦臣:温情既是温若寒的亲信,想必想拦也拦不住吧。

聂明玦:既是温氏作恶时只是沉默而不反对,那就等同于袖手旁观。

聂明玦:总不能在温氏兴风作浪时享受优待,温氏覆灭了却又不肯承担苦果,付出代价吧。

“聂宗主说的对!温氏哪个人没有沾几条人命!或许只是我们没有发现罢了。”

“这些走狗啊,一个都不能放过。”

“救助温氏就是与我们为敌。”

金光善:江澄宗主,这本是你的家事,但是这个魏婴,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

江澄:请讲。

金光善:魏婴和卿酒酒是你的左右手,这个我们都知道,可是反过来,他们对你这个家主是不是尊重。

金光善:那可就不好说了。

金光善:反正我当家主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哪家的下属敢如此狂妄不堪居功自傲的。

金光善:知道外面怎么说吗?

金光善:你们江家所有的战绩都靠他魏无羡卿酒酒两个人一内一外撑着。

金光善:这不是无稽之谈吗?

金光善:或许,卿酒酒本就不服。毕竟她的出身,可不简单。

这番话更是让在场议论纷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