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一笑倾城自难忘

陈情令之倾世妖颜 淮枳以北 1272 2019-10-02 17:04

魏无羡:今天的果子格外甜。

魏无羡:你吃吧。

卿酒酒:不吃。

卿酒酒:你多吃。

魏无羡:怎么,有心事。

卿酒酒:明日你和江澄的约战,或许只是个小小的开端。

魏无羡:不用担心,点到为止。

卿酒酒:我是说,恐怕金光善还有其他世家会一直纠缠下去。

卿酒酒:我的银铃步摇已经不能满足他们了,接下来便是你的阴虎符。

魏无羡:这些我都知道。

魏无羡:但是咱们不也是答应温情了嘛。

卿酒酒:是的,一定要让阿宁恢复正常。

魏无羡:所以明日,你就在此等候。我会好好回来的。

卿酒酒:我信你。

翌日,送走魏无羡后温情为阿卿施针。

温情:果然这次比上次好了很多。你感觉怎么样。

卿酒酒:很好。

卿酒酒:我又想起了不少东西。

温情:说来听听。卿氏的事,我只从典籍上看到过。

卿酒酒:那时的我,还未戴上面具还笃信着一些后来被彻底打碎掉的东西。

温情一下子想到了那天雨夜浮现在她脸上的面具。

卿酒酒:我已经记不清那到底是多少个夏天了。

热风裹着虫鸣席卷而来她坐在卿氏的后花园脱掉了鞋袜在空中晃着白生生的一双脚丫子。

一摇一摇一摆一摆像鲜花随着风恣意地掉落。于是阿卿就在心里由衷地赞叹真好。

那时她还握有大把大把的青春还没来得及成为一个真正的修士,就是在那个下午阿卿见到了北堂墨染只是匆匆地一瞥。

她跟小孩子在卿氏宗族玩捉迷藏的游戏偶然地路过了宗祠跪着的男孩那个如古朴凛然的长刀一般阴冷的北堂墨染,就这样若无其事的看着她。

北堂墨染不常讲话,凛然一身的让人心底发寒。

“小阿卿,这是北堂墨染,卿氏贵客,不可冲撞。”

长辈如此对年幼的阿卿说道。

“贵客……跪客……”

小阿卿想到这人在祠堂跪着的悲怆神色。

以及看到长辈对自己关爱有家后,他的神色。

猜测他一定是经历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吧,阿卿把自己最喜欢的小人偶交给他。

“小哥哥,你怎么总是一个人,小阿卿陪你玩好吗?”

阿卿一笑倾城,明晃晃的印在后来戴上面具的少年瞳仁里。

卿酒酒:都说爱笑的女孩最好运,但你可知道。

卿酒酒:就是这青天白日里一笑倾城,引起多少悲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